lb05x都市异能 警探長-第八百二十四章 有朋閲讀-re974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回去的路,三辆车跑的飞快。
任旭这次出来也有一个周了,对于派出所的警长来说,这确实是非常难得的长假,要是一年前是不可能的事情。得益于米飞飞已经不再天天唉声叹气,可以轻松扛起大梁,任旭休息几天也无妨。
今天是7月22日,白松他们是27号上班,也就是周一,而任旭25号还要值班。
车队从莫高窟附近出发,过额济纳旗,穿越蒙省的中西部,直奔天华市。
全程需要20多个小时,因为可以轮换着开车,两天的时间就能回去。
蒙省真的太大了,额济纳旗最西部到呼伦盟最北端,开车要走近4000公里!足够冀北省到粤省跑一个来回。在某些盟,从下面的旗(县)到盟(市)去开会,算出差。
这次出来,白松听当地的刑警聊天还听说,在西北,面积最大的还是得看疆省。疆省面积最大的县,面积有两个浙省大!
这种地方要是发生啥案子,刑警出警基本上等第二天吧…

23日晚上,车队到达上京市。
卡片師士
两整天的舟车劳顿,着实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到了上京,恰逢下雨。
天下布種
每年的七月中旬到八月上旬,华北地区总是会有雨,而且可能成灾。
08年奥运会开幕式那天下了雨,而2012年的7月21日,上京市还是曾经出现过一次特大的雨灾,共造成79人死亡,过万房屋倒塌,损失过百亿。当时,局部地区降水量超过460毫米。(真实数据)
当然,绝大部分的人又都是健忘的,仅仅过去了三年,似乎都没人记得这个事了。
预报里说,积雨云将进一步扩大范围,明日起将大幅影响天华市ꓹ 明天下午至后天下午,天华市可能将面临24小时内150毫米以上的强降雨。
活見鬼
到上京市可是自己的地盘ꓹ 白松、王华东、柳书元、王亮都是在这里读书的,本来白松还想约欣桥出来,结果被一大堆同学给预订走了。
郑朝沛和林雨等人也都过来ꓹ 约了一个庄园,款待了大家。
这次吃饭的场所比以前还要高档ꓹ 白松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
三辆越野车都沾满了泥浆,被侍者开走清洗去了。虽然下雨ꓹ 但这里依然提供这种服务。
三人的车子里都要脏死了ꓹ 好好精洗一下也是应该的。
“这趟玩的够可以的”,一行人站在走廊里,看着外面的雨,嘻嘻哈哈地聊着这一次旅行。
在上京这种大都市,有钱人可以过得非常非常舒服。
几千万人的忙忙碌碌,创造了这种大都市的无尽繁华,而少部分人ꓹ 则直接享用这种繁华。
上次也是独门独院的地方,这次更雅致一些。这样的院落一晚上消费肯定是过五位数的ꓹ 要不是都是同学ꓹ 白松压根不敢来。
鳳凰將軍列傳之桐蔭片羽
“对了ꓹ 还记得帮你买的100个特特币吗?”郑朝培问道。
謝謝你贈我情深一場 木瓷枔
“记得。”白松道:“怎么了ꓹ 大涨了吗?”
“哈哈,并没有。”郑朝沛笑道:“一三年年底的时候ꓹ 一个涨到了1100刀ꓹ 后来一四年年初ꓹ 1000刀多一点的时候,我卖掉了两千个币。然后就开始一直跌ꓹ 现在一个才270多刀。你们有没有人想进圈玩玩?”
異世逍遙邪少 桑椹小怪
虽然都是同学,但还是有点凡尔赛的味儿了…随便算一算,2014年年初,郑朝沛随便卖掉的这五分之一,就有200万刀,折合人民币1400万。按照当时房价,随随便便上京三套房。
“270多刀”,白松秒算了一下,他的100个币还值20多万呢:“我不买也不卖了,留着吧,以后再说。”
“特特币?”王华东来了兴致:“略有耳闻,只是一直不敢投资…照这么说,以后还有希望涨咯?”
“谁知道呢?”郑朝培道:“现在一个折合人民币也2000块钱了,虽然跌价,但是我也不敢增持了,已经连续跳价了,去年基本上跌了一年,今年大半年过去,价格也没动弹。”
“还是可行这个东西…”王华东想了想:“哥们一会儿咱们饭后聊聊,白松有一百个对吧,你那里有渠道,我也打算买一百个。”
白松、王亮等人立刻侧目,啥也不懂,20多万就敢这么投资投进去?
書仙
“行,没问题,都是一个学校的。”郑朝培知道那辆猛禽是王华东的,这样的投资对于这个段位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冒险,自然是满口答应。
要是王亮、白松打算拿20多万投资,郑朝培肯定得提醒一下了。
穷人想翻身得赌命,而富人把鸡蛋多放几个笼子里就是了。
“你再弄成这样,以后我们都不敢来上京了。”白松还是埋怨道:“这标准都够行贿了。”
召喚神龍
“额…”郑朝沛看了看白松:“这都是日常…不过你现在已经是个领导了,确实是得注意点…”
“领导个屁”,白松指了指几个在部里的同学:“他们不都正科了。”
“我们这儿正科算职员,哪能跟白探长比。”林雨笑道:“你已经是出现在教科书上的男人了!”
“自家人明白自家事,运气好就是。”白松轻轻摇了摇头。
“行了行了,听你们一个个吹牛,都要饿死了!”杨美乐催促道。
“走了走了,吃饭去”,郑朝沛道:“不过白松你说得对,下次带你们吃卤煮…”
“你给他安排一碗让他自己吃就是。”王亮道:“我们不怕的。”
白松白了王亮一眼。
接待同学这种事都是对等的,每次来上京人家都这个标准,以后来天华市白松怎么办啊…
唉…
“对了,白队”,任旭把白松叫到一旁:“我堂哥在上京的培训还是啥的结束了,明天中午他坐高铁去天华,您有空吗?”
“你堂哥?”白松有些纳闷,“他认识我吗?让他跟咱们车走不就是了?”
“他说认识。”任旭道:“他明天上午还有事,估计要到中午了,不用等他。刚刚微信上和我聊的,聊着聊着他居然认识你,就让我问问你有没有空。”
“谁啊?”白松很好奇。
“他南疆省厅的,叫任豪,您认识吗?”任旭问道。

3i1ur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警探長笔趣-第七百八十五章 對接分享-3fg13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它岁数大,还有伤,别让它一次吃太多,也别让它总这么激动。”白松摸了摸大黄的脑袋:“这是医生说的。”
七秒鐘的愛 淺愛
“好好好。”老奶奶看了看儿媳:“把门关上,不营业了,咱们感谢一下这些小伙子们。”
“嗯”,儿媳也宠溺地看了看大黄,就进了厨房。
“我来帮忙吧。”白松感觉自己也有些厨艺,进了厨房,结果被娘俩给他赶了出来。
人海風聲

網遊之戰無不勝 漠南
六人闲来无事,白松指了指屋子的后面:“外面有鱼竿。”
六月初是个钓鱼的好季节,天气转暖,蚊子还没有特别多,而且傍晚也是个钓鱼的好季节。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被蚊子咬了好几口,六个大小伙子,空军而归。
驚天動地–黃金大劫案
“上次还跟我吹你在上京钓了条大鱼,看样子也不咋样。”王亮鄙视道。(本书第55章)
“你行?”白松不钓了,钓鱼这东西太折磨人了。

这会儿,白松的手机响了。
“庄支队。”白松说道。
这一说话,其他几个人立刻安静了下来,想听听电话那边是说什么。
本来大家高高兴兴的,接到电话,才想起来这时候是在比赛啊。
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分之一,七天整了,除了刚来的两天大家成绩斐然,现在已经越来越差了,即便今天还得了几分,成绩也掉出了前五。
前七天是最容易得分的,很多盗窃团伙一被抓,就没了。而且公安在严打的风声逐渐就扩散出去,一段时间内足以震慑宵小。
结果,白松等人,这五天都没有得到几分。庄支队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听说你带着队伍搞案子搞了整整一个通宵,我估摸着这会儿也应该醒了,大家状态怎么样?”庄支队关怀地问道。
“都挺好的。”白松说道。
“今天魏局专门给我打了电话,让我一定跟你说清楚一件事。你们出去之前,怕你们懈怠了,所以没有过多嘱咐。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周了,结果你这还带着队伍通宵搞案子,你们都年轻也不是这么搞的,这可不行。”庄支队说道:“队伍是你带出去的,你得负责,同志们的身体是第一位的。”
“我知道的。”白松轻呼一口气,领导这是关心大家啊。
“你知道?”庄支队顿了顿:“你干活我是相信的,但是让你带着大家休息,我感觉你可不称职。今天别搞案子了,去吃点好的,支队请客。”
“您放心吧庄支队,我带着大家在外面吃饭呢,饭前先钓会儿鱼呢。”白松听到庄支队是这个口吻,就实话实说了。
“钓鱼?”庄支队语气严肃,“你是不是在加班?那这个搪塞我。”
“真的,不信咱们开个视频。”
公主難追! 愛過知情濃
“好!我看看。”
打开视频,不到十秒钟,庄支队就相信了,“早知道我就带队…”
视频被直接挂断。
琉璃闕 冷月璃

也不知是因为什么,挂了庄支队电话后不久,赵晗那边就上鱼了。
赵晗平时话不多,这两天的事情让他有些沉闷,钓鱼就一直在那里静静坐着,没想到中大鱼了!

晚饭,大家在比较愉快的氛围中度过。
之所以是比较愉快,还是因为这娘俩的家庭原因。
最终,还是谈到了这个话题。
聊着天,白松才知道,这个店其实不是老奶奶租的,而实实在在是她的房子。
H县房价不高,但湖边的门市房还是很值钱的,这个地方二三十年前就被老奶奶的丈夫买了下来。
后来周边拆迁,老奶奶一直也都不搬家,不接受拆迁条款,也就一直保持这个样子。
原因很简单,这里的拆迁是政府为了整治沿湖的风貌,而不是开发商的行为,所以没什么太大的利益,不拆也没人强拆。
当年老爷爷在的时候,这家店是有法人资格的,那时候买卖做的比较大,后院都搭了棚子,每天客源都不少。
自从老爷爷去世后,这地方就变得像一个小摊位。
如果孙子好好的,儿子子承父业,这也不失是个幸福的家庭。
白松照顾着二人的情绪,尽量细致地问了当初的事情,然后安抚了一顿,这顿饭就算是吃完了。
这个事跟大黄的事不同,是多年前的案子,白松自然不敢保证什么,甚至都不敢说帮忙查,只能把话题再引到今天有人报警这一事件上。
从这边吃晚饭,老奶奶和儿媳去收拾东西,白松跟王亮嘱咐道:“这个店附近,装两个摄像头吧,插电源线的那种,和老奶奶说一声,他们应该不会拒绝。”
“好。”王亮点了点头。

第二天,白松只身前往A区。
走之前,他跟所有人都嘱咐了一下,一切现场情况都听柳书元的。
五个人留在H县,继续开展其他工作,这几天H县也发了不少案件,这个周已经攒了十多起盗窃案了。

A区,A市刑侦支队。
安队看了看白松的身后,指了指门外,说道:“让大家别站着了,都进来坐。”
“就我自己来,我和您对接。”白松微笑着说道。
安队眼睛都瞪大了一点,随即感觉自己有点失态,咳嗽了一声,“白队长,之前您说和我们一起搞案子…”
替身情人 初二遇見
萬仙之首
“是啊,是我和你们一起搞案子啊。”白松笑容不减。
安队长叹了口气,草率了啊。
他昨天听白松话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果然…
参赛队伍与当地公安部门,可以合作搞案子,而且参赛队伍按照参与情况也能获得积分。比如说,白松抓了李海波等人之后,如果不合作了,那么分数直接结算,按照已经抓获的部分算分。如果合作,那么等案子该抓的都抓完了,再考虑贡献。
安队本来还对天华市的队伍到来感到高兴,因为这可以减轻他们的工作压力。
结果…
这一个周一来,A市市局已经忙疯了!
看守所已经快要装满了!这些被抓的人进了号房,互相一合计,就知道是被全国各地的专业队伍抓的,然后再一聊,大家都知道了。等着取保候审的那些人出去,自然就把这些消息传出去了。

kaein优美都市异能 警探長 奉義天涯-第七百八十三章 善良推薦-6oicw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审讯这种事,是警察的基本技能之一,非常简单。”白松和王亮说道。
“哦。”

至少白松是这么认为的,审讯作为最重要的“平地扣饼”的技能,能够让证据无中生有。

四个小弟此时心里都在剧烈波动,刚刚其实大家就已经有些松动了,现在看到白松一脸轻松的从屋里走了出来,里面留下了另外一个人,这四个人心思立刻活络了起来。
他们几个都听到了李海波要招供的话,这说明警察已经找到了关键证据,此时再扛着就是脑子不好使了。

白松再次把人一一带入另一间屋子,这一次,白松带上了王亮,而且打开了摄像头。
这样的细节,这些人居然一个也没注意到。
大家都只会在意警察问什么。
四个人,有两个人招供了,另外两个也招了一些,但是明显是假的。
要是时间充足,白松还想着能好好审一审,提供假证据的两个人白松也有信心审问出来,但是大家都太累了,这些交给A市的人吧。

李海波这些人的活动范围可不仅仅是A市和D市,而且这四个人也不是同期加入的,四个人甚至招供了其他的两个同伙。
絕色狂後:皇上,我負責 醜小鴨2
白松打算把这四个人的价值榨干,最后再去处理李海波。
非常婚姻
李海波肯定知道更多,关于“销路”,关于“买家”。这些都不是今天要做的事情,明天他再参与。

“白队长,这个事您这边还有什么建议吗?”A市刑警的安队长问道。
“这个案子还没有完结,我们不撤出来,今天的几个现场提讯您也看到了,虽然没有笔录,但是录像是有的,战果可以继续扩大,我们要参与,也是为了分数”,白松说道:“希望能理解。”
“那当然,这肯定的,这个案子没有你们根本发现不了,刚刚两个小时里,咱们已经给A省所有市局都发了协作函,如果有曾经的孩子失踪案等,都和这个团伙串并一下,现在已经有收获了,可想而知这是个大案子。”安队点了点头:“您这边确实是很专业,而且忙了一夜了,我们这里有车,可以安排你们回去休息。”
“谢谢了,我们确实是需要休息。对了,那些盗窃狗狗的,抓紧时间可以返还一下,建议你们联系一下D市公安局,这边的偷狗有点猖獗,旁边的71号院建议也要查。”白松想了想:“那条大黄狗,帮我先送到A市的警犬基地,我看他身上有点伤,顺便在警犬基地那里治疗一下,费用算我的。”
“那都好说。”安队长想了想:“对了,白队长,你说咱们合作办案,我想问一下,和我们对接的是您吗?这个案子很急,涉及的事情非常重要,我们今天就开始办案,你们这里是明天开始和我们对接吗?”
“对。”白松点了点头:“我负责。”
皇陵密匙 畢加索爾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安队表示明白,但是总感觉有点怪怪的,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却想不起来。

安队是A市市局刑侦支队的人,看得出来,A市非常重视这个案子。
这类型的案件,领导的重视程度相当高,甚至高过很多命案。
我真的長生不老 初戀璀璨如夏花
前文也说过,绝大部分的命案8小时内就能破案,大部分都是情杀、仇杀等,属于1对1的个案,只要能抓到人,领导就点点头表示明白。
但是,李海波这类团伙做的案子,关系的是整体的社会治安和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非常可恨。
这类案件宣传的力度也往往很大,其实这些年发案率并没有多高。
以天华市为例,白松参加工作已经四年了,一个这种案子都没有碰到过。
对比命案的情况,概率可想而知。
小叔老公不像
之前白松在车上抓的那个牙婆,此刻也被市局的刑侦支队直接要了过去,并案侦查。
从这边和安队交接完,白松才离开了这个院子。

从这个院子出去的时候,白松看了看院子里的大黄,心中无比舒畅。
今天来了这么多A市市局的领导,又有谁会知道,天华市的队伍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找一条狗呢?
心情放松之后,白松的疲惫也随着而来。再好的身体也有些累了。
“白探长。”赵晗一直等在门口。
白松和安队长交接之前,就安排其他人先上车休息,只是没想到赵晗一直没睡,就在门口等着白松。
“怎么了?”白松有些疑问。
“没什么…”赵晗把手放到了后背,接着又拿到了前面,“我想…跟您道个歉。”
“道歉?”白松想了想,应该是刚刚在71号那里发生的事情,摆了摆手:“那不叫事,别想太多了,以后沉稳一点。”
“我…我挺难受的,我想把那边的狗都买下来。”赵晗道。
“不都死了吗?”白松想了想,71号院的狗确实是都处理好了。
“嗯…买下来,我去给它们埋了。”赵晗道。
白松愣了一下,愣了好几秒,才明白了赵晗的意思。
这…
仔细地打量了赵晗一圈,从面相上看,赵晗是赵支队的儿子无疑,但是这父子俩性格差异也太大了。
失憶總裁狠狠愛
赵支队是那种目的性很强的人,护短、较为自私,而赵晗则像是个善良的小妹妹!
重生三國之財色雙收
貴族學院:校草別惹我 十三月的雪
要是隔壁还有几只活狗,想买下来找人养,这倒是可以理解。都死了还要买下来埋掉,这…
其实白松知道,赵晗这个想法也不能说不对,但还是摇了摇头:“不行。”
“白…”
深淵領主
“我说不行。”白松板起了脸。
赵晗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道:“刚刚您在那边赔的钱,回头我来出。”
“好”,白松点了点头。
这倒不是白松不愿意帮忙,也不是因为这个事是赵晗自己的过错,更不是因为不能报销,而是因为白松了解赵晗。赵晗这个人是很有底线的,这种事想拦也拦不住。
而且钱也不多,犯了错自己承担也是情理之中。白松拿的那些钱,是六个人的活动资金。
赵晗轻轻点了点头,慢慢地踱着步,心情沉重地跟在白松的身后。
临上车之前,白松道:“刚刚我和A市市局的人说了,让他们联系这边E县的警察,把71号院也查了。”
赵晗眼睛里立刻多了一丝光,快步跟了上去。

感谢Joey0318的16000币打赏,好久不见评论啊大佬。
求月票。

03p6a好看的玄幻小說 警探長 奉義天涯-第七百八十二章 平淡無奇的審訊看書-rscnz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白松给李海波准备了20分钟的时间。
再过了几分钟,李海波实在是憋不住了,想说话,突然自己明白了什么,又一言不发起来。
他明白了,白松这是一种讯问技巧!这肯定是想诈他,让他主动想说话,然后暴露!
哼,年轻人!
李海波知道,自己只要不说话,着急的是白松。
又过了五分钟,李海波看着白松淡定的样子不似伪装,念头急转。
白松居然在那里淡定的玩手机!
他不明白啊!
他和警察也打过交道,谈不上久经沙场,但是这么多年社会混过来,让他明白了一件事,就是别把别人当傻子。
李海波之所以提前准备好了一堆话用来搪塞,就是他觉得白松不好对付。
其实看一个人如何,从眼神里能看出来七七八八。
李海波这么多年见识了很多聪明人,他看到白松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没有对方聪明,所以他着急了。
他不知道白松打算干嘛。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这样持续时间再长,他也不会说话啊!
难不成…
李海波面色一变!
分化!
其他的四个人,每个人进来都聊了五分钟,虽然不知道聊了什么,但是肯定是聊了五分钟!
然后到了他,进来了20分钟,只问了姓名!
剩下四个人怎么想?
他们会信自己吗?
虽然在干这些事之前,大家发过誓,也都有了一些自己设定的规矩,就是被抓了以后大家都不说,就啥事没有。
但是今天这么一搞,有人会相信他吗?
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即便有人会相信他,那么,这四个人其中的某个人,会觉得其他人也会相信李海波吗?
比如说,张三会不会担心李四不信任李海波了,先招了?
张三会不会担心李四担心王五不信任李海波,先招了?
三國之江山美色 樓主大大
张…


这简单的当场处置,五个人心中各有心思。
就连李海波,都担心别人因为不信任他了,先招了!
如果别人先招了,那还不如他自己先…李海波脑子都乱了,对自己的小弟开始怀疑,一个一个地捋了起来。
白松知道,这里的招供没有结局无所谓,等回去之后的工作开展顺利也是一样的。
就在这时,王华东进了屋,把门敞开了。
手里拿了一个透明的证物袋子,里面有一件沾着土的布,看着已经非常破烂了,“挖到了一件衣服,看尺寸,是孩子穿的。”
李海波脸色瞬间变了!
他本来脑子里就乱,听到这里,一瞬间脑子里几百条信息乱窜。
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
谁这么不小心?
有病吗!
艹!
谁啊!
腹黑萌寶:大牌媽咪不二嫁
不是说了很多遍必须销毁的吗?
这不找死吗!
艹!你不仁我不义!
“领导,我错了,我…我配合!”李海波慌了。
神級清潔工
白松丝毫没有惊奇,随手把门给关上了,然后随意地坐在了李海波身旁,把鞋脱了下来。
重生之攻神 仕途之妖
李海波本来因为刚刚的惊恐瞪大的双眼,再次瞪大,仿佛眼珠子都要出来了。
他们确实是当过牙子!
公主不為妃
但是,孩子的衣服,他让手下的人烧了!
不可能不烧的!
手下又不是傻子!
这是在诈他啊!
他准备大喊几句,还没说话,脖子被白松轻轻掐住,让他切实地感受到白松的力气有多大,紧接着,一只黑色的、揉成了团状、有着淡淡的反正不是香气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袜子被怼到了他嘴里。
想吐,吐不出去。
想喊,喊不出来。
想咬,咬不动,好像有点汁水…
想咽,咽不下去。
李海波眼睛都红了,他现在感觉他比窦娥还冤!
刚刚开着门,他那句话,被其他人听到了!
其他人听到了会怎么想????
本来大家还有“攻守共同防线”,这一刻,分崩离析。
李海波此时此刻,他真的想招供了!
他先说,检举揭发自己的手下!有可能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但是这个袜子,根本不让他发声!
他挣扎了一会儿,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个警察,可能知道他可能已经准备配合了,但是,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剧烈的情绪波动之后,他才感受到了嘴里的情况,这味道,简直了!
霸聖

白松没有把李海波带出去。
已经过去了40分钟,这40分钟,就是在演戏。
从这些人的情况来看,绝对不是普通的偷狗贼。本来白松还以为有两个人是收狗的,但是后来才确定这些人是一伙的。
偷狗虽然赚钱,但是想养活五个野心勃勃的男人,还是不够的。
犯罪团伙是有人数要求的。
比如说,一伙偷河沙的人,那就算是几百人都可能。
但是,五个人开一辆车出去偷狗,谁信?
偷个狗还需要三个人放风?
魂霸蒼穹 楚松源
長安夢 折耳貓
白松刚刚去了隔壁的那一家,71号院,那里杀的狗估计也有偷的狗,但是一些类似于宠物狗的衣服、项圈之类的东西,什么也没有看到,估计早就随手扔掉了。
但是73号院,把所有的东西都归置在了一起。
这些人还这么细心?这么利索?
晉江女穿到起點文 夏風清水
他们留着这些东西在一起干什么?
那肯定是一起集中销毁,不留任何线索。
而养成这种习惯…肯定是有原因的!
再加上之前抓的那个牙婆让白松对这类案子有了心理预期,而且还有套牌的车子,就让白松做好了诈一下李海波的准备,于是设计了这么一波。
他在玩手机的时候,其实就是在联系大家。
最开始等大家来的时候,白松就告诉大家,来了以后就显得都很疲惫,很困,让他们放松警惕…
从白松进来的那一刻,从白松多次四处观察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设计了这一场讯问!
以白松的严谨,他每次想讯问,都会是两个人,开启摄像机录像,这样才能保证证据是真实有效的,否则对方招了,出了屋翻供也没什么可说的。
当然,这些人不认识白松,也不知道白松的习惯,他们要是知道,就不会如此了。
“盯着这个李海波,他不配合,也不想说,那就不用他说。”白松跟王华东道:“我出去看看,哪个配合,就先问哪一个。”
说完,白松打开屋子,看了看表,跟柳书元说道:“A市的马上到,安排警犬休息,咱们加班,我要现场提讯。”
(三更结束,明天会继续加更,求月票!)

grgdi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警探長》-第七百七十七章 相思鑒賞-8dfh7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狗狗丢了?
白松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
超級軍火商
超級母艦 空長青
“送菜就不用了,给我们切两盘豆腐放烤鱼的汤汁里中和一下吧。”白松说道。
“啊,好。”老奶奶看了看旁边的一个小工,行动有些迟滞。
小工皱了皱眉,用干净的毛巾擦了擦手,走到老奶奶身侧道:“今天就营业到这里吧,你今天状态实在不行。”
大秦寵婢
“不…得等客人都吃…”老奶奶擦了擦汗,收拾了一下自己眼前的佐料。
这个饭馆就一个老太太,以及三个小工。
这家店没有长工。
来了几天,大家也都熟悉了这家小店,据说自从七八年之前老奶奶的丈夫去世,就一直是老太太自己经营。当然,她的身体基本没办法做菜,于是刚开始是雇了几个人,但雇人费用太高,最关键的是雇佣的人总糊弄她。
網遊之最強npc
即便是这种情况,老奶奶也一直坚持着这个店,后来工资开的不高,没人愿意干,她就从劳务市场招一些小工。
小工端菜、刷盘子都很容易,但是没人会做饭,老太太就慢慢教。往往是教会了一个就走一个,再招一个就再走一个,因而没有长工。
“这都第三桌过来反映菜品有问题的了,你说你就只负责配料和掌握火候,这都搞不好”,小工摇了摇头:“说好了,我只负责杀鱼和前期操作,按照做的份数算钱,炒菜也是另算的,你这总是加切的菜,怎么算工钱啊?”
“算了算了,豆腐在哪里,我来切吧。”白松虽然厨艺算不上精通,但家常菜还是会做的,切个豆腐自然是没问题。
按照小工的说法,他杀鱼、炒菜都是有提成的,但是切菜没有,所以不爱干这事,看得出来,这个小工厨艺已经“小有所成”了,态度不是很好。
老奶奶倒是不恼,活动了一下筋骨:“没的事,我来切。”
说完,老奶奶停顿了一会儿,跟那个小工说道:“工钱,不会少你的。打明儿,我让小娟给你结工钱,你…你去忙你的。”
“你这是要赶我走?”小工瞪大了眼睛,他最近一直想找机会走,但是没想到居然先被炒了鱿鱼。
老奶奶不说话,小工气得直接把刀往案板上使劲一剁,转身就准备走。
他这是故意的,做了这么久的厨子,胳膊有膀子力气,这刀这么用力剁下,后部的刀刃插进木头足足两三厘米,别说老奶奶了,一般的没力气的人都拔不出来。
白松若无其事地走向案板,从旁边的冰箱里取出一块豆腐,放在了案板上。接着他左手扶着案板,右手一用力,刀就被拔出来了。
小工愣了一下,转身就跑掉了。
“谢谢了”,老奶奶叹了口气:“我给你们做个我的拿手好菜。”
说完,老奶奶就转身走向冰箱,被孙杰给拦住了:“您别忙活了,我们就切点豆腐啥的就行,今儿个也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安崗詭魂 蘇語陌
“唉…行…”老奶奶沉默了一会:“要不明天你们再来一次,我儿媳妇儿明天肯定得过来,到时候有她配合,我给你们露一手。”
寒門閨秀
“您儿媳妇?”白松一愣,他一直以为老奶奶是无儿无女的鳏寡。
“嗯,厨子走了,招人需要点时间,明天她过来。”老奶奶显然心情很差,摸了摸胸口,“今儿个对不住了。”
“您儿子呢?为什么让您在这里自己开店呢?”孙杰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儿子?”听到这个词,老太太长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勾起…”
孙杰还未说完,老奶奶抚胸的手向自己面前伸了十几公分,打断了孙杰的话:“我儿子没事。”
这话让二人舒了一口气,但是紧接着老奶奶的一句话让二人把话堵在了嗓子眼里:“我孙子八年前丢了,他在外面找。”
“丢了?”白松眼神一缩:“被人抱走了?”
“唉…”老太太有些站立不稳,双手扶住了桌子:“八年欸…”
霸道總裁戀上千金嬌妻 慕西汀
“那您的儿媳妇?”
“我有个好儿媳妇”,老奶奶脸上难得有了一点舒心:“她在家带孩子。”
听着老奶奶絮叨,白松大体知道了怎么回事。
她儿子每年都会回来一次,也在外面打工。这些年,她儿子全国各地转,边打工边找孩子,转遍了A省所有的县。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五年前两口子又有了一个孩子。但是这也因此必须有一个劳动力解放出来看孩子,而且老奶奶的亲家身体也很差了,需要女儿照顾。
这些的重担全在儿媳妇一个人身上。
每次,只有厨子走了,新厨师没来的那几天,儿媳妇小娟才会过来。
老奶奶既希望看到儿媳妇和孙女,又不想看到。
今天,养了近十年的狗狗大黄丢了。
“老奶奶,我们几个是警察,我们帮你找一找狗。”白松说道。
“警察?”老奶奶这次又卡顿了,足足二三十秒,最终道:“不麻烦你们了。”
“怎么能算麻烦呢?”白松抬手组织了老奶奶进一步说话,“您等一会儿。”
说完,白松离开了厨房,把王华东和王亮叫了进来。
“您形容一下您家‘大黄’的样子,我们先给大黄画一幅画,然后再通过录像周边慢慢找”,白松认真地说:“我们不敢保证找回来,但是会尽力的。”
老奶奶几度张了张嘴要说什么,最终还是给白松作了作揖,开始讲大黄的情况。
王华东都傻了,他是第一次给狗画素描!本来他不以为然,但是听着老奶奶对狗狗的描述,他逐渐地被感动了。
这是一种多么深厚的感情,才能做出这样的描述呢?
从老奶奶的话里,王华东仿佛感觉到大黄是她的一名家人,而且是最后一名家人的那种感觉。那种联系,似乎已经超越了很多人与人的关系。
华东握着画笔的手不由得有些颤抖。
愛上霸道女總裁
身与心俱病,容将力共衰。
沖喜側妃,王爺請憐惜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白居易)
超神替補 激浪天下
(还有四天月底,求一下月票,知道各位读者大佬也有一些心头好,本不该多争。如果读者大佬们支持的别的书在争前十或者也是90-110名之间,我不抢票哈。如果不是的话,这个月就给我吧…呜呜…跪谢各位)
感谢路遥哈利路亚的万赏!
感谢故人心不变的80多张月票…你这个月是订阅了多少书…

0a9uk熱門都市小说 警探長 線上看-第七百七十章 告密者分享-zsd1k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G镇派出所接到消息后迅速赶了过来,接手了这里的情况。
派出所爽了,白捡了这么多治安拘留数,而且所有玩麻将的都没人敢动,最后统计金额变得异常简单。
只是派出所的警察都有些不解,为什么这么多玩麻将的,全都这么老实?一个炸刺的也没有?发生什么了?

涉及到的治安拘留人数比较多,G区分局综合室的人也来了,负责分配这个案件,因为G镇派出所忙不过来,案子交由四个派出所处理。
令白松惊喜的是,这个案子居然有5点加分!
那个足足有二百四五十斤的胖子,是触犯刑事犯罪的——开设赌场罪。
本来胖子在附近也算是小有名气,今天起飞了一次,变得异常乖巧。他简直难以想象门外只有四个人,如果不是后来门整个敞开,他还以为是有30个人在推门。
因为情节不算重,这个案件给评估了5分,和抓了一个小偷分数一样,不过计算分数的时候已经过了0点,因而现在天华市队伍在积分榜上还是23分。
泡菜愛情ii:你好,韓國上司
分到好几个派出所进行处理,也顺便地保护了小瘦子。不然大家都在一起,听说就小瘦子没有被处理,那小瘦子就惨了。
從暑假開始修真 冰檸檬醋
和小瘦子在公园接触的时候,白松就知道这是个机灵的人,一般的人哪有那么强的警觉性?既然机灵,那就能合作。
小瘦子暂时不能接受治安处罚,他涉及到了刑事案件,在这种情况下,刑事案件优先处理。
在白松的建议下,所有的玩麻将的是一个一个被带走的,小瘦子则由白松等人带走。
在小瘦子的车上,果然在隐蔽的地方发现了一些假证,小瘦子还比较合作,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只能走到黑,把制造假证的窝点给供了出来。
这个窝点居然在A区!
这个倒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居然是在一个写字楼里,而且平日里还接一些文印的工作。
小瘦子提出了建议,想抓这些人,必须得下午的时候才行,这些人都睡懒觉,上午的时候人凑不齐。小瘦子说如果上午就贸然行动,可能会打草惊蛇。
“把他们的地址给我,我一个个去抓。”白松可不吃这一套,要是等明天下午,这些人发现小瘦子失联了,还不知道会如何。
“警官,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一个个都住在哪里…”小瘦子说道。
“你知道。”白松点了点头。
“我真得到不知道啊。”
“你知道。”
壽衣
“我…”
两个人套娃套了七八个回合,小瘦子都要哭了,“警官您别问了,我真的不知道。”
“行了,我知道了。”白松想了想:“看来,制造假证的人里,有人和你关系很近啊。”
小瘦子瞪大了眼睛。
“这不难分析吧?你显然已经干了很久了,老婆肯定参与了对吧?”柳书元过来说道:“要不就是你父母,反正我们去你家搜一下,不可能没有结果的。”
这句话是很可能说错的,所以不能白松来说。白松如果说错了,就失去了那种震慑性的感觉了。
有时候为什么要配合审讯呢,就是这个道理。
“我…”小瘦子开始权衡利弊起来。
白松一下子明白了,柳书元说的是错的。老婆、父母,要么压根没有跟着他干这个,要么就是家里肯定没有这些东西。
所以,小瘦子并没有多么怕白松等人去他家里查。小瘦子不怎么怕,他还在琢磨怎么做对自己更有利。
冷梟難惹:奇葩隱婚
小瘦子做的假证放在车子后备箱很隐蔽的地方,说明他家人可能也不知道他在做这个,不然为什么家里会没有呢?
这不正常啊。
为什么要瞒着家人做这个呢?
重生農媳翻身:老公,乖乖就擒 音若笛
白松给柳书元一个眼神,同时悄悄做了几个动作,示意跟钱有关。柳书元心领神会,他也明白了什么意思,直接跟小瘦子道:“你不愿意合作啊,那就是我说错了,看来你家人根本不知道你在外面干嘛,更不知道你在外面赚了多少钱是吧?”
提到钱,小瘦子脸色立刻变了。
“不就是养个小三嘛,至于这么害怕吗?”王华东插话进来。

小瘦子虽然聪明,哪里能和这些老油条们玩,最终,彻底地招了。
他是这个犯罪集团的组织者之一,并不是什么小喽啰,确实是养了一个女人。
当然,所谓的组织者,也不是啥大不了的官…总共就八个人,三个组织者。这玩意其实也没有那么赚钱,他们平日里还在写字楼里接一些正经的印刷工作。
他给他媳妇说的工作就是公司职员,父母也这么认为。
正经工作赚的钱养家,非法所得养小三。
如果真的如小瘦子之前所说,下午的时候再去A区抓人,别人可能会在,但是他的小三肯定不在。
那样的话,就算窝点被端了,小三也没事。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挺重感情的人。”白松看了看小瘦子招供出来的多人住址,“放心吧,不会有人知道是你供出来的,我们会把你‘再抓一遍’。”
美人出棺 遲暮
要说起来,犯罪这种事,就是如此,大难临头各自飞,很多人被兄弟卖了都不知道为啥。
特殊案件調查組 易容術九
小瘦子本身还打算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负隅顽抗,但最终还是利益至上,多招供几个,算他的立功表现了。

魔幻版主神成長日誌 迷茫的蛇
A区的写字楼旁,有一个职工宿舍,除了另外两个合伙人之外的五个员工都在这里住。
六人先是兵分两路,去抓到了另外两个头目,接着又集合兵力,去把五个员工抓了,最后才抓到了那个小三。
等到把一共九个人都带到了写字楼的时候,这九个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咋回事。
因为啥啊?就被抓了?
这是一窝端了啊!
小瘦子也是一脸迷茫,尤其是看到小三也被抓了,他表现得非常吃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A区的公安也连夜赶来,接手了这个案子,白松找A区的带队领导把情况说了一下,凌晨五点钟,大家才彻底忙完。
上午请了假,白松安排大家先休息。
(各位大佬求月票啊。10月7日被兄弟们推到68名,然后被不断**,现在已经90名了,再来十次就前功尽弃了…我一会儿加更!)

ct1k3火熱都市小說 警探長 奉義天涯-第七百六十九章 誤入分享-2d1q9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毕竟只是个做假证的,白松准备的有点过于充分了。
四个人冲进了楼里,两个人负责堵其他外逃的,但是当白松进了楼,对方压根都没人注意到他们。
狗狗顺着踪迹,停在了二楼的其中一户。
这里的建筑,白松看了一眼就知道面积不会很大,估计这四户加起来不过300平米,一户也就七八十平米。
到了二楼右侧的一户,白松直接打开大功率的探灯,示意大家摘下夜视,就开始敲门。
屋里有人,听到敲门声后立刻就有人骂,然后就有人骂骂咧咧地过来开门。

“谁特么叫外卖了?”一个胖子朝着周围的人喊道,见没人搭理他,扶着椅子站了起来,身上的肉一颤一颤地,慢悠悠地走向门边。
主屋里,四桌打麻将的,正打着圈呢。
綁婚腹黑夫君:掛牌正妻非等閑 醜小鴨2
胖子刚刚把门开了一点缝,立刻就感觉到门上一股巨力通过他的胳膊,直接传递到了他的肩膀,接着门就已经被推开一半,顶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倒在地,向后滑了三四米才停下来。
这么多年,以他的体重,还是第一次感受到飞的感觉。
屋里所有人都懵了。
非你莫屬(樓雨晴)
四个警察全副武装就进来了,这是…抓赌不至于这么大阵势吧?
白松进来的一瞬间就知道这里不是制假证的地方,这就是个棋牌室,这瘦子这个时间点居然在这里打麻将!
“不许动!”白松大吼一声,怒视了几个准备把钱藏起来的人。
“举起手来!”柳书元也吼道:“不许动!”
屋里的人彻底认清了形势,一部分直接吓傻了,剩下的也老老实实地不动。
从来没见过拿着枪抓打麻将的!主要是面值也不大啊!
白松趁着这个机会,看了看其他的几个屋子,也发现了两桌打麻将的,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六个麻将桌,没有其他的违法情况。
龍王大人在上
让楼下的两个人上来,白松脸色有点黑。
这些人的桌子上都有钱,肯定是涉及赌博了,人数高达20多人。
但是,这种治安案件,是不计入分数的…
也不是所有的治安案件都不计入,如果是正式的案子,比如说盗窃电瓶、诈骗1500元,虽然达不到刑事案件立案标准,只是治安处罚,但计入本次的分数。
但是…之前说了,赌博不算。
这个其实是为了外面的队伍考虑的,因为这类治安案件涉及人数一般都很多,不可能一次性只抓一个人。
熱血燃燒大時代 天子
而且很多当地的警察都可能知道哪里有牌局,如果这类案件也算分的话,那就干脆别玩了,本地的警方直接就遥遥领先了。
如果能计入分数,这20多个人哪怕一人一分,也很可以了。
大家的心情都不太好,不仅仅打草惊蛇,而且废了这么大力气,居然搞了这么个破事。
正当大家有些头疼的时候,白松直接走到小瘦子那里,盯着他:“让你别动你听不见是吗!!”
其实这会儿因为有点乱,乱动的人不止小瘦子一个,但是白松打算拿他开个刀。
小瘦子已经认出了白松,心思急转,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马脚。他可不相信这是碰巧。
这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小瘦子突然有些放松,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追上的,但是他知道白松肯定是为了假证的事情。
这里就是玩麻将,白松抓错了!
幸亏自己今天来玩麻将了!小瘦子心中一喜。
“你还敢乐?!”白松伸手就把小瘦子从座位上提了起来,“看来得给你点颜色看看!”
说着,白松就把小瘦子带进了厕所,关上了门。

“看什么看!别动!”王华东朝着几个看向厕所的人喊道。

进了厕所,白松怕外面的人听到他的声音,压低声音道:“你是个聪明人,我打算和你做个交易,把你们造假证的窝点供出来,我算你立功。”
小瘦子一脸的不可置信,心道这个人怕不是傻子,他凭什么说啊!
“你的车牌号码我查了,是你名下的车,你家就在附近。”白松压低声音道:“你不愿意和我合作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我放你走。”
小瘦子没听听懂白松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放他走?但是他脑子里刚出现想走的意图,突然想明白了。
他今天要是走了,就死定了!
今天来玩的人,有六桌!
加上这里看摊位的那个胖子以及几个看热闹的,加起来小三十人!
如果他今天被白松放走了,那这些人都会认为这里是他举报的!
而他死赖着不走,也没用!
只要白松适当地向他表达善意,其他人不会不明白啥意思!
一旦这些人拘留几天出来,他就死定了!这些打麻将的,可是什么人都有。其中至少有三四个人,非常不好惹!
小瘦子打了个冷颤,恶毒地看了看白松。
“我相信你也是造假证的主要人物之一,你的车上、你家里肯定会有一些造假证的证据,即便没有,你的手机里也会有证据。把你定罪没有一点的问题,想立功,趁早。”白松看了看时间:“你在这里再待几分钟,你猜猜外面的人会怎么想?”
異界大掌門
重生異能 愛吃松
太特么坏了!
小瘦子明白了,无论他怎么解释,只要让外面的人产生他和警察是合作方的想法,就百口莫辩!无论怎么解释都没有任何意义!不会有人相信他!
“算你狠。”小瘦子迅速权衡利弊。
选择一,是和白松合作,主动招供其他几个人。今天玩麻将的这些人和他造假证的完全不是一个圈子,所以他招了也没人知道,而他是立功,基本上就没啥罪过,而且今天这些人也不会怀疑他。
选择二,不和白松合作,不招供。首先,他照样会被查出来造了假证,无非是给其他人扛事;其次,白松出去随便扯几句,这些人过些日子都能找机会把他整的死死的。
想到这里,小瘦子再不犹豫,伸手一拳就怼在了自己的脸上,接着往自己另一半脸上疯狂地扇了几巴掌,很快脸就红了。
接着,白松打开了门,把小瘦子带了出去,踹了小瘦子一脚:“滚回去坐着,再乱动就没这么简单了!”
小瘦子捂着自己的脸,连滚带爬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求月票,今天去拔牙了…嘶…)

0dcuu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警探長 起點-第七百五十三章 回基層轉悠閲讀-fu1jm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两审终审制,刑事案件很多都会上诉。
从当事人接到判决的那一刻起,如果一定的时间内不上诉,那么一审判决才会生效。
并不是说一审判决之后立即生效。与之对应的,二审判决宣判之后,立刻生效。
这个上诉期,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民告官)是十天,民事诉讼是十五天。
而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的民事部分,也随着刑事诉讼变成了十天。
小额诉讼案件,也就是事实没有争议、标的额较小(比如说小于两万元)的案子,可以15天内审理完结,一审直接生效。
很多人觉得法院什么都麻烦,不愿意去法院起诉,其实是错的。
比如说你朋友微信上借你5000块钱不还,要了几次也不还,你完全可以去起诉。15天结案,不必找律师,起诉费只有几十块钱,而且是败诉方承担。
刑事案件的和解,与附带民事诉讼是两回事。比如说,张三醉酒驾车,撞死了李四的妻子。李四如果愿意和解,比如说要200万,那么就可以一次性签和解协议。和解之后,张三就大概率会被轻判。但是不愿意和解,也可以等待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这样的话,也可以拿到一笔钱,比如说六七十万。

又过了些时日,白松可算是彻底了结了之前的案子。
至于上诉,那个已经跟白松无关了。奉一泠的结局已经是注定了的,她的情况其实有无数人关注,毕竟这可是大案子。对于奉一泠来说,上次和白松讲了那么多案子,也没了念想,这辈子唯一的挂念就是郑灿能好好的,除此之外也没了。
她的人生旅程已经知道了终点,在此之前,这条路堵堵车、多几个红绿灯停几站,都只是延长一点时间罢了,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情深入骨:隱婚總裁愛不起 東方妖月
今年的红蓝对抗大比武推迟了。
年初的时候,白松刚参加工作时的那个本职业的最高长官Z,被正式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移送到了天华市这边。
雲笈仙錄 美味羅宋湯
四月份的时候,天华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天华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此番事件告一段落,红蓝对抗比武的时间定在了五月底,地点定在了某省,具体地点不详。
某省这个地方,近年来发展比较快,但是犯罪率却连年上升,尤其是这几年,一到了五月份天气变暖,入室盗窃就开始大幅增长。
籃球高校 替朕寬衣
天气热,要开窗户,所以入室盗窃多;天气凉,穿的厚实,身体感觉不灵敏,所以扒窃多。这一次的大队长交流活动,倒是不太需要担心案源问题。

四月底,三木大街派出所辖区。
这边距离白松家比较近,白松准备换新手机了。
刚上班的时候,他一直用的果4手机,那是一代神机,后来在湘南省进了水,就一直凑合着用手机。最近听说红米出了一款新手机,性价比很高,他准备入手一台。
“你就买个手机,你居然叫我来?”王亮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天气还是有点凉啊。”
“怎么穿短袖就出来了?前几天降了一次温。”白松有些好奇。
“我看预报说明天大幅度升温,明天就33度了。”王亮解释道。
“你都知道是‘大幅度’,你说今天温度高不高?”白松叹了口气,这啥思维方式啊。
“等会儿,我再套一个球衣。”王亮打开自己的车子后备箱,拿出一件球衣套了上去。球衣是没有袖子的,这么套上去倒是很常见的打球装扮,好歹能稍微暖和一点。
亡魂工廠 滾滾來
一品嫡秀
“买手机咋就不能叫你来了?你不是电子产品懂行嘛!”白松一副“我瞧得起你是你的荣幸”的表情。
“我还以为你要买车呢,我还在想这附近哪有4S店。”王亮没好气地下了车。
“下午有这个打算,一会儿华东也过来,中午请你们吃饭。”白松直接说道。
魔龍公子都市行 宮月
“这是咋了,良心发现了?”王亮鄙视了白松一番。
“算我贿赂你,行不行?”
“德行。”

哥几个都住在九河区,周末经常就是他们三人出来聚餐。
这段日子里,孙杰的媳妇有了喜,平时孙杰基本上也尽量在家陪老婆。白松、王亮的对象都在外地,王华东和墨玉小姐姐进展也不错,不过这位空姐也总是在天上飞,俩人时而异地恋,时而异国恋,所以吃饭平时就是这哥仨在一块儿。
“那今天叫上任旭一起吧。”王亮想了想:“他不就是三木大街派出所的吗?”
“他今天值班,一会儿吃完饭倒是可以去所里看看他去。”
“行。”
一念成癮,莫少的大牌嬌妻 紫戀凡塵

數字風暴 格子裏的夜晚
从参加工作到现在,电子科技进展神速,尤其是国产的智能机从无到有,已经做到物美价廉。哥几个一起看了看,最终白松选择了小米note的顶配版。
这手机还有十多天上市,现在还拿不到,白松付了钱,十几天之后手机会邮寄到家。
来一趟,倒是没有看到“二哥”,不过他的店还营业着。
2999元的价格,配置非常能打,比王亮之前的手机还要好,仔细地看了半天,王亮也决定订一台。王华东用的是去年九月份上市的果6Plus,内存是1G,而这款note顶配版内存高达4G,摄像头什么的也都超越了王华东的手机。
不得不说,国内的这些企业,是真的强。

从这边逛完,看了看时间还早,才上午九点多,三个人一起就去了三木大街派出所。
这边是华东刚刚参加工作时待的派出所,去的路上,王华东买了一大堆水果,白松本来也打算买,看到王华东买了这么多,就没花钱。
“我怀疑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省钱。”到了目的地,王华东小声说道。
醫手遮天,毒女猖狂 冷櫻紫冰雪
“我是那种人?”白松扬了扬头:“我是个抠抠搜搜的人吗?”
七號鈴鐺鋪 夜輕寒
“相信自己,你是。”王亮拆台:“话说他们都值班,咱们来会不会不好?”
“怕啥,他们要是忙,说不定我还能搭把手。”白松把自己的破车车门也关上,“走吧,去看看。”
“不忙也能被你这张嘴说的忙。”王亮看了看派出所的玻璃门里面:“你看都忙成啥样了。”

ixps2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警探長 愛下-第七百四十七章 兵不厭詐相伴-op7ei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房政委都懵了,这一招他着实没有防备。
学生们也看傻了,还可以这么玩?
不过,大家也因此有了一个大概的推论,就是这个房政委,真的很强!
不由得,几个男生的眼神里都泛着渴望。
“你下去也行,不过,以后可能就没有这种机会了。”房政委也是很了解白松的性格,直接说道。
白松身形一顿,纠结了。
房政委肯定是指点他,这个他知道。只是他不愿意在这么多学生面前被虐的很惨,太丢人了。可房政委这么一说,他也明白了过来,这可是难得的一对一指点机会。
乔师父那里的东西,大部分是军队的东西,用在公安工作中短板还是很多的。而类似于擒拿这种最实用的技战术,白松反而是刚刚入门的状态。
東北仙家那些事 機動巴人
倒不是说这样和房政委交手一次,就能进步很多,但是发现一些自己的短板,对白松来说很重要。他现在日常遇到的情况都没什么好手,自己哪里有缺点自己都不知道。
擒拿…应该不会太痛吧…
想到这里,白松停住了脚步,缓缓转过身来,“政委,讨教。”
“好!”
“白探长牛P(破音)~”下面的学生纷纷喊了起来。
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学生们激动了,就连这些特警们,一个个也很激动。
逆仙傳
萬界淘寶商 葉恨水
看得出来,人家特警就是比刑侦总队这边要重视这次的工作,派了一名政委和两名大队长过来,此时下面的特警全都围到了近前。
特警也不是说官职大水平就高,说起来,这两个大队长的水平还赶不上自己手下的强将,但是房政委是一个高手这却是公认的事实。当初房政委从下面的支队提拔上来之后,可是真刀真枪地跟好几位练过,无论是枪法还是技战术,都是顶尖的水平。
“好。”房政委架起双手:“看看你最近的进步。”
白松心中瞬间一沉,这是他第一次和房程对垒,一上来就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在某个行业浸淫时间久了之后,眼光也会变得很毒辣,此时便是如此,房政委往那里一站,手势一起,在白松眼里就没了一点点破绽,给人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
诶?
白松突然感觉到这一幕有点眼熟啊!
補天傳 一路向東
前天,他们五人把学生队伍欺负了一顿,结果转过天来就被特警地的队伍欺负了一顿。今天说好了来找茬,结果又是相似的剧情。
刚刚和学生对垒的时候那种轻松的感觉荡然无存,仅仅是对峙的这十秒钟,白松就感觉微微见汗。
擒拿主要是下盘稳,上盘快准狠,手法非常多,有“72拿”之说。
房政委一上来,就是用了“缠”法,双手势要抓住白松的胳膊。
以白松对房程的了解,只要抓上他的手腕或者胳膊,就一定出问题。比如说,“分”法里面的几个动作,可以轻松的将白松的手指关节脱开。
魔鬼主教
人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整体,很怕受伤,基本上任何伤都能降低整体战斗力,这可跟游戏里不一样。游戏里照着手指打一梭子子弹也会死人,但只要有一滴血就有完整战斗力,这个跟现实完全不同。
就在这时,白松的膝盖前侧传来剧痛!
他轻视了擒拿对于下盘的攻击,房政委一个蹬踹,白松根本没反应过来。
刚刚这一整套的动作,总共也不过三秒,白松喘着气,用力往后撤了两歩,低头看了看护膝。
房程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等着白松恢复。
这类护具都是棉质和纤维质地,类似于膝盖和下档等部位会有一定的高强度塑料,但是此时明显护膝的强度不够高,白松揉了揉发现塑料应该是碎了。
“没事吧?”房政委看到白松的动作,愣了一下。
“没事。”白松死死的咬了咬牙,“继续。”
第一个回合受此重创,白松面色不太好,再做起手动作的时候,就有些着急了。
天宇傳奇
房政委眉头有些皱,他没想到白松这么弱,只能收了收力度,再看白松,就感觉白松漏洞百出。
这哪行?房政委轻轻摇了摇头,一个错步上前,直接和白松交上了手。
火影之”曉”記事 墓碑沾了水
白松和房程斜对面站着,房程左手出手,被白松用左臂格挡,但是抬臂的高度过高,身体重心就有些不稳,房程果断右腿向前,格挡在了白松的右腿处,把白松的右腿扣住,然后用自己的膝盖顶住了白松的膝盖。这个角度,房程顶的位置是白松膝盖的侧面,只要他用力,是可以直接把白松的腿顶伤、甚至直接压折的!
名門小妻——寵你上癮
白松吃痛,身体就要侧倒打滚来避免接下来的一击,但是手部已经被控,根本倒不下去。房程看到白松的面色,想到刚刚已经伤了这个膝盖,于是便卸了力道,手也松了一下,给白松一个侧倒的机会。
倒地不是什么大问题,在擒拿和马伽的对垒中,顺势倒地打个滚属于卸力技巧,但是就在房政委松懈的一瞬间,他突然发现白松的左手力度大增,身体也以右腿为轴逆时针转了六十度,本来侧对着的膝盖变成了正对!
有诈!这小子卖惨!
想到这一点的房程下意识要防守,但是左臂一时间也没收回来,白松的力道也足够大!用力后拽的时候,白松的右肘转瞬即至!
如果是房程不松懈的情况下,白松想完成刚刚那个角度的转换是不可能的,在这个过程中早就摔那里或者腿部受伤了,但是就这短短的半秒钟,他便完成了蓄谋已久的一击!
下意识地防守胸口,房程立刻感觉有些不对!白松这个角度自己还没有站稳呢,这一肘怎么会有力度?他还没做出最好的打算,只见白松的肘击根本就没有直接怼他。
“咬牙!”白松低吼后的一瞬间,抬肘,击在了房程的下巴那里。
房程下意识地咬紧了牙关,但还是感觉下巴的防护垫那里传来巨力,然后整个人脑袋晕晕的,战立不稳,他刚要强行清醒过来,白松松开了一直绷着力的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