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xfy熱門都市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txt-第八百三十三章 魔王和聖女推薦-on7cv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第二天早晨,丹妮洛娃、赫敏和娜娜娜走进礼堂吃饭时,一眼就看到了尼可·勒梅。
老人看起来有些憔悴,似乎并没有休息得特别好,不过他给人的感觉却没有昨天那样的高冷遥远,此时他似乎正在给周围一大群拉文克劳学生讲一个古老有趣的故事。
当艾琳娜等人走过来时,尼可·勒梅下意识地停顿下来,看了过去。
关于这位霍格沃茨小魔女的难缠,他昨天算是再次深刻领教到了。
哪怕昨天稍微换一个问题,尼可·勒梅都可以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和实力去解答。
毕竟在尼可·勒梅最开始的设想中,这不过是一个寻常的炼金交流,虽然站在霍格沃茨的角度来看稍微有些冒犯,但这终归是两个时代的炼金术之间跨越时空的对话。
他唯独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抵达鹰环门前时,猜到了过程却没猜对结果。
这确实是两个炼金时代之间的对话,但却不是罗伊娜·拉文克劳和尼可·勒梅。
魔法文明和非魔法界文明,炼金智能和电子计算机……或许他可以凭借魔法实力强行突破甚至于篡改鹰环的认知,但唯独做不到利用现有的炼金术在那个问题上得出答案。
或许艾琳娜在古老的魔法知识面前稍显稚嫩,但在戳人痛处上,这孩子是天生的魔女。
果然不愧是,能够同时被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当做接班人的妖孽么?
“噢,别理会她,教授,”注意到尼可·勒梅的停顿,拉文克劳女生们顺着老巫师的目光看了过去,不约而同地高高地扬起眉毛,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哼声,小声议论着。
“她根本不算是拉文克劳,不是过一个走后门的搞事精……”
“哈——早上好,勒梅教授。霍格沃茨的夜晚生活,相当有趣,不是吗?”
艾琳娜张开嘴,可爱地打了个哈欠,昨天稍微玩疯了一些。
“倘若您有些困惑的话,或许可以到学校边上的【学院都市】里面走走,这个世界并非只有对错、真假、胜负,魔法文明应当有属于自己的算法……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毋庸置疑,信息时代很快会成为席卷人类文明的下个浪潮。
由于前苏联的轰然倒塌,以及在局限于材料、能耗、点阵排布等因素,在艾琳娜曾经生活的那个时空中时代的主角只有二进制计算机这一种存在,但这并非意味着完全正确。
在魔法的加持下,她完全有可能替前苏联去完成那个更奢侈、更疯狂的技术革新。
先知先觉的优势并非在于重复轨迹,更重要的是,可以获得额外一次世界线的机会。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艾琳娜并不是什么有着系统加持的天才少女。
哪怕知道e进制计算机是目前的理论最优,哪怕知道魔法有机会解决三进制计算机在非魔法界之中的问题,她依然是一个除了会赚钱和贴贴之外,别无优势的黑心资本家。
而作为当今魔法界最大的资本家,艾琳娜所能的做的事情,自然也只剩下两件。
不计成本地砸钱,以及……利用各种资源,去最大限度地压榨这个时代、乃至于上一个时代的那些天才们——剩下关于魔法、关于学术上的事情,那是尼可·勒梅、邓布利多、格林德沃、那么多的杰出巫师,以及那些数以百计的前苏联专家们需要操心的事情。
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希望看到三进制魔法计算机的甲方而已。
鳳主沈浮:無良帝後太猖狂
“全新的算法么,魔法界自己来……”尼可·勒梅眉毛挑动了一下。
“没错,在青铜鹰环的基础上,稍微往前推进半步,就可以了。”
艾琳娜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神色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
明星寶貝
“拉文克劳女士创造青铜鹰环,可不止是为了给我们学院的休息室加层门锁,我想,她应该是看到了时代的局限性,因此尝试着给未来留下一些轨迹和指引……”
不得不承认,与聪明人交谈总是让人愉快的,
作为魔法石的首位炼制者,毫无疑问,尼可·勒梅绝对算得上是魔法界之中千年难遇的炼金天才,正因为如此,艾琳娜才会放心大胆地用鹰环题目去刺激他一下。
倘若尼可·勒梅真的还保持着那份最初的赤子之心,一定会原谅和理解她的用意
王爺好腹黑:絕色傻妃
只不过,可惜的是……
事实证明,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么的有耐心和智慧。
“别用什么‘我们’,卡斯兰娜!昨晚又回你的赫奇帕奇睡觉了,是不是?”
讀心皇後,寵妻萬萬歲
还没等尼可·勒梅开口,就在这时,艾琳娜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有些刺耳的声音。
嗯?
艾琳娜微微扬起眉毛,困惑地转过头。
只见一个不认识的、有着一头泛红金色卷发的拉文克劳女生正面色不善地看着她,而在这个女生身边,还有不少同样神情的拉文克劳学生——绝大部分都是女生。
自从艾琳娜出现在餐桌边上,那种糟糕的感觉重新浮现在不少学生心中。
她就仿佛是一个让人窒息的阴云,遮蔽了大部分的光芒,让所有人瞬间变得黯淡。
且不说在此之前,尼可·勒梅教授还从未用这样谦和的语气与学生交流,最直观的变化就是随着艾琳娜的出现,原本还在与大家交谈的教授的注意力一下子全都移了过去。
啊——这种快要满溢出来的嫉妒,真是让人怀念呢……
艾琳娜微微眯起眼睛,对于这样的神色,她可是一点都不陌生。
无论前世今生,她从来都是相当招人嫉恨的那个焦点,只不过相比起前世,这些霍格沃茨的学生段位和耐心显然要低不少,至少在她看来,这并不是个聪明选择。
艾琳娜微微一笑,神色平静地问道。
“抱歉,请问你是?”
“玛丽埃塔·艾克莫,拉文克劳三年级学生,我们去年在魁地奇赛场上见过——”
“诶?对不起,如果我没记错……季后赛的时候,你们不是弃赛了吗?”
艾琳娜眨了眨眼睛,语气无辜地回答道,“至于更早的事情,我记不得了……主要是比赛结束得太快,我还没来得及记住名字——所以,你今年打哪个位置来着?”
“我,我已经不打魁地奇了——”
正面迎上那双冰冷的湖蓝色眼睛,玛丽埃塔·艾克莫脸色忽然一白。
自从那场地狱般的击坠比赛后,几乎所有的拉文克劳球员都提交了退队申请,以至于今年的拉文克劳队如果没能在新生中找齐队员,甚至可能出现有史以来的第一届缺席。
盛世嬌寵
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面前这个矮矮小小的银白恶魔。
“当然,卡斯兰娜小姐当然记不住我的名字。拉文克劳队毁了,你很有成就感吧?!”
旋即,她看了看周围,仿佛重新得到了勇气一样,有些神经质地冷笑了一声。
“如果你不屑于加入我们学院,那你就别穿拉文克劳的院袍,回你的地下室和你的那些朋友们待在一张餐桌不好么?你现在回来干嘛?特地来嘲笑我们的吗?我们都听说了,你不知道怎么哄骗住了阿波卡里教授,让他收养了你,现在肯定更加无法无天了吧?”
“玛丽埃塔,别这样……小心她……”
在女孩旁边,秋·张轻轻扯了扯她的袖子。
“这里是霍格沃茨,难道她可以在礼堂中动手么?!而且她还拐走……”
在走廊睡了一晚,玛丽埃塔早就积累了满腹的怨气没处发泄。
尤其是当她看到那名怯生生地躲在艾琳娜身后的新生时,那种嫉妒和愤怒不由得又高涨了几分,倘若昨天晚上这个新生在的话,说不定……
“安静——”
艾琳娜微微皱起眉头,漫不经心地扫过面前的女生。
玛丽埃塔·艾克莫,在原著中少数有名字的拉文克劳女生,艾琳娜自然有些印象,可惜并不是什么好印象——作为最不受欢迎的告密者,她可是把自己闺蜜坑得死死的。
只不过,作为霍格沃茨的学院长,她并不打算把自身降低到泼妇档次去争吵打架。
“亲爱的教授,这边的事情暂时交给我来处理好了。”
艾琳娜微笑着转过头,朝着尼可·勒梅点了头,“您差不多也该回到教职工席位了,关于三进制和算法的事情,您可能还要和邓布利多教授尽快商量一下才行。”
“可是……”尼可·勒梅环视了一圈周围愈发古怪的氛围,有些不安地说道。
只不过,稍微犹豫了几秒后,老巫师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明智地站起身朝着不远处的教职工席位走了过去——作为一名活了六百六十六岁的老人,他的长寿秘诀之一就在于,尽量不要与那些危险的黑魔王直接发生争执……尤其是在与自己无关的事情的时候。
况且,另一方面而言,小巫师们之间的矛盾,让小孩子们自己解决就好了。
…………
看着尼可·勒梅的身影逐渐离开,艾琳娜满意地挑了挑眉毛。
不愧是当今魔法界最长寿的法国巫师,倘若老人一直赖在这里的话,她还有些难办。
“本来我不想这么说的,但既然你们说到这点了……”
艾琳娜目光逐一扫过拉文克劳餐桌,注意到这边发生的动静,许多拉文克劳学生都转过头好奇的看到了过来,用手捂着嘴窃窃私语,侧着耳朵听她们说话。
絕色法醫:我的殺手賭妃
“为什么我昨天不回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因为我不想和你这样的蠢货一起睡地板。”
“艾琳娜,你不要太过分了。如果你真的那么聪明,那你为什么不……”
玛丽埃塔·艾克莫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努力克制住抽出魔杖的念恶咒冲动——她早就听说过这个银发魔鬼的战力,她才不会给艾琳娜发难的机会——咬牙切齿地反问道。
“因为……自己出题,自己解题,这不是很无聊么?”
“……去解开青铜鹰环的问题——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玛丽埃塔下意识把自己的话说完,忽然愣住,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艾琳娜。
与此同时,原本打算打圆场的秋·张,以及周围一群正在看热闹的拉文克劳高年级学生们的神情也纷纷凝固住了,一股无形的寒流瞬间在拉文克劳长桌边弥漫开来。
仿佛一场瘟疫正在蔓延一样,拉文克劳长桌边的交谈声慢慢小了下来。
“艾琳娜,你刚才……你刚才……”
刚就任女学生会主席的“桃子小姐”胸口剧烈起伏着,斟酌着语句轻声说道。
“这可不是什么玩笑,这并不是彰显个人荣耀的,你最好——”
整整一年的时间,从去年开始,她们拉文克劳学院寻找了一年的幕后黑手,那个让她们在走廊里度过了无数个夜晚的,让所有人咬牙切齿的,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坏家伙。
然后就在所有人都开始逐渐接受“神经质”的鹰环的时候,突然……
“青铜鹰环,是由我来负责维护题库,这么说明白么?”
艾琳娜竖起手指,露出一抹宛如恶魔般的笑容,轻声说道。
“更准确地说,从去年开始就是这样——罗伊娜·拉文克劳的青铜鹰环认同了我,这也是为什么教授们这学期选择让我加入拉文克劳学院。另一方面,正如同弗立维教授不会为诸位开门一样,按照拉文克劳的传统,作为出题人的我也不应该……”
“你根本不是拉文克劳!”玛丽埃塔·艾克莫冷声说道。
“当然,我是艾琳娜·卡斯兰娜,霍格沃茨的学生。”
艾琳娜不以为意地摇晃着手指,目光从那些铁青的面孔上滑过,笑着说道。
“至于在座的诸位,很遗憾,在我看来,你们似乎也并不算是真正的拉文克劳——难道你们认为,上学期那种换人轮流值守的小聪明,也算是智慧的体现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给鹰环出的——”
步步逼婚 百面狐貍
“我明白了,所以说,你们是觉得题目太难了对吧?”
艾琳娜颇为开心地拍了拍手,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面前的小巫师们轻声说道。
“看样子我们终于可以回到最初的那个原点了:回答出鹰环的问题,任何人都可以进入拉文克劳休息室,这条规则有什么问题吗?答不出睡走廊,这就是拉文克劳的传统。”
誘妃100天:獨寵毒辣妃
“那些问题根本不可能解开!你这个魔鬼!”
罗杰·戴维斯用力锤了一下桌面,快步走到艾琳娜面前。
由于稍微迟到了一些,他并没有听完所有的对话,但是经过周边同学的转述,这位前拉文克劳魁地奇队长显然已经明白了过来,去年拉文克劳所有苦难的那个源头。
“你就是一个魔女!艾琳娜·卡斯兰娜,我警告你最好——”
罗杰·戴维斯居高临下地看着艾琳娜,手指空点着艾琳娜的脑门,恶狠狠地说道。
“从拉文克劳学院滚出去!趁着我还没发火,否则——”
“否则?所以……你是打算动手吗?”
艾琳娜抬起头,露出一抹温柔的可爱笑靥。
“亲爱的蠢货先生,您打算向我发起一场巫师间的决斗吗?或者说,您打算偷袭、下毒……如果您已经有了足够的觉悟,我很乐意帮您告别这个糟糕的世界。”
视线触及到艾琳娜戏谑的眼神,罗杰·戴维斯宛若迎面淋了一盆冷水。
会死的!
如果答应的话——肯定会死的!
作为上学期侥幸抵达过“黑魔法防御术实战关卡”最后一关的小巫师,罗杰·戴维斯很清楚艾琳娜·卡斯兰娜的可怕之处,她根本不是正常人类巫师的战力。
更不用说,哪怕不用魔法力量,仅凭怪力艾琳娜就足以杀穿整个魁地奇球场了。
“顺带一提,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针对您……”
看了眼脸色变得煞白的前拉文克劳队长,艾琳娜微微一笑,站上长凳清了清嗓子。
“我是说在座的诸位,全都是蠢货——至少相对于我,目前来说是这样。当然,你们随时可以向我发起决斗,亦或者尝试着去解答我每天所留下的问题,至少先做到可以回到休息室之中睡觉,直到有一天可以取代我,成为下一个青铜鹰环的出题人。”
艾琳娜的目光缓缓扫过死寂的拉文克劳长桌,闪过一丝失望,摇了摇头。
相比起另外几个开始觉醒的学院,拉文克劳学院的历史遗留问题实在太多了。
曾经那些向往智慧、锐利、充满了进取的求知者,在不知不觉间,全都被岁月磨平了最锋芒的棱角,只剩下一群唯唯诺诺的鶸咕咕,甚至连一个抗争者都站不出来。
不同于赫奇帕奇、斯莱特林、格兰芬多,拉文克劳需要的并不是一个领袖。
“聪明人”很难因为某个上位者的强权而诚服,因此,艾琳娜打算本色出演,当一次彻头彻尾的魔王,想办法逼迫着整个拉文克劳学院团结起来反抗她的淫威。
只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
她坑你高估了这些尚未成年的小巫师们的勇气。
艾琳娜无奈地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执行PLAN B了。
“至于题目太难?我实在没想到,你们居然连丹妮洛娃这样的一年级新生都比不上,这样吧,我大发慈悲地给你们一点小小的帮助好了,暂时把小丹妮还给你们……”
女孩扫了一眼那些敢怒不敢言的小女巫们,轻轻拍了一下身边的小女巫的屁屁。
猝不及防之下,原本躲在艾琳娜身后瑟瑟发抖的丹妮洛娃突然被推了出来。
“欸?咦、咦——”
重生之錦繡嫡女 愛羊羊
“青铜鹰环的题并非无解的,至少丹妮洛娃就可以解开。但是,这只能代表,她有资格进入拉文克劳休息室,而不是你们这些坐享其成的家伙。所以……”
艾琳娜嘴角微微扬起,轻轻把丹妮洛娃推向了那个有着可恶45度罪恶的学生会主席。
“现在让我们玩一个有趣的游戏吧。在周一到周五期间,丹妮洛娃会留在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之中,帮助你们解答问题,另外周末的问题也会基于这五天的内容。”
“至于周末,我会抓走这个‘小钥匙’——进行……惩罚。直到,你们可以独自通关。”
伴随着艾琳娜的声音,“桃子”小姐感觉到身边那个小家伙浑身猛地一颤。
“对、对不起……我只是想帮帮大家,我以后不……”
丹妮洛娃的声音中依稀带着一丝颤音和沙哑,显然是害怕极了。
“别怕,别怕,至少现在她不敢对你做什么了,你什么都没有错,错的是我们。”
梅丽尔·斯特里普轻轻拍了拍女孩的后背,轻声安慰道。
虽然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惩罚”是什么,但是从丹妮洛娃那魂不守舍的眼神,以及面容中的疲惫来看,这个来自俄罗斯的一年级新生昨天晚上显然也没有睡好。
毫无疑问,作为破坏了艾琳娜·卡斯兰娜邪恶计划的小天使,她一定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谁也不知道这个可怜的新生到底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等着看吧,艾琳娜·卡斯兰娜,你很快会明白什么是拉文克劳——”
“桃子”小姐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艾琳娜,一字一顿地认真说道。
而与此同时,坐在不远处的卢娜·洛夫古德右手托着腮,一边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这一出艾琳娜编排了一整晚的舞台剧,一边忍不住又轻轻打了一个呵欠。
白毛团子不是人,丹妮洛娃倒时差睡不着,但是她们几个小翅膀可就真的有点吃不消了。
————
————
咕吖!感谢“qqqzuochong”大佬的白银盟主,大章了!呜呜呜!
有不少改动的地方~

ricr8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八百一十六章 拯救魔王的天使-0x4z3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格林德沃的担心是正确的,他们终归还是没能按照计划逛完所有景点。
萌妃來襲,爺請小心
如果说在此之前,赫敏·格兰杰等人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比让一名路痴担任导游更糟糕的旅游,那么现在她们知道了——那就是两个路痴开始对着地图争吵的时候。
虽说萨尔茨堡仅仅是一个人口不到二十万的小型城市,但终究也是一座古城。
更为重要的是,这还是一座山城。
蝶與諜 我是曹寧
理所当然,印在纸上的平面地图并不能体现出三维世界的复杂,在错综复杂、高低不一的街道小巷之间穿行,在古建筑环绕的城市中探索,这种体验仿佛就像是身处于一个由比比多味豆组成的迷宫一样,每一次走出岔路口时,都是一种陌生而新奇的冒险经历。
无论是东南西北,亦或者是无往不利的“给我指路”这样的神奇魔法,在面对一个使用立体坐标轴的山城地形时,无一例外地都失去了往昔的光彩。
“没有关系的,阿波卡利斯教授,”卢娜·洛夫古德看着正在争吵的那对祖孙,小心翼翼地轻声说道,“今天已经玩得很开心了,哪怕没有逛完城市也很好。”
“不行!”格林德沃严肃地说,“至少我们得去次索尔克医院,看望一下可怜的奇洛教授。”
他指了指地图上那个如今被划了好几个红圈的地名——索尔克医院。
自从天命成立之后,盖勒特·格林德沃为数不多地动用自身权限的命令,其中之一就是让妖精们配合着自己的一些老伙计,想办法把这所医院合法地弄到手。
“奇洛教授?可这里不是……”
汉娜·艾博偏过头来看了一眼,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脑袋。
“我爸爸之前说过,麻瓜医生非常可怕,他们大多是一些喜欢把人切开的疯子。”
萬界無敵
魔法界的建筑物是不会出现在麻瓜地图上的,这可不同于库尔特·麦尔的小酒馆——魔法伤病医院与非魔法界的医院,这差不多可以算作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了。
“喜欢把人切开的疯子?!才不是那样!这简直是我听过最愚蠢、最荒谬的说法了。”
仿佛被针刺了一下,赫敏·格兰杰皱起眉头,颇为不高兴地反驳道。
“非魔法界中的医生是一种非常值得尊敬的职业,只有最聪明的人才可以胜任——我爸爸就是一名牙医,况且哪怕涉及到做手术,那也是为了治病而不是……”
“抱歉,我不是有意冒犯。但如果是治病的话,为什么要把人切开呢?”
汉娜·艾博鼓起脸颊,针锋相对地看着赫敏。
“因为……”
“因为麻瓜们不会使用魔法。噢,你看,这是多么简单的原因,亲爱的艾博小姐……”
还没等赫敏把话说完,格林德沃拍了拍两个女孩的脑袋,咧开嘴笑着继续说道。
“不过不用担心,奎里纳斯·奇洛教授并不是由麻瓜医生们治疗——准确来说我们的目的地应该是叫做【索尔克魔法伤病医院】,唔,只不过它们恰好在一个地方。”
经过半年时间改造,这所曾经挽救过初代黑魔王生命、萨尔茨堡市区历史最悠久的中心医院,如今早已升级换代成了魔法界第一所巫师、麻瓜共用的现代医院。
至于医院升级后的第一批巫师患者,就是几名从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转移过来的病人。
这批巫师大都是已经被诊断为康复希望极为渺茫的患者,在征求了患者家属同意后,最终同意转院到这边治疗,毕竟这里可是由传奇治疗师帕拉塞尔苏斯挂名的医院。
而奎里纳斯·奇洛只不过是其中一人而已——虽然他的“病因”稍微有些奇怪。
但不管怎么说,奎里纳斯·奇洛教授终归是在霍格沃茨任职期间,因为一些意外事故而住进医院的,对于这种工伤的后续治疗,自然属于学校不可推卸的责任。
劍破仙
况且,相比起伦敦的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萨尔茨堡在安全系数方面也要高得多。
“噢,那可真是一个好消息,至少我们现在只需要找一个地方了……”
艾琳娜挑了挑眉毛,没好气地狠狠白了一眼旁边那个嘿嘿干笑的老土豆。
“如果说你刚才按照我的直觉,不要在那个路口拐过去的话,我觉得说不定我们已经抵达目的地了,而不是现在一群人困在一堆看起来毫无特征的居民区发呆。”
“下次听你的,下次一定——”
格林德沃摸了摸鼻子,极为敷衍地随口回答道。
盖勒特·格林德沃视线下意识扫过艾琳娜,眼神有些古怪。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是选择性地相信了这丫头的几次判断。
毕竟从当时艾琳娜脸上的表情上来看,她就差没有脱口说出诸如什么:“这条路我当年救你走过!”、“跟着我走这条路,没错!”、“丢人的黑魔王,退群好了——”
但是,在亲身体验了几次艾琳娜的路痴程度后,格林德沃不得不感叹自己当年的幸运。
倘若一年前这只白毛团子拖着他去医院的治疗过程中,有今天“魔王基本功”一半程度的稳定发挥,估计还没等她找到医院大门的方向,他人就已经没了。
还好……还好……
看样子……自己终归还是命硬……
惡女當家
如果是因为不小心遇到个小路痴丧命……这种死法实在是太丢人了……
想到这里,格林德沃下意识用一种劫后余生的眼神,偷偷扫了眼艾琳娜的呆毛。
传说中,魔法界之中但凡是强大的巫师,在遭遇困境的时候,魔力都会不自觉的影响周围的环境和那些来往的人们,出现一名可以拯救他们的天使,果然是因为自己很强么……
豪門小媽,總裁太霸道
依夢緣
嗯?!
这个老路痴,这是看不起谁呢?!
注意到格林德沃眼中的敷衍和嫌弃,艾琳娜眼神瞬间变得不爽了起来。
只不过还没等女孩想清楚怎么进行回击,不远处的拐角忽然路过一个穿着白色大褂、手上提着一堆餐盒的年轻男子,他看了眼正在小巷里面争执的几个人,忽然探进头来。
“咦?卡斯兰娜小姐,你怎么又来这里了?”
猝不及防听见自己的名字,艾琳娜有些困惑地转过头,看向那个年轻男子。
稍微愣了愣之后,她飞快的反应了过来,喜出望外地说道。
“安、安尼斯医生?您简直是白衣天使!”
有救了,有救了!
真正的黑魔王救星来了!
————
我用青春一同埋葬 yc洱
————
咕!内个~你们可能已经忘记了~虽然,这段剧情在大纲之中,实际上和之前那段剧情间隔了其实不到一千字……只不过之前是因为剧情提前了而已。
就問你氣不氣
嗷呜——饿咕咆哮!

simsf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八百一十四章 三年之後又三年-9ki9g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魔药课的……主教授?”
就在斯内普准备回应斯拉格霍恩质疑的时候,又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我相信我可能是误会您的意思了,邓布利多教授。”
达摩克利斯·贝比尔皱起眉头,冷漠地插嘴道,“或许是我距离现在的年轻人太远,以至于我有那么一种错觉,您似乎在暗示说之后我们要听从这位斯内普教授的安排?”
法破幹坤
老巫师漫不经心地瞥了眼西弗勒斯·斯内普,咧开嘴笑着说道。

“噢,您知道的,这孩子可能比我孙子还要小几岁——或许他对于教材吃得很透,但是魔药学与魔法史、变形术不大一样,除了天赋之外,更重要的是手法和知识。倘若说您打算扩招教授团队,我认为您或许应该考虑到,年轻人在时间方面的单薄与不成熟……”
达摩克利斯轻笑着摇了摇头,语气中的轻蔑没有丝毫掩饰。
作为狼毒药剂的发明者,他自然有资格这样评价,倘若说毕业的时候他选择留校,那么后续可能也就没有斯拉格霍恩的什么事情了——而据他所知,西弗勒斯·斯内普甚至还算不上是斯拉格霍恩最满意的学生,这位年轻教授身上最夺目的标签,也就仅仅是年轻。
要知道,在达摩克利斯漫长的人生中,天资卓越的魔药新星并不少见。
但是他们绝大部分人最终也就仅仅停留在了模仿阶段,甚至连药剂优化都很难做到,更不用说是发明出新的高级魔药了,而这种人,通常被称为“高级魔药学徒”。
“别这样说,达摩克利斯,魔药教学确实不需要那么高的……”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看了看斯内普,嘴角扯了扯,颇为熟络地打着圆场。
相比起那位埋头研究的老学长,斯拉格霍恩从自己的情报渠道中,多少还是了解过部分关于西弗勒斯·斯内普的传闻——作为一个能让不少前食死徒都忌惮的人,这个年轻人或许在魔药方面暂时还没有什么耀眼成绩,但两人如果拔杖相向的话……
靈蛇劍
“确实用不到那么高深的知识,这也是我当初拒绝担任魔药课教授的原因。”
达摩克利斯·贝比尔神情倨傲地回答道,“现在全魔法界都在学习我发明的魔药,而你不过从那个有些天赋的魔药新星,变成了一名还需要看别人脸色的退休教授。”
连续碰了几次灰,斯拉格霍恩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
遍地錦:復仇王妃冷情歸 竹喧
鳳還朝,妖孽王爺請讓道
噢,是的——但是你现在又回来了,不是吗?迫于生计?”
他看了眼达摩克利斯手中的那份羊皮纸,语气戏谑地反问了一句。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的目光在达摩克利斯身上游荡了几下,有意无意地在老巫师那身有些陈旧、款式老气的黑色巫师袍边缘处停留了一会儿,嘴角微微扬起。
——在那里还有几个色泽不同的补丁——
很显然这些年来,这位传奇魔药大师的处境并不算太阔绰,至少比他差远了。
“至少我教过的学生中,不少人如今还在魔法社会的各个领域活跃着。而你的狼毒药剂,唔,我猜狼人们应该会很喜欢你?或许在你生日的时候,他们会给你寄送一些猎物当做生日礼物?听说你把狼毒药剂的配方无偿公开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给你专利补偿……”
TFboys遇見你禍大了 韋暮卿
“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鼻涕虫——”
达摩克利斯·贝比尔眯起眼睛,神色冰冷地瞪了一眼面前那个矮胖老头儿。
“我之所以回来,不过是因为勒梅先生在这里重启了炼金术,倘若你把那些维系小鼻涕虫们的精力放在魔药学的领域,你也不至于沦落到被自己学生顶替位置的可怜……”
鳳首箜篌
“顶替位置?你——”
“好了,到此为止吧,两位!”
邓布利多镜片下的湛蓝色眼眸一闪,提高音量说道。
“达摩克利斯,关于由西弗勒斯主导的问题,这点短期内不会改变。不仅仅是魔药课这一门,霍格沃茨所有的课程在扩招后,暂时都会由原有的教授担任课程的主教授。”
“至于课程内容,你们此后可以自行商量解决……”
老人环视了一圈办公室里的巫师们,态度坚决地说道。
“无论诸位是因为什么理由来到霍格沃茨,但新晋副教授想要参与课堂教学,必须经过学科负责人的同意,这是魔法部、董事会,以及霍格沃茨共同决定的规定——至少在魔法界的高校职称标准彻底定型前,我们都会沿用这一套的教学标准。”
“哦,好吧,好吧,既然这个是统一标准的话……”
重生之農家絕戶丫 淡竹枝
看见邓布利多坚定的态度,达摩克利斯挑了挑眉毛,侧过头看了看斯内普。
“那么这位斯内普教授,你打算考我点什么?还是福灵剂么?很好——我会给你写出一版让你满意的答案,虽然我并不认为你可以完全看懂,不过我可以教你……”
“所以,我也得参加考试了?由我教的学生,考我教过的内容?”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一脸古怪地看了看邓布利多,挥了挥刚才从自己学生手中拿到的那份“魔药学副教授资格”考卷,在老人的点头中,叹了一口气地无奈地说道。
“你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阿不思——今晚我就要看到,否则……没想到我教了一辈子书,最后回到学校的理由居然是因为回答了学生的问题,真是——唉——”
首席老公好霸道 韓小希
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完,斯拉格霍恩愁眉苦脸地卷起羊皮纸,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
自从在报纸上看到了那个新闻,得知伏地魔并没有真正死亡之后,他就一直害怕那个纠缠了他数十年的噩梦变成现实——因为一时疏忽,他亲手造出了一只杀不死的可怕怪物。
只不过,随着时间流逝,他开始幻想和期待:
或许汤姆·里德尔,也就是后来的伏地魔,并没有选择制造魂器,而是用了一些他所不知道的危险黑魔法苟全的性命,但邓布利多的来信,粉碎了斯拉格霍恩最后的侥幸。
虽然不知道邓布利多是怎么知晓当初那场对话的——毕竟在斯拉格霍恩的印象中,当年他与汤姆·里德尔谈论魂器时,理应只有他们两人知道才对——但随着邓布利多在信中把那些场景和对话几乎完完整整地还原出来后,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反而松了口气。
而与此同时,他也遇到了他这些年来,最难以拒绝的一个条件——
再一次与当年的那个汤姆·里德尔面对面对话的机会,以及……赎罪的机会。
至于代价则是重返霍格沃茨城堡,回到魔药课教授的岗位,为霍格沃茨未来的教育改革贡献出自己的智慧,而这也是他这些年来每每在午夜孤身一人醒来时的梦想。
“让我看看这些年来你都学到了些什么吧,西弗勒斯……”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喃喃着,深吸了一口气在羊皮纸上开始答题。
倘若他没猜错的话,或许邓布利多邀请他重回霍格沃茨,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汤姆·里德尔日记本的事情——监视如今的魔药课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这名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并且过去曾一度在食死徒阵营活跃的魔药大师,可能同样也是他的任务之一。
同为最顶尖的魔药大师,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很清楚魔药在霍格沃茨城堡这种场所的危险之处,倘若伏地魔真的回来了的话,斯内普极有可能在一瞬间挟持住全校学生。
魔法世界中,能够对抗魔药大师的只有另外一名魔药大师,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在霍格沃茨共事了那么多年,他实在是太了解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性格了——他就是那个以防万一的反制手段,而达摩克利斯,则是明面上那个用来吸引注意力的引子。
…………
遗憾的是,校长先生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斯拉格霍恩丰富的内心波动。
诚然,出于个人情感邓布利多确实也很希望霍拉斯·斯拉格霍恩能回到霍格沃茨。
但是对于邓布利多而言,这倒也不是什么必不可少的事情,毕竟现在学校里并不缺少优秀的巫师,更多的原因不过是艾琳娜那个小丫头执意要“发布的招募任务”罢了。
怪談實錄之鄉村鬼事 雪冷凝霜
严格意义上来说,而他不过是稍微审核了一下信件内容,然后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顺水推舟地由着那只白毛团子去自由发挥——毕竟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这对于霍格沃茨而言都不是什么坏事,而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确实也应该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至于他现在更关心的,反而是……
“我很抱歉,西弗勒斯。”
邓布利多有些歉然地看着面前那名欲言又止的魔药课教授。
“或许之后我会考虑,但现在这个特殊时期,整个霍格沃茨之中,我实在找不到第二个可以与那两位先生分庭抗礼的魔药大师了,只不过之相处的时候可能……”
“我并不介意,而且我也相信他们很快会明白年龄并不代表着什么。”
斯内普耸了耸肩膀,他并不认为他需要担心那两名远离学校太久太久的巫师。
哪怕他们的年龄可能是他的两倍以上,亦或者曾经是他的魔药课教授,或者曾经一度霸占了《魔药前沿》几个月的封面——魔药学更注重天赋,创造力,以及规范的手法。
“当然,我从未怀疑过这点,西弗勒斯。”
邓布利多微笑着点了点头,“无论是魔药课教授、斯莱特林院长,作为霍格沃茨历史上最年轻的教员,在过去的十年之中,你用实际行动给出了一份无可挑剔的答卷。”
“三年,这是最后一次!我记住你说的话了。”
面对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和煦笑容,斯内普眉毛扬起,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只希望您下次不会又找什么新的理由,以您目前的身体状况,我想应该还不至于那么早退休才对——等卡斯兰娜小姐升入五年级的时候,这就是最后期限了。”
当初进霍格沃茨的时候,两人明明就商量好了他只代三年的魔药课,等到邓布利多找到新的魔药课教授之后,同时黑魔法防御课的岗位有空缺,学校就会优先考虑他。
但是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现在都已经足足十年了。
“啊这——”
猝不及防听到那个小魔女的名字,邓布利多心脏条件反射地抽抽了一下。
邓布利多差点忘记了,或者说他很少去面对这个残酷的事情,那就是艾琳娜·卡斯兰娜才刚刚在霍格沃茨度过了第一个学年,而在此之后还有整整六年的时间来折腾他。
老巫师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心情沉重地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会努力坚持到那个时候的。不过,霍拉斯·斯拉格霍恩说的不错,我确实应该开始考虑退休的问题了——霍格沃茨之后需要多一名‘副校长’了,到了那个时候,或许你可以自己给自己安排想要任职的课程也说不准。”
“但愿如此……”
斯内普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邓布利多的口头许诺他不知听过多少了。
“那么我先去隔壁教室看看那几名应聘者的情况了,提前说一句,如果这么简单基础的笔试都没有通过,哪怕是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教授,我也没办法特殊对待。”
作为魔药学的学科负责人,以及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斯内普今天的事情可不少。
除了达摩克利斯和斯拉格霍恩之外,还有数名向霍格沃茨投递了“魔药课副教授”求职意愿的知名巫师,而斯内普需要在下午三点前筛选出最合适的人选给到邓布利多。
“去吧,魔药学就辛苦你了,这边我还要再给大家说一下。”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摆着手示意斯内普先去忙。
而就在西弗勒斯·斯内普离开校长办公室门的时候,他听到邓布利多的声音再次在房间里面响起,“那么,诸位先生、女士,请参照魔药学的形式,找到对应的正式教授进行入职考核,在这期间我会在办公室里面等待大家,如果有什么无法解决的问题,可以找我。”
“考核结束时间是下午三点,可申请的学科不止一门,唔,就是这样……”
————
————
咕吖!二合一大章!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