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k697好看的都市言情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傲嬌無罪G-第三百六十六章 驚心動魄的對決推薦-flhvv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这就商量完了吗?”御幸回来的时候,一脸笑容的馆广美主动搭话了。
“嗨!享受这场比赛吧!”御幸正经的回答。
“那么来吧!我只想打一场不会后悔的比赛!”这个时候的馆广美好像放下了一切,完全看不出来他的性格居然是内向型。
“馆桑这样想,仙道会很开心的!
大概!”说完,御幸就开始打暗号了。
“开心……嘛?”馆广美在心中自语,随后做好的准备。
“阿宪!解决他!”
“阿宪前辈!”
墻上掉下一個林妹妹 白水逸夫
“东桑!!!”川上心中喊着东清国,投出了第一球。
“咻!”
“啪!”
“坏球!”
这一球馆广美本想挥棒但是看到球路后,被强行憋了回去。
“首球外角低直球!!”
“就好像从我身后投出来的一样啊!
这个投手!”馆广美对第一球有些吃惊,准备区和打击区看球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好球!阿宪!球很犀利!”御幸将球传了回去。
“这样就好了!”御幸心中想着,打着暗号。
“咻!”
“啪!”
“好球!”
“第二球同样是外角低直球,打者没有出手!!!”
“真是很不错的配球啊!第一球想打结果是坏球强行让我收回球棒!
第二球同样的球路,让我本能反应迟钝了一些!
这对投捕……
果然,这样才配得上这场比赛的高潮啊!
比赛真是让人高兴啊!”馆广美在心中由衷的叹道。
“第三球,内角低!”
“噗!”
“咻!”
“啪!”
“坏球!”
“nice ball 阿宪!”
“看的很清楚啊!阿馆!”
“馆前辈打出去!!!”
“下一球会投到哪里?
球数一好两坏!正常情况在打者看的很清楚的情况,应该很想要好球吧?”馆广美并没有丝毫的轻松。
御幸的配球也异常谨慎,练习比赛的时候,降谷宁可投坏球也不愿意投好打的球,馆广美在这种情况下结结实实的打了出去。
这个男人作为四棒打者可是真的有实力的。
“这里!”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御幸想好了第四球的位置。
“咻!”
“用外角球决胜吗?……嗯?”
“啪!”
“坏球!”
“好险!这家伙!看穿了我想出手吗?”在最后时刻收回球棒,松了一口气的馆广美凝重的看向了御幸。
“看的很清楚!”
“投手投不出好球哦!”
“他在逃避了!”
“阿宪前辈!球很犀利哦!”
“投的很好!”
“进攻吧!”
“不过,三坏球是事实!
大概不会保送我,虽然坏球优先,但是确实是在向我进攻,想要解决我的心情,我感受得到!”笑容收敛了一下之后,馆广美恢复了那一脸奸笑的表情。
“在这里投一个内角球吗?这个打席的第一球!内角高!”犹豫了一下,御幸再次摆好了手套。
“咻!”
“来了!内角球!……嗯?可恶的家伙!”
“乒!”
“界外!”
“在这里投出了滑球!打者顽强的打得滚到了身后!
这样一来球数满了!
还在积极的进攻呢!青道投捕!!!”
“三振什么的……我从来没有想过!
是我们九个人来让他出局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忘记!!!”御幸在心中自语,这也是他在这一球投决胜球滑球的原因。
作为右手的侧投,川上对于右打者来说,滑球,外角球角度都很大,但是内角球却不一样。
中國國際關系現代化
所以必须要谨慎,如果追求用决胜球去三振,在这里投内角球,那么刚刚就完蛋了。
“虽然碰到了,但是有这个滑球扰乱也会让直球更加难打,接下来就是持久战了。”御幸在心中轻笑,这也是一个不知道压力是什么的家伙。(至少前辈隐退之前是这样)
“咻!”
“乒!”
“界外!”
“这一球也是滑球!!!”
“第二球就跟上了吗?”御幸完全不在乎。
“咻!”
“乒!”
“噗!”
萌娘奸商
“界外!”
这一球打到了哲队的身后。
“又是外角低!”
“时机跟得上哦!阿馆!”
“和他纠缠下去吧!”
“咻!”
“乒!”
“界外!”
“又是滑球!!”
“呦西!姿势完全被破坏了!重心也开始虚浮。
就在这里!内角球!!!
要相信身后的守备!”
当御幸张开手套的时候,川上的呼吸瞬间粗重了很多。
他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
“噗!”
“咻!”
“噗!”
馆广美身体的第一反应依然是踏步,这证实了,他的姿势被外角和滑球这两种落点在外角的球,破坏得不成样子。
但是,
“乒!”
!!!
球还是被一个比较勉强的姿势打了出去,而且球飞出去的弧度可一点不勉强。
“ku!ku!ku!ku!ku!”
“中坚手!”
仙道的反应要比御幸的喊声更快。
川上有些难以置信,这么多的配球,那种姿势下居然能打出这样的球。
不止是他,就连御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他自认已经做的非常好了,打者的姿势完全被破坏,馆广美身体本能都快过了思考,就能证明这一点。
但是棒球,结果就是一切,这个打击还是打者更胜一筹。
御幸喊完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板凳席,他是知道片冈教练是有后手准备的。
那就是,
“说服那个家伙……,让仙道上投手丘……,”御幸的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了。
这种局面能够不受影响,用绝对的实力完美压制住桐生打线的只有那个即插即用的男人了。
然而片冈教练以及板凳席的心神完全看向了那一球。
“中坚手在快速后退!会落地吗?”解说虽然这么说但是所有人都在看球,这个高度有点……。
“这个弧度……”有个观众突然喊道,不过时间只够他喊这么多。
他想说的是,“这个弧度我见过,和仙道那个勉强的本垒打很像。”
目测来看不是打在护栏网上就是……,本垒打!
“……,要进去了,四分本……”
“碰!碰!”就在解说喊出这句话的同时,已经没有人注意的仙道已经开始跳墙了,左右脚依次蹬着护栏网,跳跃。
全场观众突然发现那个球快要落下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细节因为太远,本垒附近的观众以及解说,双方的板凳席都看不清。
“GO!”这时桐生的三垒垒指已经让跑者冲垒了。
不管是本垒打,被接杀还是因为仙道碰到球,打到护栏网,都已经可以起跑了。
瞬间,所有的跑者都开始起跑。
这样做只是为了最低限度的一分。
不过三垒垒指可不希望是……
三垒跑者刚跑一秒多,仙道已经从四米以上的高空落地。
还没有人能确认外野的结果时……
只见落地的仙道就势一滚,借着滚动的力量卸去了冲劲,并且带着身体就站起来了,中间的过程无比的丝滑。
“咻!”
还没等人的大脑反应过来这一过程的精彩,一道白光直接飞向本垒。
滚动的动作里居然还有准备投球的张臂,之前打击的结果不言而喻。
投完球的仙道,这回彻底失去平衡倒地了。
桐生已经没人去想,三垒跑者了。
“噗!”
“啪!”
“安全!”
仙道还在空中时跑者就已经起跑,本就已经不可能赶得上的传球,加上连续做这么多动作和平时相比球速大降。
但是已经没人在乎这个了。
被得分的一方疯狂欢呼,而得分的一方只有沉默。
回到本垒的跑者,甚至跪在地上双手捶地久久不愿起来。
这个时候人们才慢慢回味,刚刚几秒钟一连串惊心动魄的变化。
大屏幕已经开始回放了,这下所有人都看清了,这一球确实是本垒打,但是在最后被接到,随后是那流程到赏心悦目的,落地,滚动卸力,直传本垒。
短短数秒,所有观众的心都连续起伏了好几次。
但是一切都化作了震耳欲聋的欢呼!
这个欢呼即是给差一点本垒打的馆广美,也是给超级守备的仙道。
所有的观众都在感谢他们刚刚的表演。
“没收本垒打!!
居然是没收本垒打!真的是太厉害了!
那一球离地得有四五米高吧?在最后一刻被接杀了!
这可是非常难得一见的啊!”解说都已经快语无伦次了。
而之前看向板凳席的御幸则是一脸懵逼,这样……,好像不用考虑换人?
他都在好奇监督会如何说服仙道,让这货上投手丘了。
青道敢这么排列投手顺序,就是因为有仙道的存在。
不过,连仙道本人都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只有个位数的人知道这件事。
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想办法说服仙道上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现在也没有这个必要了。
比赛还将要继续!
三垒跑者回垒,比分被缩短到了六分,变成了十四比七。
但是已经两出局了。
而且四棒馆广美的出局,让青道士气大振,桐生却陷入了低落。
虽然松本教练知道,低落很快就会调整过来,但是对方的士气也是实打实的。
刚刚的没收本垒打,让青道一方觉得,运气还在他们一方。
“同样的局面,同一个人作为英雄!
棒球就是会有这种好事连续上演啊!”峰富士夫给仙道这一表现做出了点评。
魔獸末世 白夜恒星
“那是什么接球方法啊!仙道!”
“你想摔死吗?”
“开什么玩笑啊!”
虽然喊声都是指责,但是却没人能从中听出来。
如此明显的喊话,确实没有人听不出来。
“又让你救了啊!你这混蛋!
每次都用这么危险的动作,如果受伤了可不好了啊!”伊佐敷前辈跑过来,把赖在地上不起来的仙道扶了起来。
“怎么样纯桑?丹波桑和增子桑的光头不是白摸的吧?”仙道笑道。
“干的漂亮!
毕竟是从本大爷手中抢走的位置啊!
有你在真的是太好了啊!……仙道!”伊佐敷笑着用没有手套的右拳,抵在了仙道的胸口。
“多谢!”仙道只能以微笑回应。
“还有一个出局数!回去之后,我的香蕉归你了!”
“纯桑!我不是猴子啊!我要吃肉!”仙道想到了某猴子,据可靠情报,那只猴子只要吃一口香蕉就能说出来产地。
七公子②首席他總耍無賴
按照某人的说法这是和“品酒”一样的,被他称作“品蕉”的才能。
“那个不可能!”纯桑的话,把仙道拉回了现实。
“只有香蕉,你平时不是很喜欢当零食吃的吗?”
“香蕉好吃方便,我倒是想吃西瓜!”
“闭嘴!不要得寸进尺,要不要?”
“要!”
虽然香蕉买的不少,但是仙道的嘴可是闲着没事就是想吃点什么的。
毕竟按照仙道的标准方便好吃的东西也就香蕉了。
“切!这不就好了嘛!”纯桑一脸的鄙视。
心想:“你还想找我要西瓜?”
就在两人闲聊期间,松本教练已经搞定了桐生的士气问题,别问,问就是嗷嗷叫!
两出局了,真正被逼到了绝地。
最強木修 黑天天
第三類調查
而场内也此起彼伏的“二出局!”的喊声。
观众也开始分成两派,分别给两队加油,当然明面上距离胜利只差最后一步,青道的支持者是桐生不能比的。
“五棒!三垒手,须藤君!”
“须藤拜托你了!不要让比赛在这里结束啊!”
……
“虽说解决了四棒,但是有很大的运气成分,这个打者今天的实绩也很厉害!
绝对不能大意!”御幸凝重的眼神,感染着川上,让他明白自己的想法。
“二出局!比赛是从二出局开始的啊!”泽村大声喊道。
我的總裁大人
“荣纯君!最好还是不要这么喊比较好。”小春忍不住插嘴。
“唉?为什么?
不都是这样说的嘛?”
“说是这样说,但是你这样总感觉是在给对方加油啊!”
“是这样吗?师傅!”
“稍微有一点呢!”克里斯前辈还是那样温和。
“原来如此!”泽村把眉头皱在一起,有点可爱的表情。
“让他打过来吧!”
“还有一个了!”
“啊!我知道了!”泽村突然大叫!
“怎么了?荣纯君!”
“还有~一个!”泽村直接跑了出去开始喊了。
我的妻子是網絡女主播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随后就好像变成了大合唱一般!

ufqwd精彩言情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第三百四十九章 被秒破的站位閲讀-fb9zm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咻!”
“乒!”
“界外!”
在首球拿到出局数后,果断的是外角低。
“咻!”
“乒!”
“又是直球?”
“啪!”
“出局!”
内外内!
没有任何策略可言,最简单的直球最简单的角度搭配,就这么强硬的压制住了欧尼桑。
“三棒!左外野,伊佐敷君!”
“打出去啊!纯桑!!”
就在伊佐敷走向打击区的时候,仙道也准备从板凳席走出,去准备区了。
“哲桑!今天是什么球?”这时,仙道突然仰头式的回头问道。
“外角的直球吧!先得一分为主!
如果二垒打的话,就能送你回到本垒了!”
“OK!”仙道比了个OK的手势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的是,松本教练一直将目光集中在两个人身上,看到仙道的手势,眉头紧锁。
“啪!”
“好球!”
“打者出局!”
然而伊佐敷前辈将那颗滑球误以为是内角直球,直接挥空了。
“嘛!算了!”准备区的仙道欣赏着馆广美的奸笑,小声嘀咕着,起身回到了板凳席。
“双方首局的攻防到此结束了,而且凭借着王牌的发挥,谁也没有率先得到分数。
但是局势随时可能改变,第二局,双方将同时由四棒开始打击!”
“第二局上半!桐生高中的攻击,
四棒!投手,馆君!”
“哼!哼!哼!”馆广美带着三种不同的鼻音,走进了打击区。
“给我宰了他!丹波!”
“谨慎点投!”
“垒上还很空,不要怕被打到!
不要忘记进攻的心情哦!”
“可以让他打过来哦!”
……
场内热情洋溢的助威让丹波浑身充满力量。
“我已经和春天的时候不一样了!”丹波想起了春天时期市大三高战的那场打击战。
表现让现在的自己感到羞耻!
“已经不一样了啊!!!”
“fushi!”
“咻!”
“啪!”
“好球!”
“我们……会赢的!”
“啪!”
“好球!”
“会赢的啊!”
“啪!”
“好球!打者出局!”
“最后是外角的直球!打者挥空三振!!!”
……
“乒!”
“ku!ku!ku!ku!”
“啊!!!”
“哦!!!”
“啪!”
“出局!!!”
“呦西啊!!!”
“三出局换场!最后被打到外野本应该是安打的一球!!!
被中坚手仙道君,在全场观众的惊呼声中,完美的解决了这一球!
这一局青道也是无失分!”
“多谢!仙道!”跑回去的时候,丹波对仙道伸出了手套。
“不要在意!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嘛!
安心投就好了丹波桑!中外野有我呢!可以尽情的让他们打过来哦!”说完,仙道和丹波碰了一下手套。
“呦西啊!
接下来该我们了!上啊!仙道!
给我打出去!
让丹波桑投的更轻松一点吧!”泽村跳出来指着球场喊道。
仙道总有一种,被泽村当做他养的狼狗,丢出去一个飞盘让自己去捡的既视感。
于是,
“你在干什么啊?仙道!
放开我!我要死了!”
仙道送了他一记单!臂!锁!喉!
“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这下泽村想不老实都不行了!……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伊佐敷前辈看着安静下来的泽村,笑着说道。
“哈哈哈哈!”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好像现在没有在比赛一样,造成这样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他们,无比的信任自家的四棒和五棒。
就连哲队都跟着笑了一下,然后走出球场。
“第二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
四棒!中坚手,仙道君!”
“四棒!中坚手,仙道君!”
“撒!终于出来了,青道高中一年级四棒打者!
拒嫁天後:帝少的緋聞嬌妻
之前青道的王牌完美的压制了四棒为首的桐生打线,现在轮到自家的四棒能否回应王牌的表现!
以及,刚刚被三振的馆君!能否压制住青道的强力打线!
不得不承认,青道打线要明显比桐生打线更加可怕呢!”解说感叹道
“说的没错呢!虽然有几位好打者的力量不足,但是中心打线的爆发力,就目前来看绝对是全国第一,而根源就是四棒仙道,五棒结城两位打者的存在!”另一位被特邀的解说嘉宾跟着接口道。
“哎?桐生的三垒手略微上前了,而游击手略微的往三垒方向靠,外野手却没有动静,这是为了什么?”突然解说嘉宾有些疑惑桐生的布置。
仙道看着这个布置眼睛一眯,看了一眼桐生的板凳席。
“虽然是一个强力的打者,但是技术还是很粗糙的,不要说像那个二棒以及五棒一样能够控制大概打到某个守备选手的方向,哪怕是粗略是左中右这种大体的方向也很难控制!
为了防备安全触击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希望我们的运气不要太糟糕。”松本教练犹如弥勒佛一般,笑眯眯的坐在板凳席上,同样在盯着仙道,同时心中想道。
“一两年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数秒之后,松本教练再次在心中低语。
“真是棘手的老头啊!
只能说,不亏是一手缔造名门桐生名将吗?”仙道此时也在心中吐槽。
根本没人会想到,如此细节的事情,都能被发现并且针对,松本教练的可怕由此可见。
木葉之投影魔術
但是,不管如何的准备,只要没有保送的想法,终究还是要用对决来说话的。
不过,馆广美也确实足够作为仙道的对手了,虽然右投被左打略微克制。
“总是等到这一天了!仙道!
练习比赛两只本垒打的帐我可一直记着呢!
在这大舞台一较高下吧!
这是最棒的舞台了!不是吗?”看着眼前的打者,馆广美的笑容越发的恐怖了。
“好可怕!”御幸小声说道。
这个笑容别说观众,就是他们队友都有点适应不了了。
只有仙道觉得对这个笑容更上瘾了。
但是,
仙道下巴微抬几度,剑眉之下,微眯的丹凤眼中,桐生的捕手从中感受到一阵寒意。
有一种,衣服下面,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的感觉。
实际上,仙道仅仅是做了一个准备姿势,也就是左脚卡着打击区后面的线,胯部正常张开,右脚前脚掌着地却没有丝毫力量。
仅仅这看起来异常放松,看起来不追求长打的准备动作,就让桐生高中九人全部如临大敌。
因为这个怪物这个姿势,就能凭借爆发力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力量,将球打出场外去。
“喂!阿馆!
可不要轻易和这家伙决胜负啊!
先投偏一点,看这家伙今天的状态吧!”
馆广美看到搭档的暗号,也没有迷失自己,微微点头。
可以说,正因为想着有机会复仇,所以馆广美对仙道的重视不比任何差。
如果,运气不好,仙道状态跟预选决赛似的,那就是神挡杀神,绝对不能对决的。
總裁煞到小妹 米琪
“来吧!”馆广美心中伤过这样一个念头,大步踏出!
“噗!”
“咻!”
“噗!”一步踏出,仙道利用自己的反应速度,几乎馆广美放球的同时,就判断出球路。
“外角球?”
经过练习,仙道的身体本能反应,已经要比思想更快了!
“乒!”
“咻!”
“噗!”
球带着极快的速度,低弧线瞬间越过了略微上前三垒手,来到三垒手和左外野手之间的地方落地。
“界外!”
等三垒手转过头,左外野刚向前迈出两步,裁判已经做出判决。
“好可惜!只差几十厘米就是界内!”
这一球砸到了垒包后面半米,界外几十厘米的地方,然后就直接弹出去,打到围墙上。
不过外野的球,看的是落点是界内还是界外,所以很危险,如果是界内就是长打球路。
“一点也不可惜啊!这颗球根本不可能打进界内的!
球棒被球威压制住了一点!”仙道听着青道支持者们的喊声,在心中嘀咕道。
自然不可能说出口,把珍贵的情报送给对方。
如果不是被球威略微压制,仙道打出去的球,可不会“飞这么近和低”了。
接着,仙道以此松开握着球棒的手不停是握拳松开,活动活动。
这样的动作配合仙道享受的表情,桐生的选手们,可不会认为眼前的怪物被球威压制了。
“状态……算很好?”桐生的捕手看着仙道,在心中自语。
“是……和平时一样!”馆广美在心中做出了,精确的判断,好似听到了自己搭档的自语一般。
于是,笑容再次加深了几分!
因为,仙道的状态和平时一样,那么就代表这可以一决胜负!!!
中西教练说的没错,内心越纯粹的人,越容易进入zone!
馆广美有点那个感觉了,他觉得场边观众的声音开始变小了。
当然,他不清楚自己的情况是什么,只知道自己状态绝佳!
“怎么办?监督?”捕手却看向了板凳席。
因为刚刚的落点正好是他们这个守备阵容的弱点之一。
“没关系!”松本教练没有改变阵型的意思,用暗号回应。
“而且就是回复了守备阵容,刚刚那个速度也反应不过来,虽然不是没有办法,但是……,面对仙道君,哪个白痴敢让外野上前?
这一球只是运气好而已!”松本教练在心中说出了原因,不过又好像在说服自己。
仙道再次看了一眼桐生的整体守备阵容,除了三垒手和游击手移动以外,其他人还是中间守备。
也就是说,二垒手和游击手虽然负责一三垒中间的防区,但是也要负责内野和外野的交界处,所以站位相比一三垒更靠后一些的。
“馆桑!
这个游戏,就是要打者回到本垒啊!
我就想办法稍微打乱一下你们的部署吧!”
就这样,双方要开始第二次交手。
全场输万观众都瞪着眼睛看着这场对决。
棒球比赛平时是漫长枯燥的,但是强打对强投例外!
“不需要好球!”捕手在用暗号强调着!
“咻!”
“内角球!”仙道在看到放球时,默道。
“这……”
“安全触击!!!”然而,桐生那边齐声大喊,而且异常的慌张!
“叮!”
“虽然球点大力了点,但是方向是……”
没人来得及说出口的是,方向,投手和游击手中间。
正好游击手右移,让这个空间更大了,而且距离投手较远,虽然点大了,但是方向是绝佳的!!!
“ku!ku!ku!ku!ku!”
游击手慌张的像自己的左前方移动,而馆广美也一样开始像着球移动。
但是,他练习比赛时,注意力集中就开始对周围忽视的毛病依然在。
而且,
“噗!”
“安全!”
“啪!”
球等裁判双手平摊时才传到,足以证明这一球多么晚了。
“呦西啊!”
“nice 短打啊!混蛋!”
虽然声援席以及板凳席是人大多疑惑为什么要点,但是,不妨碍他们的信任。
首席逼婚:狼性老公吻上癮 午夜鶯
“哼!”片冈教练却对仙道的选择很满意。
这样,仙道下一个打席就真的会动摇是否要这样极端了。
对方应该做梦都没想到,仙道的短打技术虽然说不上厉害,但是要比夏季预选时期厉害多了。
“什么啊?那是!”
“也太快了吧!”
“犯规了吧!那个脚程!!!
这还怎么守备啊?!!!”
观众没人去吐槽仙道短打打大了,他们眼中,只对那个追风少年的速度,有着无尽的惊骇!
“漂亮!”松本教练赞叹道。
他没想到,仙道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个布局的弱点!
那就是,虽然打击很难控制方向,相对的,短打却比较容易。
特别,投的还是变化球!
仙道对这个曲球使用短打的时候,松本教练就知道,他的计划流产了一半。
游击手不能右移,但是作为防备,三垒手方向的漏洞就更大了,只能祈祷仙道下一个打席,球别往那里飞。
霸愛,少將別寵我
“五棒!一垒手,结城君!”
在看台上看到仙道这次跑垒,白龙的教练眼前一亮,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秒表。
之前他没想到四棒会安全触击,所以没按。
这一次他准备好了,他不相信,跑的这么快的家伙,会不进行盗垒!
而且打者还是让守备阵容不能分心的结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