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飯鑒賞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冷璃稳住下盘身子朝后弯折,躲了过去。与此同时,脚步走出诡异的步伐,灵活的窜到水月身边,取出一把短刃,砍断了她手上的绳索,搂着她的腰,跃上屋顶,溜之大吉。
空气中还传来他幸灾乐祸的声音,“莫空大师,拜拜咯!下次再会。”
莫空大师也懒得的去追他,甩袖回了晞晖院。
……
翌日清晨,墨夫人又来到了青兰院。
她已经吩咐过府里的膳房,以后久儿的一日三餐都送到青兰院,务必让他儿子亲自给久儿送去。
她这个做娘的也真是操碎了心,就为了能让羽儿跟久儿能有个名正言顺相见的机会,熬夜想出了这么个馊主意,黑眼圈都给熬出来了。
她站在墨君羽房门外,朝里面大声吼道,“儿子,快起来。送饭了,送饭了。”
墨君羽刚洗漱完,就听到墨夫人的声音,他满头黑线。
送饭?
这又是给他整哪一出?
他打开门,一身清冷的走了出来,“母亲,你这又是何意?”
墨夫人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伸手示意春桃将食盒拿给墨君羽,“春桃,将食盒给他。”
墨君羽淡淡的看着墨夫人,沒有要接的意思。
墨夫人好心的提醒他,“这是给久儿准备的,你给他送去。”
墨君羽当然知道这是给久儿送去的,只是他不确定这次墨夫人又做了什么让他难为情的糕点。
虽然,那糕点他也挺满意的,但他脸皮薄,多少会有点羞涩。
墨夫人仿佛知道他心里所想,解释道,“放心吧,这是膳房做的早点。”
墨君羽还是不解。
膳房做的早点,怎么不直接送去,而要送到他这来。
墨夫人铁不成钢的骂道,“儿子,你真是气死为娘了,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你的智商是不是拿去喂狗了啊。”
墨君羽不是不知道墨夫人打的如意算盘,只是他真的不知该怎么面对久儿。
他垂下长睫,望着递到自己面前的食盒,缓缓的伸出手,提在了手里。
墨夫人无奈的摇头,“儿子,真不知道你在别扭什么?你难道就想这样一直下去,要是久儿真的离开你了,你到时该怎么办?”
往前走了几步,又倒回来郑重其事的告诉他,“对了,我已经吩咐厨房,久儿的三餐以后必须由你亲自送去。”略微遗憾的继续说,“你要是不肯送去,久儿估计就得饿肚子了。哦呵呵!”幸灾乐祸的笑出了声。
最后,语重心长的又给他加油打气。“儿子,加油,为娘看好你哦。”
優秀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飯鑒賞
墨君羽:…有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虽然这个梁山他非常十分乐意去,但能不能给他一个准备的时间。
他也是会心慌慌的。
被墨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墨君羽又不敢耽搁的将早点送到芳菲院。
他一路都寻思着,见到久儿的第一句话到底要怎么说。
“久儿,我来给你送早点了。”会不会太过生硬,显得不够亲昵?
“久儿,昨晚睡得可好?有没有梦到我?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会不会不够正式,显得他是个流氓?

墨君羽一路想了多种方案都被他否决了。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就到了芳菲院外。
而此时的芳菲院似乎很热闹啊。
卷卷、大虎以及新玩伴星儿,三个不同物种正在院中欢快的玩耍。
星儿幻作六七岁孩童模样,灵活的像只猴子窜上树。他趴在树干上,猛敲捶打,嘴上还不停的挑衅,“来呀来呀,蠢兔子,笨老虎,你们有本事来抓我啊。”
说完,还伸出舌头冲他们做了个鬼脸。
卷卷气的在大虎头上一蹦一跳,“这只死老鼠居然敢骂我是蠢兔子,看我不捋秃他的毛。”
大虎纠正它的措辞,“卷卷,他现在一副人模样,你应该说捋秃他的头发。”
“哈哈哈!”星儿笑的手舞足蹈,“蠢兔子就是蠢兔子,你的脑子里装的是浆糊吧。”
卷卷炸毛似的龇牙咧嘴,“死老鼠,不要以为你幻成人样,你就是真正的人了。说白了你就是个莫得感情的器灵。”
星儿坐起来,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说:“我看你们就是羡慕我可以幻化成人,而你们却永远是四只脚的动物。”
卷卷一跃,跳上枝头,落到星儿头上,抓着他的头发就是一顿乱搓。“死老鼠,再废话,握拔光你的毛。”
星儿伸出双手,想要将卷卷从他头上弄下来。可是卷卷的利爪死死的抓着他的头发,一拔,痛的他龇牙咧嘴。
他嗷嗷叫,“蠢兔子快下来,本小爷的发型都被你弄乱了。”
“不放,就是不放。”
“信不信,我将你做成红烧兔头。”
……
墨君羽来到芳菲院外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有小孩的声音。
他俊朗的眉宇微蹙,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芳菲院怎么会有小孩子?
他漫步踏了进去,没有看到人,只看到久儿的那只猫站在树下,仰着头,专注的瞧着树上。
难道树上有老鼠?
一只动物还不足以引起墨大公子的兴趣。
他很快的收回视线,将眼神放到那紧闭的房门上。
久儿还没起么?那他是不是应该在外面等着。
然而,就在此时…
一声奶奶的萌音打破了他的思绪。
“你是来找娘亲的吗?”
星儿看见墨君羽进来,起了捉弄的心思。
他从树上滋溜滑下来,幻成一岁孩童模样,扭着圆溜溜的屁股,像只笨笨的企鹅,一摇一摆的朝墨君羽走去。
墨君羽闻声望去,居然看见一个奶娃娃。
这奶娃娃刚刚是藏哪的,他居然没看见。还有,他说的娘亲是谁?
这是久儿的院子,这娃娃又出现在这…莫不成他指的娘亲是久儿?
这个念头一出,墨君羽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瞬间煞白,胸口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揪着,闷疼。
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这绝不是真的,只是他自己胡思乱想罢了。
于是,他佯装淡定的问道,“你娘亲是谁?”
星儿走到他面前,仰着头望着高高的他,露出一抹天真的笑。
他手指着房间的位置说:“我娘亲就在那里面啊。”
墨君羽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机械般转过头,望着奶娃指的地方,那不就是久儿的房间么。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