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ptt-第279章 殺人兇手是緒方相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快看,阿逸,看到药房了耶。”
绪方和阿町的手中,此时各抓着一个红白馒头在那啃。
红白馒头——京都的知名京果子之一。
虽说名为馒头,但里面装满了红豆沙,有点像绪方前世的豆沙包。
红白馒头有红、白两色之分,尽管有两种不同的颜色,但味道其实都一样。
绪方便啃着红馒头,而阿町则啃着白馒头。
终于找到了第2家药店,绪方三下五除二将手中仅剩几个的馒头给塞入嘴中后,朝阿町说道:
“阿町,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嗯。”阿町乖巧地点了点头。
绪方掏出怀里的那2张药方大步朝身前的这座药房走去。
而阿町则乖乖遵照着绪方的吩咐,站在原地,用双手捧着还剩一半的馒头,一面慢慢啃着,一面默默等着绪方回来。
没过多久,绪方便回来了。
“如何?”阿町问道。
绪方摇了摇头。
尽管又扑了个空,但绪方的脸上仍旧没有丝毫的懊恼之色。
“走吧。”绪方笑道,“我们去下一个地方看看。”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嗯!”
……
……
“啊,阿逸!快看!是卖水人,我们去那里买点喝的吧。”
在绪方和阿町的前方不远处,一名年岁已不小的老翁用扁担扛着两大木桶。
一边慢悠悠地向前走着,一边大声呦喝着“卖凉水、卖凉水”。
“卖水人啊……”绪方嘟囔着,“刚好我也有些渴了呢。”
卖水人扛着清水或糖水的水桶走遍城市的大街小巷——这也算是这个时代城市中常见的景象了。
所谓的卖水人顾名思义就是专门在街上卖饮用水的商贩。
于炎热的夏天中,能喝到冰凉的水可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因此,在这样的大夏天中,卖水人可以说是最受人们欢迎的商贩之一了。
绪方和阿町靠了过去,这名卖水人立即热情地朝绪方二人介绍道:
“早上好!两位客官!我这里有清水!”
卖水人拍了拍挂在扁担前方的水桶。
“还有糖水!”
然后又拍了拍挂在扁担后方的水桶。
“请问二位客官需要哪种水呢?”
“你这里还有糖水啊?那我要糖水!”
“那给我碗清水就可以了。”绪方道。
“好嘞!”
卖水人将挂在扁担上的两个大水桶放下,然后拿出2个干净的碗,分别盛了一碗清水和一碗糖水。
绪方和阿町分别将各自碗中的水一饮而尽后,阿町一边擦了擦嘴,一边夸赞道:“味道还不错。”
……
……
“阿逸!快看!是采耳人!”
“仅凭这2小根东西真的能帮客人掏出耳垢吗……走吧,给人掏耳朵什么的,可没什么好看的。”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采耳人,让我再多看一会嘛。”
……
……
“是‘老万卖糖’啊……”望着身前的景象,阿町不禁莞尔,“跳得还挺好看的嘛。”
在京都这样的大都市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卖糖的糖贩。
因为同行很多,为了尽可能招来客人,这些糖贩们选择了身着奇装异服、做着各种古怪动作,可谓是各显神通。
有打扮成外国人的“唐人卖糖”;有穿着狐狸人偶服的“狐狸卖糖”、有打扮成老爷爷的“老爷爷卖糖”……
所谓的“老万卖糖”,就是男扮女装、在那一边跳舞一边卖糖。
绪方和阿町现在就碰到了一个“老万卖糖”的卖糖。
这名年轻糖贩的五官还算标致,因此即使身着女装,也不会给人一种“辣眼睛”的感觉。
同时,舞跳得也不错。
还算好看的外貌+还算不错的舞蹈,成功招来了不少的客人。
不少路人——包括绪方和阿町都被这名糖贩所吸引。
绪方二人在看了一会这名糖贩的舞蹈后,便各买了一支这名糖贩所卖的糖果。
……
……
绪方和阿町二人在寻找药房的这一路上,是一路玩过去的。
碰到有趣的玩意,就驻足围观一下。
看到好吃的东西,就买来吃吃。
“寻人之旅”慢慢地变成了“京都之游”……
虽然玩得很疯,但绪方还是没有忘记找药房的这要紧任务的。
绪方二人目前已经走了4家药房。
只可惜统统一无所获。
不过绪方也毫不着急,毕竟京都很大,还没去过的药房还多着呢。
因此继续与阿町保持着不紧不慢的速度,在寻找着药房的同时,又吃又喝又玩……
……
……
京都,京都町奉行的官署。
长谷川平藏和他的部下们此时正在官署内的某座房间内,一边恢复着体力,一边等待着京都町奉行——神山越之助的到来。
在这般等待了不知多久后,房外总算传来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哗”的一声,纸拉门被拉开。
神山他那张带着几分疲惫之色的脸终于出现在了长谷川等人的眼前。
“好久不见了。”长谷川冲神山微微一笑,“自年初纪伊一别,至今也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了。”
“是啊。”神山他那带着几分疲惫之色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长谷川,这希望我能像你一样啊,永远都这么地精神抖擞,真是的,明明我们两个的年纪是差不多的,为什么你的状态永远像个精力用不完的年轻人一样……”
“我猜你现在很怀念在纪伊管辎重的日子。”长谷川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你说对了。”神山耸了耸肩,“管军队的辎重,可比管理整座京都要容易得多啊。”
在纪伊的蝶岛爆发食人鬼之乱后,一时来不及调配人手的幕府,将身为京都町奉行的神山紧急调到纪伊,管理负责监视蝶岛的大军的辎重调配。
魔神枪皇系统
现在幕府在老中松平定信的主导下,已经更改了针对蝶岛——或者说是更改了针对蝶岛上的食人鬼的策略。
不再将囚犯们赶上蝶岛——也没有这么多的囚犯可用了。
而是转为将资源用在对食人鬼的研究,以及对和世、和直这对师徒的追踪。
在大概2个多月前,神山的这管理军队辎重的工作便被暂停、改为另外一人接任。
毕竟神山的本职工作是京都町奉行,将神山一直摁在纪伊,总归是有几分暴殄天物的意思在里面。
不仅仅是军队的后勤官换人了,军队的总大将也换人了。
在老中松平定信返回江户后,“原总大将”稻森也跟随着松平定信一起返回江户。
换为另外一人接手管理军队辎重的工作后,神山便回到了他的老地盘——京都。
神山回到京都后的第一个任务,便是——寻找和世、和直这对师徒。
这任务还是松平定信下发给神山的。
幕府对于这对师徒,所掌握的唯一一条情报,就是他们拥有着京都口音,极有可能是京都本地人。
既然极有可能是京都本地人的话,交由身为京都町奉行的神山去处理此事,自然是再合适不过。
而神山也很尽职,在回到京都后,便兢兢业业地在京都展开全面的搜寻,寻找着名字为和世、和直的师徒。
经过了半个月的搜寻后,所得到的结果是——一无所获。
京都根本就没有名字为和世与和直的医生。
既然没有这2名医生,那唯二的可能便是:
这对师徒根本就不生活在京都,或者是使用了假名,和世与和直根本不是他们真正的名字。
这2人说不定连师徒都不是。
除了和世、和直这一名字、拥有京都口音之外,幕府对于这对师徒再没有任何别的线索。
名字——这唯一的线索就此断掉,神山只能无奈向远在江户的松平定信汇报此结果。
而松平定信像是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般,没有对神山进行任何的苛责,只用书信回了句“辛苦了”,并告知神山不需要再在京都对这2人进行搜寻了,对于这2人,他松平定信之后会另想办法。
在对这对师徒的搜寻结束后,神山的生活也终于算是回到了往日的正轨,过会了管理京都大大小小各种事情的生活。
在与长谷川简单地交谈了一阵有的没之后,二人便像是提前约定好了一般,缓缓结束了寒暄,步入了正题。
“长谷川。”
神山随意地盘膝坐在长谷川的身前,而以今井为首的长谷川的部下们而恭敬地跪坐在二人的身侧。
“你应该已经到案发现场看过了吧?结果如何?”
“结果还算丰厚。”长谷川沉声道,“虽然距离案件发生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还是在现场找到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说罢,长谷川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手帕,并朝神山递去。
“这是?”
“是我在案发现场找到的东西。”长谷川沉声道,“你自己打开来看看吧。”
神山依照着长谷川的吩咐,将这手帕缓缓打开。
将手帕完全展开后,一些黑色的粉末映入神山的眼帘。
将这些黑色的粉末移到鼻下,轻轻地闻了闻后,一股难闻的气味立即钻入神山的鼻孔。
“这是……火药……!”神山沉声道。
“没错。”长谷川点点头,“在案发现场,我们找到了不少火药的粉末,洛外的那场火灾,应该便是火药爆炸引起的。”
长谷川之所以会千里迢迢率领着部下从江户赶到京都,是因为京都在5月中旬时,发生了一件怪事。
洛外的某间空房突然发出一声巨响。
随着这声巨响的响起,火焰自这间空房冒起,瞬间朝周围席卷而去。
所幸的是——当天是个无风的天气,再加上当时刚下过雨,天气潮湿,在京都的町火消的戮力同心下,成功赶在灾害扩大化之前,控制住了火灾。
因这个时代的建筑基本都是用木头和纸制成的,一旦火灾失控,那基本就是天灾级别的灾难。
2年前那场将京都8成以上建筑物烧毁的天明大火,便是最佳的例子。
因京都此次这场不大不小的火灾的发生经过实在充满蹊跷。
大火发生前所响起的那声巨响,更是让神山非常在意,令神山怀疑这场大火说不定是人为的。
于是,神山向江户幕府求助,请求幕府调处理纵火案的专家——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前来京都调查此案。
那时刚好无事在身的长谷川欣然领命,率领着以今井为首的部下们赶往京都查案。
这便是长谷川和他的部下们之所以出现在京都的缘由。
今日一早,离开糕婆婆的旅馆、与绪方分别后,长谷川便直接赶往了洛外的案发现场,收集着线索。
沉着脸将长谷川从案发现场找来的火药粉末递还给长谷川外,房外突然传来焦急的脚步声,以及焦急的大喝:
“神山大人!又发生一起命案了!就在刚才,祇园区又有一人被杀!受害者是玄学馆的弟子——稻野三郎!脖颈中剑,被一击斩杀!”
“又有受害者?”神山的脸“唰”地一下黑了下来,“……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待这名报信的人退下后,长谷川皱眉朝神山问道:
“神山,你刚才说‘又有一名受害者’是怎么回事?”
“……从昨夜开始,京都出现了一个杀人魔。”神山长叹了一口气,“从昨夜到现在,已经连杀34人。”
听到“34”这个数字后,长谷川感到心底“咯噔”了一下。
34人遇害——这已经不是什么小案件了。
神山此时接着说道:
“所幸的是——这杀人魔在杀人时,被在场的不少人看到了他的脸。”
“京都所司代大人他现在非常紧张啊。”神山换上淡淡的嘲讽口吻,“在正举办祇园祭的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位有可能破坏祇园祭的凶恶罪犯,可是极有可能捱将军大人的骂的。”
“京都所司代大人他现在正在让人根据这些目击者所汇报的长相,比对每一张通缉令,查找着有没有哪位通缉犯和目击者们所汇报的长相相符。”
“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结果啊……”
神山的话还未说完,房外便再次响起一声焦急的通报声:
“神山大人!通缉令……的比对结果……出来了!”
这名报信人因快跑而来的缘故,气喘吁吁着,说起话来也断断续续的。
“哦?”神山双眼一眯,“有查到哪位通缉犯的脸和目击者们所看到的杀人魔的脸相符的吗?”
“有!”报信者急声道,“是刽子手一刀斋——绪方逸势!”
“将绪方一刀斋的通缉令拿给那些目击者们看后,目击者们也都说‘就是这个人’!”
报信者的话音刚落,神山与长谷川——尤其是长谷川的瞳孔猛地一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