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是演技派 txt-第七百二十九章 紅玫瑰和白玫瑰看書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程好加了一块鲱鱼籽寿司,蘸了蘸芥末酱油,只把上面一层鲱鱼籽舔掉,剩下的用紫菜包着的米饭往老公嘴边一递,贺新张开嘴一口吃下,一整套流程十分娴熟。就象平时吃红烧肉,程好总是咬掉瘦肉把肥肉塞他嘴里一样。
自家媳妇就是用来疼的,别说上面沾满了口水,就是那啥,他也照样甘之如饴。
绝世帝主
他美美的咪了一口小酒,夹了一片红肠。原贺新记忆中小时候能够吃到哈尔滨红肠就跟过年一样,但是尽管孙丽送来的红肠应该说是最正宗的,但吃到嘴里总感觉不是小时候的味道。
不是红肠的味道变了,而是如今好东西吃的太多了,嘴巴自然而然变的挑剔。
程好又吃掉一块盖在军舰上的三文鱼,这时候才想起来问道:“哎,片子剪的怎么样了?”
“粗剪版已经出来了,不过问题还比较多,要不然也不会掰扯到忘了时间。”贺新摇摇头道。
“哪方面的?”
“主要还是叙事结构上出了问题,反正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让张导慢慢修改吧,反正也不急。”
程好瞟了他一眼,哼道:“你就这么想超过我啊?要我说呀,还是参加今年的东京电影节,你拿影帝的几率更高一点,送到柏林竞争那么激烈,就不好说了。”
贺新放下筷子,砸吧了一下嘴,装模作样道:“我能不能拿影帝这些都是次要的,就是盼着能入围,最好还能拿个奖什么的,片子多卖点钱。这段时间,公司投入多产出少,资金压力有点大。”
“切,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的小心思。说穿了你还是想要超过我,东京电影节的影帝还满足不了你胃口!”
程好鄙夷的哼了一声,接着又道:“上回我听胡姐说《杜拉拉》的招商形势很不错,怎么还资金紧张啊?”
“《杜拉拉》的形势是不错,但这部片子又不是我们一家的。《囧途》那边一千万,《媳妇的美好时代》那边三千万还有可能要超支。现在就等着《风声》上映,能够尽快回笼一点资金。”贺新叹了口气道。
不过说起来还要感谢华艺兄弟,感谢裤子导演,去年一部《非诚勿扰》四千万投资,两千万广告植入,结果票房高达四个多亿,不光是华艺兄弟赚的盆满钵满,那些个广告植入也取得了很好从广告宣传作用。现在的企业越来越重视影视剧中的广告植入。
《杜拉拉》,陈可欣导演,东京影后程好和香港大明星吴艳祖领衔主演,还有莫文慰、吴佩慈、李彩桦等一众香港美女明星加盟。这样的阵容,尤其还是都市题材,让广告商们趋之若鹜,这还没开机呢,初步估算,光片子中的广告植入收益差不多就能收回三分二的投资。
相比之下徐光头的《囧途》就显得很寒酸,目前除了片中抽奖的那辆小面包车的厂家,除了赞助两辆车外加五十万之外,就无人问津了。
“那万一《风声》的票房不理想,你是不是又要抵押房子了?”程好难免有些担心道。
“《风声》怎么可能票房不理想,难道你对自己的戏也没有信心?”
“票房这种事谁说的准啊,倒是万一……你那边实在紧张,我这里多的没有,一两千万还是能挤得出来的。”程好认真道。
“哟,我这一不留神还傍了个富婆呀!”贺新笑道。
他知道自家媳妇这几年在京城、上海、青岛投资了不少房产和铺面,但没想到手头的流动资金还挺多的。
接着他又摇摇头,笑道:“我再不济,还没有到要老婆动用私房钱接济的地步。我现在就盼着你能拿个华表影后,我呢也争点气,争取再刷个飞天奖。咱们登记的日子我都算好了,就九月十八日,黄历上宜结婚、领证,口彩也好,就要发,到时候票房不火都不行,咱们就来个四喜临门!”
“九月十八日,《杜拉拉》都已经开机了。”
不知道为什么,说到领证这件事,程好总是有些紧张。她嘴上虽然说怕麻烦,结婚不想大办,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在面临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件大事即将来临时,又难免有些患得患失。有一种石头终于落地的感觉,但似乎有些不甘心。
“领个证又不费什么工夫,再说你们就在京城拍,到时候请半天假呗。”
说到领证这件事,贺新总是兴冲冲的。对他来说,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目标终于要实现了。
程好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道:“你说了算吧。”
“噎死!”
贺新重重挥舞了一下胳膊,端起杯子重重的干了一杯,又冲着媳妇兴致勃勃道:“你说咱们要不要也弄个求婚仪式,鲜花、钻戒,让人拍段视频纪念一下。”
“戒指你不都已经送了嘛,还想再拿回去再来一次?”
“……”
“算了,既然咱们说好了不大办,就别折腾了。搞的我们好象真的刻意炒作一样。”程好虽然有些心动,但还是摇摇头道。
贺新想想也是,后世辣么多明星什么海滩婚礼、古堡婚礼、上海展览馆婚礼之类,还有什么“我们”的求婚,但又有几对能走到最后的?
“嗯,听你的。”
他重重地点点头。
人逢喜事精神爽,当他再次拿起杯子的时候,这才发现杯子已经空了,感觉还不尽兴,又兴冲冲的跑到厨房去拿了酒瓶和杯子,给女朋友也倒了一杯:“来,陪我喝点。”
“哟,贺老师今天要超水平发挥了嘛!”
程好笑眯眯的端起杯子:“来,我敬你一杯。”
“随意,随意啊!”
两个杯子轻轻碰了一下,贺新动作夸张的咪了一口。
“哦对了,上回陈溪那个《我愿意》的本子你看了没有?”
刚才正好话赶话说到广告植入的事,《我愿意》这个本子也正好是都市爱情题材,最容易进行广告植入的题材,虽说二男争女的故事老套了一点,但总体还算流畅,关键这种题材有植入广告的加持是最没有风险的,同时运气好的话,还能来个票房小爆。
程好稍稍沉吟了一下,还是摇头道:“看了,主要是这个类型跟《杜拉拉》差不多,我不太想重复同一类型的角色,而且拍完《杜拉拉》之后,我都跟花姐说好了,要休个长假,商演、广告之类的一律不接,等过完年再说。”
贺新却眼睛一亮,坐在那里盘算了片刻,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道:“那今天这顿酒是我最后一顿,从明天开始我就提前戒烟戒酒,到时候咱们努努力,争取尽快怀上!”
“你就这么着急啊?”
程好白了他一眼,脸色略微有些发烫,低声道:“我还没准备好呢,再说等过了年我都答应郝老师了,要去学校上课。另外,到时候《杜拉拉》上映的时候,还要宣传路演啥的……”
这货想要孩子,不是一天两天了,忙急着打断道:“哎呦,姐姐,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以后全是事!你也不小了,等再过几个月你就整三十了,再拖下去你就成高龄产妇了!要不这样,我这儿先准备着,等你拍完《杜拉拉》之后,咱们顺其自然,也别再采取什么措施了,你看怎么样?”
程好见他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到时候再说吧,不过……戒烟戒酒是你自己说的,我还得看你的实际行动。”
这货闻言,顿时胸膛拍的砰砰响:“那是必须的,什么都没有将来咱们的孩子健康重要!”
……
八月二十九日,京城展览馆。
下午六点钟,西边的太阳还没有落山,金色阳光洒在长长的红毯上,各路明星陆续登场。
可能今年是建国六十年大庆即将来临,又也许今年陆续要在国庆档、贺岁档上映的电影比往年更多,场面比上届华表奖更加热闹,剧组扎堆,星光熠熠。
正在候场的贺新粗略看了一下,最大牌的当然是《建国大业》剧组,韩三爷带着张果立、唐果强、陈昆、刘进等人一马当先,可能是女演员太少,三爷特地还把正在候场的程好也叫了过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另外还有发哥领衔的《孔子》剧组,范小胖、王学祈、于东等人的《麦田》,大鼻龙的《大兵小将》,冯裤子的《唐山大地震》,还有姜闻领着一众型男的《让子弹飞》等等。
象这次新皓传媒旗下也有入围本届华表奖优秀故事片奖的《万箭穿心》剧组,即将要上映的《风声》剧组,包括前来宣传的《钢的琴》剧组,以及刚刚才建组尚未开机的《杜拉拉》剧组。
很多明星都不止走一次红毯,频率最高可能就是刚刚被三爷临时叫去和《建国大业》一起亮相红毯的自家媳妇,算上自家公司的四部作品,得足足走上五次红毯,无疑将成为今天红毯上最显眼的一道身影。
作为一代毯星的范小胖,今天难得穿了一身墨绿色的长裙,长袖、领子到脖子,一改往日性感的形象,显得很端庄。她这次不光是《麦田》剧组,还有和“一代谍王”柳运龙合作的《东风雨》剧组也一起亮相红毯。
尤其是《东风雨》剧组和冯裤子的《唐山大地震》剧组正好前后脚,贺新特地留意一下,发现范小胖跟《唐山大地震》剧组中的李大牛,无论是在候场时还是红毯上居然没有任何交集。看来“我们”还是路人。
程好随着《建国大业》走了一趟红毯,紧接着有和《杜拉拉》剧组又走了一趟。吴大帅逼因为档期不合适没来,莫文慰和吴佩慈都来了,而且两人还将和赵燕子一起作为颁奖嘉宾。
所以说合作多赢,也就是《杜拉拉》参与的投资方多,如果单凭新皓传媒一家可能连踏上红毯的机会都没有。
匆匆跑回来的程好,微微喘着气,居然还有点羞耻的拉着自家老公道:“你说我今天会不会太高调了?”
贺新心疼媳妇,忙在候场区拉过一张椅子,让媳妇坐下歇歇,同时一脸骄傲道:“高调什么呀,咱们是带着作品来的,而且你还是四位优秀女演员的入围演员之一,别人都还羡慕不来呢!”
“行了,别吹牛了。走个两三趟还好,我这足足得要走五趟,总感觉有些那个。”程好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道。
“没事,接下来三趟,我都陪着你。”
《风声》、《钢的琴》、《万箭穿心》贺新都有出演。
“那接下来是《钢的琴》吧?”
“对。”
程好在候场区找了找,看到了坐在那里神情略微紧张的张蒙,却没有看到蒋琴琴的身影。
“咦,琴琴姐呢,说好了一块儿的。”
说起来今天晚上蒋琴琴也是程好的竞争对手之一,她出演的小成本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所有的梦想都开花》和《万箭穿心》一样同时入围了优秀故事片和优秀女演员的提名。
“我没看见啊!”
贺新也跟着四下找了找,没看见蒋琴琴的身影。
“你怎么一点都不上心啊,马上就要轮到了,还不赶紧打个电话问问。”程好不由埋怨道。
“哦。”
他赶紧摸出手机,正当要给蒋琴琴打电话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袭白裙的身影正在走过来,他这时才长长送了一口气。
“琴琴姐!”
程好这时也看到了,赶紧站起来迎上去。
“我刚才还在说呢,怎么没看见你啊?”
“哦,不好意思,刚才在门口遇上了几个朋友聊了聊。”
蒋琴琴说话的同时,朝站在一边的贺新笑着点了点头。
眼睛一直在两人身上打转的贺新,却尴尬的咧了咧嘴。
之所以说尴尬,就是太巧了,今天蒋琴琴一袭月白色旗袍款色的长裙,勾勒有致,而且她皮肤白,压得住这身白色,如果换成程好或者佟亚丽,可能就有点够呛了。
而程好今天偏偏穿了一身大红斜肩款的长裙,本来是觉得眼瞅着六十年国庆了,红色显得更加喜气。
然而现在两人一红一白,手拉手站在一起,让贺新突然莫名的想到了红玫瑰和白玫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