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a8k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小白領-第三百二十九節 葉氏家族(9)閲讀-n0y2s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初春的松洲还是有点冷的,所以叶檀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上盖了一床被子,这个是松洲特有的棉花做的,非常的不错。
混世仙途 白天睡覺
他慢慢地推开被子,感觉到口渴,下来找到了一个水壶,倒出一杯水,竟然是热的,他慢慢地将这杯水喝下去之后,感觉还是不错的,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外面的天色微微发亮,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一脸无辜的家伙正在看着自己。
就是自己家里的那头雄鹿,它之前被叶檀一巴掌拍走了,不过呢,没有被伤着,但是呢,骨子里还是觉得委屈。
看着这么一个至少也得有一百公斤的家伙无辜的看着自己,叶檀忍不住一笑,拍着它的脸蛋道,“好了,之前都是我的错。”
“呜……”
这家伙却是一个很通人性的家伙,忍不住伸出自己的嘴巴想要靠近叶檀,但是呢,却被叶檀一把抓住了它脑袋上的犄角,这个东西现在宛如一个巨大的树枝一样,被碰到的话,肯定会受伤的。
叶檀一挥手,手里就出现了一个果子,递过去,它看了一眼,然后一张嘴,就将这个东西给吃下去了,然后转身就跑,在院子里欢快地喊来喊去,似乎是很高兴的模样。
叶檀摇了摇头,然后就朝自己父亲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还有灯光,他到了门口,敲了敲门,就听到里面的声音,“是檀儿,进来吧。”
地下城玩家
之前的那个狗子已经是没人叫了,这个就是所谓的生活吧。
他慢慢地推开门,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母亲,她的眼圈都红了,看这非常的疲惫,可是呢,自己却没有任何的想法想要去休息,而叶亮的脸色好了不少,看来是洗过澡了,看到叶檀的时候,脸上露出高兴的表情,“檀儿。”
叶檀慢慢地走过去,看这两人,就将田雨扶到椅子上坐下来,然后握住对方的手,以示安慰,然后看着叶亮道,“爹,你没事吧?”
“好了不少,你费心了。”
自从有了一个侯爷的儿子,说真的,叶亮的压力也很大,因为自古就是如此,皇帝宛如刘邦,当初他当上皇帝的时候,他老子还是一个普通人啊,后来就出现了历史上的第一个太上皇,否则的话,怎么办,自己是天地独尊,而自己的老子到底是跪不跪自己呢,不跪的话,与朝廷的律法不符合,跪的话,不符合人伦大道,是不是很为难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叶檀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手腕,发现真的是好了,只是内心深处有一点郁闷的气息郁结,这个短时间内,是不行的。
“刚刚你娘还说我呢,让你担心了。”
史上最強召喚王
叶亮看着自己这个儿子,说真的,这个儿子什么都好,简直就是好的过分了,可是不如小的时候和自己那么亲近了,这个可能是也是父母一种无奈吧,孩子大了,就不和自己亲近了,可是人生不就是如此吗?
“担心是应该的,你是我父亲啊,不过呢,父亲,以后,叶家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他们那些人和我们不是一路人,越是和他们接触,越是让人上火。”
“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他们是本家啊,我们这么做,不合适吧?”
看来田雨还是将一些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了,所以他才会如此吧。
“噗嗤……”
叶檀却忽然笑了,看着自己父亲说道,“爹,按着他们的那些所谓的逻辑的话,他们算什么本家啊。难道说洪州的叶氏就是本家吗?他们不过也是当初从其他的地方逃荒过去的,然后呢,后来又吃不饱肚子,所以就继续逃荒,而且从血脉上来说,已经很稀薄了,而且我总觉得他们不算是我们的本家,可能都不是我们叶家的人。”
“这话如何说?”叶亮的脑子还是停留在过去的那些时代,其实呢,一旦出现灾祸,日子都过不下去了,百姓的日子不好,没有东西吃,就会到处跑,说真的,也就是叶文章这些老顽固才会想到什么本家,从一个地方来到另外一个地方,如果是有人坚持的那种,比如说,有人做官,然后从洪州来到松洲了,然后呢,这一支就在这里生根发芽了,这个的话,算是所谓的本家和分支,但是呢,一旦大家都吃不饱肚子的时候,就四处逃窜了,那么,有的人连姓氏都没有了,可能只是改了名字和姓氏,这个也不过是平常事,否则的话,我们的历史上的很多人家恐怕早就没有了,叶檀相信李家的祖上绝对不会是李渊这个是本家,而是另外一个,为什么?你看过历史的人都会知道,一般一个家族里面,一旦壮大了,然后出事了,本家的人都会死绝了,然后存活下来的都是分支的人,为什么呢?因为本家的人享受的好处最多,所以,一旦出现问题的话,他们都是首当其冲的,这样的情况,一个家族里本家的人还能剩下多少啊,只是后来的子孙,凭借各自的本事开始发展自己的家族,然后呢,哪一个分支有了前途了,其他的分支的子孙都会靠过来,一棵大树需要很多的养肥的,所以,这样子这个发展最好的一家就是本家的,其他的就算了吧。
“他们应该知道当初为什么我们叶氏的祖先为什么跑出来的,是因为发展吗?不是的,是为了吃饱肚子的,而为什么当初要跑出来啊,因为不跑出来的话,就会饿死,那么,当初被抢劫的人家里面什么人家最严重,就是本家,然后分支活下来了,当初没有出来的人基本上都死了,然后过了一些年,一些分支的人占据了叶家的本家的宅院,就说自己的是本家,这个我们如何认呢,因为如果按着他们的逻辑的话,我们松洲叶氏才是本家,按着他们的想法,父亲您叶亮,才是叶家的本祖。”
“我怎么会是本祖呢?”叶亮有点难为情地看着叶檀,觉得这孩子的想法有点过了。
“父亲,难道不是吗?”
叶檀看着这个父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如以前了,不过呢,自己给他吃了几颗系统里的果子,已经好了很多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至少可以活到九十往上,在过去的话,就是人瑞了。
“当然那不是的,虽然我对于我们叶家的过去知道的不多,但是呢,我记得当初我这一支叶家的祖上只是一个小幺,叶文章家里才是嫡系,所以,就算是本祖的话,也是他们而已,我们是不行的。”
“呵呵,父亲,你的话有点问题。”
叶檀说完这句话不等他说话,自己就接着说道,“当初我们的祖先也应该是分支出来的,现在在这里就出现了嫡系了,这些年,他们吃的东西拿的土地应该是比我们都要多的吧,既然拿到了好处了,就应该为了这个一支的叶氏谋福利,这些年他们做了什么福利?不都是我们吗?说句难听的,他们都是靠着我们这一支来生活的,我记得前些年的时候,家里的粮食不要说精粮了,就算是粗粮都不够吃的,他就是如此当嫡亲的?既然他们不行的话,那么,我们为啥要将自己的地位拉低呢,这次要不是他舔着脸跑到洪州去,恐怕洪州的那些人也不会这么痛苦了。”
“你的意思是什么?”叶亮总觉得这个儿子的胆子里有一点不好,总是将事情做的很狠辣,这个可不是好事啊。
“我的意思就是说,叶文章将我们这里的消息送给了洪州,结果,洪州的人来的时候你也看到了,狮子大开口,简直就是将这里当成他们的了,可是他们似乎忘记了,这里不是他们的,而是我的,我是大唐的侯爷,是松洲的刺史,天然身份就是非常高的,可是呢,你看看叶文章是如何做的,他自己犯贱将自己的身份拉低,没关系,可是呢,他竟然还想要将我的身份也跟着拉低,他凭什么?若不是因为我还念着一点所谓的亲情,就这样的人,全家都得死,而且是按着大唐的律法来走的,他们打算抢劫一个侯爷,谁给他们的够胆?真的以为天下下没有律法了吗?还是觉得我给他们太好的福利了,日子过的好了,就开始想要权利了?他们配吗?”
说到这里,他看着叶亮道,“父亲,你是希望以后我的爵位传给您的孙子,还是给洪州的叶氏啊?”
“自然是传给孙子,怎么可以给外人呢,而且,以后你不是喜欢公主吗?公主的地位更加的尊崇,如果你将你们的孩子给了外人,到时候,可能我们家都得跟着吃罪,而且皇家的人可不是那么好伺候的,我们还会给点面子,人家认他们是谁啊。”
叶亮还没说话,田雨就忍不住插嘴道,过去的女人不能说是贤惠还是其他的吧,反正呢一般嫁人之后,就会考虑小家,毕竟自己以后的安身立命的角度都是来自夫家,而娘家的人却是不行,过去讲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所以,她的话很有道理,不只是爵位,就算是这些钱都应该给自己的孙子,而不是给其他的人,其他的人凭什么啊。
叶亮听到她的话,就点头道,“你娘说的不错,自然是给孙子的,给别人算什么?”
“可是您刚才不是说我们家是分支,人家是嫡系吗?如果按着他们的逻辑,就应该给他们家啊,至少也得给叶文章家里。”
叶檀调侃的话,让叶亮脸色微微一沉道,“说什么呢,怎么可能,我说的是一些钱财不能太过计较,否则的话,以后会有人说闲话的。”
“父亲,如果按着朝廷的规矩,其实我们这一支,从您这里开始,算是官宦人家,也是贵族人员,而叶文章他们呢,不过是普通的百姓,因为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所以,我没有说出很多难听的话来,但是呢,按着朝廷的规矩,他们平时来府上都是需要提前说的,否则的话,就是忤逆,最轻也得打一顿板子,而且,我如果真的一切都是按着大唐的规矩来,外面的人都是我的佃户,我想要做什么都可以,不管是强抢民女还是让他们身无分文,他们也没有机会去反抗,而现在我给他们一定的地位,让他们可以随意地来到我家,这个侯爷的家里,然后让他们吃饱饭,我也没有抢劫任何的人,也没有强抢民女,我这么说吧,我做的事情从历史上来看,都没有哪个朝代,哪怕是哪个人可以做到的,结果呢,他们却将我们当成了熟透的桃子,开始疯狂地吸收,父亲,你不要忘了,我这里还有一点朝廷的股份,到时候,一旦出现偏差,怎么办?为了他们的面子,将我们家,您,娘,我,还有以后的孩子都送到刑场上,然后全部去死,可是呢,就算是我们都去死了,你觉得,他们是会在后面开始的第一件事是给我们一家子收尸,还是先将我们家的家产给分割了,然后将房子都给占了?这样子的坚持,有意义吗?难道说,我们家都是为了让他们吸血而存在的吗?”
紈絝毒醫 晨光路西法
叶檀的一番话,说的很清楚,这样的人家,一旦开始吸血的话,就不会放弃,一直到你家里都干了,他们也不会觉得你是什么好人,反而觉得你们都是二货,因为他们需要的是您的钱财而不是你的这个人,既然你们家里的人都死光了,我们分隔一下也没有关系吧?
记得当初看过一句话,如果有人一直都在请求你的原谅,却从来没有考虑你的伤害的话,那么,不要原谅他们,因为他们不会感激你,而是会变本加厉地伤害你。
總裁大人請離婚
一个人如果不能让你去做一些为难的事情而觉得难过,那么,这样的人不是你的亲人,最少也是个仇人,而对于仇人,你客气了,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
生命短暂,珍贵,却也残忍。
因为生活里总是有渣滓出现,你说呢?
“少主,李纲老先生让您去一趟书院,说是有事商量。”
叶檀正在这里说话呢,却忽然听到门口的一个声音传来,看来也是有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