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l8be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兩百四十八章 漢代神獸紋人足溫酒爐 (更新完畢)-os185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就缓缓地开进了马玉川所住的别墅小区,很快就停在了一座院子的门口。
向南下了车,跟着马玉川走了进去,院子里草长莺飞,花团锦簇,假山矗立,流水潺潺,翠绿色的藤蔓沿着院子里的栏杆,肆意生长,将眼前的一切都妆点得生机勃勃。
这地方,向南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可每一次来,都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可见马玉川在这院子的打造上,是花了心思的。
马玉川一边带着向南往前走,一边笑着问道:“向专家,既然都到姑苏了,这次是不是在这边多住几天?”
“我倒是想,可惜时间不够啊。”
向南笑了笑,说道,“等你这边的这件青铜器修复完成后,我还要回金陵一趟,那边一群人等着我过去开会呢。”
绝脉武神
“这就叫身不由己吧?”
马玉川回头看了向南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越是成功的人,越是停不下来,就算你想停下来,你身边的人,你身后的人都会推着你往前走,一刻也歇不住。”
向南笑道:“马总,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哈哈,咱们两个都差不多。”
马玉川大笑了起来,说道,“不过真要停下来了,不就看不见前面的风景了吗?”
他如今在姑苏,甚至在整个苏省都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大企业家,说他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一点也不为过。
而向南才二十来岁,就已经成了华夏文物修复界里独一无二的三料专家,还开办了自己的文物修复公司和文物修复培训学院,这要是还说不成功,那就太过分了。
两个人说着话,就一前一后来到二楼的修复室里,马玉川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手提包放在工作台上,拉开拉链,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古董盒,笑着对向南说道:“向专家,这件残损的青铜器,就要辛苦你帮忙了。”
“我先看看具体情况吧。”
向南淡淡一笑,伸出手将古董盒的盖子掀开,忍不住眼神一凝,古董盒里装的是一件汉代神兽纹人足温酒炉。
这件温酒炉由耳杯、炉体、承盘组成。炉体为长方形,上方有镂空雕刻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纹,围柱上有支柱,以承耳杯,炉下有4个作背负状的人形足。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在汉代,“四神”的观念十分流行,汉人常将“四神”装饰在各种日常用具上面,如铜镜、铜炉等。
这件青铜器看似完整,实际山已经残损严重,整件器物上裂痕纵横交错,部分区域甚至还有变形的痕迹。
向南稍稍一看就知道,这件青铜器并不是修复过了,而应该是张春君临时用胶粘剂将残片粘接成型的,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搞清楚这是一件什么青铜器,当然,也是为了方便观察一下这件青铜器的残损情况。
向南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将这件温酒炉从古董盒中取了出来,放在了工作台上,然后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一遍。
这件温酒炉的耳杯裂成了三块,承载整件器物的人形足,也掉下来了两个,除此之外,最麻烦的是炉体上方镂空雕刻的白虎纹已经只剩下了一般,剩下的后半身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其它地方还好修复一些,但这残缺的白虎纹,就很麻烦了。
青铜器毕竟不是古陶瓷,一些复杂的纹饰,很难打制出来,比如爵的立柱、三角形的爵足、鼎足、兽耳、兽面等等,只能利用器物上相同造型的爵足、兽耳为模型,翻制范模,进行铸造配补。
尤其是这种镂空部位的兽形纹饰,就更头疼了,因为整件温酒炉上,只有一只白虎纹,即便要制作范模,也找不到模型!
看到向南一副眉头紧皱的样子,站在一边的马玉川也有些忐忑了,问道:“向专家,这件温酒炉是不是不好修复?”
“确实不怎么好修复。”
重生之龙在都市
万域来朝 黑面窝头
向南回过神来,转头看了马玉川一眼,摇了摇头说道,“这件温酒炉其它的残损部位还好说,就是这镂空……”
话还没说完,他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剧烈震动了起来。
向南不得不停了下来,拿出手机一看,有些歉意地朝马玉川笑了笑,然后接起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许弋澄情绪高涨,他大声说道:“喂,老板!3D打印机到货了,你不在公司?”
“我不在公司,到姑苏这边来了。”
向南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找一个空房间把3D打印机安装起来就行了。对了,之前不是让你招聘一个会操作3D打印机的员工吗?现在3D打印机到位了,那就赶紧把人招来,让他先好好熟练熟练我们公司的业务,尽快把3D打印机应用起来,咱们不能花钱买了设备,就放在那里等着它生锈。”
他早上的时候就吩咐朱熙这些事了,许弋澄既然不知道,那就说明朱熙估计又跑出去了,八成是戴维斯来了。
“好,我知道了。”
许弋澄笑着应和了一句,接着问道,“这你是要在外面待好几天,不然的话,怎么一下子吩咐我那么多事?”
“嗯,姑苏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得回金陵一趟。”
向南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说道,“对了,等过两天,你也来金陵这边开个会,是文物修复研究所的事情。”
许弋澄一愣,下意识地问道:“文物修复研究所什么事情?”
“等你到了金陵这边,你就知道了。”
向南笑了笑,说道,“行了,我这边还有事,就先不跟你说了。”
挂了电话以后,向南将手机放回到口袋里,又重新来到了工作台前。
马玉川心里还想着向南之前没说完的那句话,见状连忙问道:“向专家,你之前说镂空部位怎么了?是不是它不好修复?”
“用传统工艺的话,的确是有点不好修复。”
向南看了马玉川一眼,说道,“不过,你刚刚应该也听到了,我们采购了3D打印机,用3D打印技术来制作镂空部位的残缺部分,那就要简单多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