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二聖(求月票)展示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太康武这一声厉喝,悲怆激昂,响彻天地之间,令得众人不约而同的停手。
梵音停了片刻,朗朗的读书声消失了。
除了冲击的兽群、飘扬的雪点,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片刻。
天一道门的人停了手,转头望向了战场的方向,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压制不住的惊愕。
青色的雪莲盛放,剑气在大地之间穿梭。
陡降的气温与锋利的剑气完美相结合,使得人感应到寒意刺骨。
“这一场雪……”时秋吾与印空长老分开,伸手想要去接半空中的雪花。
这些雪花晶莹剔透,泛着淡淡的青影,因为远离了战场,少了凌厉的色泽,却像是蕴含了宋青小一往无前的决心在里头。
“没想到,灭神术竟然落在了她的手里……”
当年那一场因他闭关而错过的绝世一战,在多年后,又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他面前,令他再次目睹。
“缘份啊。”
他叹了口气,目光越过阻拦他的印空、东秦两儒,望向远处。
那里是灭神术的世界,而在青芒笼罩之中,一道强烈的气机冲天而起,打破青影的封锁。
“心境动了……”
大战在即,时秋吾竟然恍惚出神了片刻:
“看样子,太康世家,要出一位入圣的强者了。”
他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既是有些羡慕,又夹杂着一丝对于自身无法找到破境契机的无可奈何的感觉。
不过这种心情仅只出现了片刻功夫,时秋吾便露出一种幸灾乐祸的神色:
“看来,人算不如天算啊。”
当年东秦世家想方设法,阻拦住了太康氏那一位天才的崛起,并赶在其入圣之境前,将其逼至陨落,无非也就是怕太康氏多了入圣境的强者,打破现有的平衡罢了。
可惜苏五虽死,太康氏的气运却注定不绝,仍有另一位窥探到入圣的契机了。
时秋吾那张儒雅的面庞之上,露出一丝可恶的促狭笑容,看着面前脸色难看的东秦两儒以及印空长老:
“大师,你说呢?”
“阿弥陀佛。”印空长老垂下眼眸。
……
太康武的爆发,心境的松动,令得太康世家的几位长辈都露出惊喜交加却又不知所措的神色。
灭神术的出现,对于太康氏来说,是一个悲哀而沉重的话题。
原本以为随着苏五的去世,这样的神术注定要陨落这世间了,却没料到,会在这个时候,以这样的方式重现于这片星域之中。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了几分哀伤。
“四哥……我们真的还要出手吗?”
太康世家里,一个身穿武士袍,手持青色长剑的清逸俊雅的男人,突然转头。
他的手在微微的颤抖,那狂风灌涌进他短袖袍内,高高掀了起来,露出他结实有力的胳膊。
“这是,这是灭神术……”
被他称为四哥的男人面沉似水,但紧握住长剑的手力量大得惊人,手背青筋暴绽,足以证明此时的他内心并不平静了。
四哥没有说话,而是缓缓转过了头,看着太康武。
他的脑海里,尘封的回忆因灭神术的出现而被打开。
那一年,苏五还不叫苏五,而是太康氏中,排行第七的太康子弟。
云苏苏死的那年,太康氏听闻了苏五犯下大错,屠杀了长离氏不少的人。
他的二哥得知消息之后,急火攻心,赶向了长离氏,想要劝苏五住手。
这孩子天份卓著,族中长辈爱他入骨,尤其是二哥,更是将大半心血倾注于苏五身上,曾笑对众兄弟言,说:‘若有入圣者,唯有小七了。’
所以自苏五悟道以来,他悉心呵护,亲自教导,对他关受备注。
大家当时都想,以二哥对小七的感情,他这一去,必能令小七回头,不再犯下大错,引来杀身之祸。
可惜最终太康氏的众人没有听到小七停手的消息,反而传来二哥死于他手上的噩耗。
自那一天起,他叛出太康氏,自称苏五。
而就是因为这一件事的刺激,二哥的独子太康武立下重誓,此生再无弟弟,只杀仇人苏五!
他们堂兄弟自小一块儿长大,感情格外的深厚。
谁能想到,造化弄人,最终会走到这样的地步。
太康武自那时起开始养剑,将自己的怨恨、杀机藏于剑中。
他的天份虽不比苏五,可也不差,三十年的时间里,甚至突然了虚空境中阶的枷锁,迈入顶阶的巅峰。
可最终苏五死于天外天围剿,使得他失去了目标,自此心境受到了重创,再也没有进展过。
原本以为他此生再无入圣的契机,仅能止步于虚空顶阶巅峰,却没料到,这个时候会再度出现灭神术,令得他禁锢的心境松动。
都市小說 前方高能笔趣-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二聖(求月票)熱推
这种情景,令得四哥的心里,不由生出一种天不绝太康氏的念头。
“我们不动手,让小武出手!”
其余几人一听这话,心中一凛,便知他打定了主意。
有灭神术的机缘在,太康世家不愿再加入这一场战斗。
可太康武需要一个破阶的契机,这个机会不能放过!
“……是苏五的灭神术啊……”
“……杀死了传业授道的二叔……”
……
众人当年的私下议论,一一传进太康氏的耳中。
这件事情,对于太康氏来说,是个难以逾越的伤痛。
无论是苏五的背叛,还是二哥之死,都化为每个太康氏人心中不敢碰触的伤口。
太康武的手压在了跳动不止的剑鞘上,却迟迟没有拨剑的动作。
‘哐哐哐——’
长剑跳得越发激烈了,宝物的感应这一刻甚至胜过了人类的直觉。
它先前的动静,恐怕是因为它已经感应到了灭神术的契机了。
优美玄幻小說 前方高能笔趣-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二聖(求月票)熱推
“拨剑啊!”
四哥见太康武久久没动,不由有些急了。
他腰侧的长剑已经养了多年,此时剑意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候。
只要这一剑斩落出去,必定会打破他心境上的禁锢,迟早迈进入圣之境。
“动手啊!小五!你还在等什么?”
这气势一鼓作,再而衰,三而竭。
先前太康武已经压制过一次,若此时再压,必定机会转瞬即过。
太康武的脸上,露出仇恨、渴望与复杂,甚至隐隐夹杂着一丝退缩,形成极为复杂的神色。
“不……”
他听到了长辈的催促,却摇了摇头,十分失落的道:
“她不是太康闻……”
他的手慢慢的从剑上移开,那与他心神相连的长剑,似是感应到他这会儿内心的变动,逐渐不再像先前一样的跳动。
冲天而起的剑意开始消退,青色的莲荷逐渐盛开。
太康世家的人的眼中,既有说不出的失望,又夹杂着伤感之色。
而另一边,玄妙先生紧绷的眼神里,则是露出松快,嘴角甚至微微的弯勾。
在天外天损失严重的情况下,没有什么比眼见太康氏的人放弃入圣这一契机更令他感到舒坦的好消息了。
“懦夫!”玄妙先生的心里,嗤笑了一声。
时机转瞬即逝,而灭神术则是降临大地!
冰莲盛开,杀机四溢!
‘嗖嗖嗖!’
莲荷之中,寒冰的力量将剑气的锋芒催发至极致,配合得天衣无缝。
丝丝青色的剑气从冰雪之中逸出,纵横交错,所到之处皆是披靡,带着一股欲毁天灭地的疯狂气势!
所有人置身于剑阵之内,上古真龙的咆哮与剑气相互交织,冲击人的耳膜。
寒意无孔不入,四周危机四伏。
梵音世家的佛咒被破,原本坚固无匹的五空长老的金身法像在这万千剑影之下,一一告破。
玄妙先生突然发现自己掌控不住自己掌心中的那本白玉金书,这件通天灵宝的身上,被烙印下数道剑痕,冰霜密布,宝物灵光瞬时暗淡了许多。
印刻于宝物上的剑痕,似是一头头游曳的金龙,他一望之下,龙影如同活了过来,咆哮着向他面门飞扑。
玄妙心神震动,手心的伤口再次破开,灵识受到创击,竟有大口鲜血吐出。
体内灵力受到灭神术的压制,仿佛无视于品阶的差距,大有直接屠灭天神的架势——这才是灭神术真正的奥秘。
他不用看真武世家,就知道这会儿的情况有多严重。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小弟,你还在等什么!”
玄妙先生手握受损的玉书,大声喝斥着:
“动手吧!”
他话音一落,便见手中受创的玉书陡然散发出璀璨至极的光芒,一股柔和却又强大的灵力从书内散逸出。
上面凝结的冰雪开始消融,朗朗的读书音再次响起,一个清淡平和的声音响于众人耳侧:
“君子当饱读圣贤之书,何必大动干戈。”
那声音如醒世之语,话音一落,所有的动静都停止了。
无论是与印空长老等人大战的时秋吾,还是天一道门,甚至就连那成群的暴躁妖兽,仿佛全身戾气都被驯化。
就连玄妙先生心头,那争名夺利的念头都被压下,转而生出一种应该多读书的愧疚。
灭神术的气机被压制,那漫天盛放的青色雪莲,在停顿了片刻之后,‘哐铛’一声破了。
雪点纷飞之间,那股杀机被强行按下。
太康世家的人围在太康武的身侧,他身上的长剑已经不再像先前一样跳动,逼人的灵光黯淡了下去,像是再度陷入了沉睡中。
宋青小的力量遭这股柔和劲气所瓦解,一股平和淡然的力量似是妄图入侵她的肺腑,将她满腔的战机瓦解,令她臣服。
不知何时,玄妙先生的身旁,出现了一个面容清秀的含笑老者。
他须发皆白,身穿儒衫,而原本在玄妙先生手中的那本白玉天书,不知何时落到了他的手中。
此人一出现后,所有人都禁若寒蝉。
这是入圣境的实力带来的压迫。
东秦世家那位已经入圣的妙笔先生,到了。
境界的压迫是实实在在的,这是才刚突破虚空境的宋青小难以跨越的鸿沟。
她拼尽最后灵力,所施展的灭神术,才刚开始,便已经被迫结束。
体内灵力已经干涸,力量耗尽的肉身再难维持女娲之体的形态,化为双腿,向下摔落。
唯有那头银狼的巨狼,像是不受这圣音教诲,趁着五空长老金身一破之时,十分凶狠的扑向这五个老和尚。
“快走!”
宋青小嘴巴动了动,声音细如蚊蝇,但她知道这头狼是听得到的。
它却并不听从,咆哮声中,左扑右抓,重创了两个和尚,还未来得及再次咬住另一个身在半空的和尚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阿弥陀佛!”
这一声法号的力量,远不是八空长老的力量可比的。
随着法号声一响,半空中一只金色的佛影形成,那佛掌压落,如重重大山倾塌,将咆哮的银狼困入其中。
“善因大师竟然也来了……”
天外天两位入圣境的强者,都出现在了此处。
“看样子,我这一场豪赌,要输了啊。”时秋吾叹息着,见印空长老的脸上,因为长辈的到来,而面露惊喜之色。
……
不甘、愤怒冲击着宋青小的心里,最终化为无奈的叹息,仿佛等待着命运的裁制。
耳中像是响起了若隐似无的梵音与读书声,她‘轰’的一声重重摔入地面之中。
“看来我今日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她生出这个念头,拿了数件宝物在手,准备效仿当日边界之门前的一幕,也绝不令眼前这些人得逞。
就在这时,苏五的声音突然传入她的识海之内:
“你还有什么遗憾吗?”
“当然有。”
宋青小应了一声。
她不甘于死在这里,恨自己力量有所不及,遭人围攻。
她有许多的遗憾,最终张嘴却说道:
“我原本答应了张守义,终有一日要返回沈庄,斩开幽冥之门,杀死孟芳兰,救出我的师兄。”
她还想要回去看看,独自从沈庄离开之后的宋道长。
“还有我的母亲,当年我离开京都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后来随着她大闹时家,与唐云的见面便不了了之,那一次疗养院的分别,可能是两人此生最后一面了。
“我还答应过前辈,要带你前往其他星域……”
她说到这里,苏五发出一声轻轻的笑声。
这是从他残魂附着在宋青小身体以来,她第一次听到他这样的笑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