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oaz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橫推武道笔趣-第一百七十章 巨掌展示-fmz4l

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橫推武道
“闫家?怎么回事……”
李悼正在说着,眼中又莫名闪过一道血光,身上也散发出一种凶戾的气息,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恐怖凶兽,
“你可以进行血祭了。”季夜注意到了他身上的异变,顿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明显是李悼体内的凶级力量增长到了一个顶峰的表现。
如同装满水的水杯,稍微一点动静(情绪变化)就会让这个水杯里面的水摇晃出来,具体表现就是无意间显露出魔物的一些外征,比如眼中泛起血光这样的症状。
一般来说,当有魔物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就说明他可以随时踏入凶级的下一个层次了,只需要进行一场血祭。
“没有兴趣。”李悼走的并不是传统魔物的路线,对突破到凶级第二层更是没有任何兴趣。
至于凶级力量的增长则纯粹只是一个意外。
吸收了无数的辐射能量后,他不光是精神力得到了惊人的增长,包括属于魔物的那种凶级力量也因此得到了提升。
尽管无意突破到凶级下一层,但李悼对身上的一些变化却很感兴趣。
现在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全身每一寸血肉都萦绕着一丝丝力量,仿佛在对身体进行着某种改造。
既然季夜看出了自己此刻的情况,李悼便向他问起身上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凶级力量在不断强化你的肌体,与你的身体更深度的结合在一起,以达到全方位增强的效果……”
季夜解释道。
听了他的解释,李悼逐渐明白了这种变化的作用。
凶级的强大之处,不但在于凶级以下无法打破的凶阂,还在于凶级力量与自身的深度结合,从而使得凶级获得了惊人的攻击力、防御力以及恢复能力。
不过这个强化和他的那种强化并不一样,一旦被打破凶阂,击碎心核,这种全方面的增强就会随之消失。
“全面的增强么……”
李悼看着紧握的右拳,明显感觉到拳头上的力量确实比原来稍微强出了一些,尽管很少很少,但确实得到了增幅。
“对,全方面的增强,层次越高,凶级力量就会和肉体结合得越发深入,增幅效果也就越强。”
季夜说道:“据说当这股力量与肉身彻底结合为一体后,就会获得不死不灭的恐怖特性,成为永远无法杀死的恐怖存在,也就是传说中的死级。”
所谓死级,即是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永远无法杀死的究极存在。
不过那是从很久远的时代流传下来的说法,世界发展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纵使身为凶级魔物的季夜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能有真正杀不死的东西。
吸血新娘 釋莫問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这个说法也体现出了死级的强大与可怕。
“不死不灭,永远无法杀死?”李悼听到这个也不禁微微动容,对于凶级的力量改变了一些看法。
“传说中确实如此,但真正的死级究竟如何我也不知道。”季夜摇了摇头,“说这些还是太远了,还是说说我们现在的麻烦吧。”
“麻烦?”李悼不解。
他们能有什么麻烦?
“很大的麻烦。”季夜面露苦笑,“你过来就知道了。”
李悼跟在季夜后面向前走去,问道:“你说我们中了闫家的计谋又是怎么回事?”
“刚刚我在墓里其他地方撞见了罗绮,而她在看到我之后,就立刻向反方向逃开了……”季夜低声说道。
“有点反常。”李悼说道。
尽管一开始罗绮是因为两人的武力而屈服的,但后来毕竟很快就达成了协议。
她以情报作为代价换取季夜帮她出手报仇,如此一来,双方之间可以说已经转变成了相互合作的关系。
所以在遇到季夜后,她完全没有逃走的理由。
“我就是在追她的时候,遭遇到了那个世家能力者的袭击。”季夜看着胸腹处的那个拳印,眼中闪过一抹阴沉。
“那个能力者所使用的血脉力量,正是闫家血脉所特有的【震击】!”
世家血脉都有特定的力量,类似于某种固定的能力,可以通过血脉的延续传给下一代,闫家的血脉力量便是【震击】。
所以季夜在被偷袭之后,直接就知道了偷袭者的身份。
“闫家的血脉力量么……”李悼若有所思,“你确定罗绮和那个闫家的凶级是一起的?”
就算是用的偷袭这种方式,能够伤到季夜,也只有凶级才能做到了。
“确定。”季夜冷冷道:“因为就是那个闫家的凶级,最后救走了罗绮。”
……
混斬天地
另一边,几分钟之前。
四周的震动一直不断持续,让郝志和罗绮两人一路闷头狂奔。
但就在跑出了一段距离之后,郝志却忽然发现一件事,那就是罗绮对地下古墓似乎非常的熟悉。
他们一路上几乎没有多少停顿,一直都在向前跑着。
这个地下古墓这么庞大复杂,罗绮她怎么会对里面的路径这么了解?
不过现在特殊时候,郝志也顾不得在这方面探究下去,只能先跟在罗绮后面向墓外逃去。
在罗绮的带领下,他很快就来到了进入古墓的那个墓道,跟在罗绮后面冲出了门户。
郝志累得直喘粗气,弯下腰双手撑着膝盖,喘息道:“终于逃出来了……”
隆隆!
正在他才说出这一句话时,就听到一阵巨响声响起了起来。
郝志循声望去,就看到那个悬在上方的断龙石剧烈震动了起来,震得大量灰尘从间隙中不断落下。
下一刻,厚重的断龙石就猛地从上方落了下来!
轰!!
地面一片巨震,大量烟尘冲向了远方。
郝志被灰尘呛得皱起了眉头,但更让他在意的还是断龙石的落下。
“罗绮……是你放下了断龙石?”他望向了罗绮,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那个断龙石早不落晚不落,偏偏在他们刚刚跑出来的时候落了下去,显然不是一个巧合。
“这是摆脱他们两个的唯一办法。”罗绮点了点头,“只要断龙石落下,他们就一辈子都别想从里面出来了。”
“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打算吗?确实是一个绝妙的主意,就是没有什么可行性。”
郝志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说道:“光靠这个断龙石是关不住他们的,以李悼的实力想要打破断龙石并不是什么难事。”
“你错了,断龙石一经放下,他们就注定永远被困在这个遗迹中。”
就在这时,一道陌生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一夜一詭夢:盜墓疑城
末世之神級修兵
骤然听到这个声音,郝志猛地一惊。
他转头望去,便看到一个年轻男子从外面的黑暗中走了过来。
“他们或许可以打破断龙石,但打破断龙石的同时,遗迹入口处的结构也会被破坏,到时候上方的岩层泥土就会全部垮塌下来,到时候……呵呵。”
男子轻声笑了起来。
“你是谁?”郝志死死盯着这个年轻男子,尽管对方没有展现出任何敌意,但他总是隐隐有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同时心中一片惊疑,如果对方说的没错的话,李悼两人确实要永远被困在这个遗迹里了。
这里位于地下不知道多少米的深处,一旦稳定的结构遭到破坏,上方的岩层泥土全都坍塌下来,根本没人能从这里逃得出去。
年轻男子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闫忘尘。”
“……什么?!”就在郝志脸色剧变,准备激发遗留物力量的时候,脑袋后面就猛地一阵巨痛!
砰!
在他意识彻底陷入黑暗之前,依稀听到了“对不起”这三个字。
霸情邪少:純情寶貝夜貪歡 微涼
……
“我试过轰击了这个断龙石几下,每一次轰击断龙石都会引发上面的一片巨震。”
季夜看着厚重的断龙石,眼神沉重地说道:“如果强行破开的话,我怀疑上面的岩层会全都坍塌下来,直接把我们活埋在这里。”
李悼轻轻按在断龙石的表面,五指发力向里面挖去。
但是足以将钢铁捏烂的恐怖力道,在断龙石上面却只产生了浅浅的一层指印。
季夜看着他的动作,沉声道:“断龙石的材质很特殊,想要在不引发震动的情况下破开它几乎不可能……”
他还未说完接下来的话,就猛地缩紧了瞳孔,看着眼前这惊人的一幕。
只见李悼的手掌上散发出了一层朦胧的白光,然后竖掌成刀,缓缓对着断龙石按了下去。
滋滋!
強寵101次:宮少,別急! 杜蜜玥
原本强度惊人的断龙石在李悼的掌刀面前,变得就像豆腐一样脆弱,被他就这么轻松地切了进去,大量的火花冒了出来。
正是无相阴罡所凝成的高周波手刀。
虽然李悼的高周波罡刀离无物不切、万物可斩的境界还差很远,还有极少一部分材质无法破开,但这个断龙石显然不属于那些材质。
就算高周波刀无法破开断龙石,李悼还有其他的方法,只不过要耗费一些时间罢了。
毕竟他还有巫师的力量可以使用。
没用多久,厚重的断龙石就被切出了一个等人高的大洞。
李悼笼罩在手掌上的朦胧白光散去,望向季夜问道:“闫家在什么地方?”
……
……
当郝志幽幽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
胭脂帝國 小貓和蝴蝶
“怎么这么痛……”
他伸手向后脑勺摸了过去,顿时就摸到了厚厚的纱布,同时脑海中的记忆逐渐清晰了起来。
是罗绮打晕了自己!
郝志想到昏迷前的那一幕,脸色顿时就是一变,猛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第一反应就是寻找自己的遗留物,但身上空空荡荡,显然遗留物早就被人收走了。
找不到遗留物,他强忍着脑袋上的疼痛下了床,也顾不上找鞋穿上,直接赤着脚就向房门跑了过去。
抗戰胡匪
只是来到房门处才发现,房门早已被锁死了,门把手完全拧不动。
郝志咬起牙,狠狠撞了上去!
嘭!嘭!嘭!……
房门异常的结实,任他撞了十几下都纹丝不动,没有任何要被撞开的迹象。
正在郝志拉开距离,准备冲刺一段距离再撞上去的时候,就看到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是你!”郝志不由向后退了两步,进来的这人正是在他昏迷之前所见到的那个自称闫忘尘的年轻人。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有精神,普通人至少应该还要再昏迷两个小时才对。”
闫忘尘上下打量着郝志,就像在打量一件昂贵的货物:“看来遗留物确实让你的身体产生了一些特殊变化。”
“你有什么目的?罗绮又在哪?”郝志紧紧捏着拳头,死死盯着对方。
“目的?等到以后你自然会知道。”闫忘尘嘴角微微一勾,“至于那个食恐魔,我想她现在可能不是那么方便见你。”
郝志这才注意到对方身上穿的是一件睡袍,显然在来这边之前,对方正在某个房间里休息。
他心中猛地一沉!
“我要见她!现在就要见她!”郝志用力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就像全身的血液都冲上了大脑,有一种他也说不清的东西在体内躁动。
魔羅之骨
连带着对闫忘尘的忌惮都消减地不见踪影。
闫忘尘眯起了眼睛,打量了他片刻,露出了一个微笑:“可以。”
于是很快,郝志就如愿见到了罗绮。
和他想象中的一样,闫忘尘在来这里之前就是在房间里和罗绮玩着某些特殊的游戏。
但他完全没想到的是,那并不是罗绮不方便见他的真正原因。
房间里,一个全身不着寸缕,被抽打得全身血肉模糊,四肢扭曲不成人形的“血人”蜷缩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体不断以一种很微小的幅度颤动着。
如此血腥、残虐的一幕,甚至让毫无心理准备的郝志差点呕吐出来。
下一刻,他就在那人的左耳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耳坠。
那是罗绮的耳坠!
“罗绮!!!”郝志瞬间就红了眼睛,冲到了伤势惨重的罗绮身边。
这一刻他完全忘记了对方的背叛,只剩下无尽的心痛。
“她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他猛地回过头,狠狠地望向闫忘尘。
“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这种程度的伤势她还死不了。”闫忘尘显然很有经验,脸上很是平静。
他仔细观察着赤红着双眼的郝志,心中微微点了点头。
果然如他所料,在情绪波动达到了一个高峰后,对方体内的那种波动变得更加强烈且明显了。
就在闫忘尘心中考虑着要不要继续更一步刺激郝志的时候——
轰隆!!
突然一声惊人的巨响从外面传来,整个房间都狠狠震动了一下。
“什么情况?!”
闫忘尘眉头一皱,他现在就在闫家的庄园里,而以闫家庄园为中心的方圆几公里都没有一户人家,怎么会出现这种巨大的动静?
他快步来到窗边,向外面望了过去。
当他看到外面的景象后,顿时猛地瞪大了眼睛。
只见外面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长达上百米,深达五六米的恐怖大坑,位于大坑范围内的一切房屋、树木等其他设施,全都被碾压成了粉碎。
而最触目惊心的是,整个大坑正好呈一个手掌的形状,看上去就像被某个巨大的恐怖生物一掌拍在了地上。
还未等闫忘尘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就听到又是一声巨响!
拯救武俠美眉
轰!!
就像无形的大手从半空落下,又是大片的建筑坍塌崩解,整个大地都在剧烈的震动,狂暴的气浪裹挟着无数烟尘冲向了远方。
而地面上则再度多出了一个巨大的掌印深坑!
看到这惊人的一幕,闫忘尘脸色猛变。
究竟是什么东西在攻击他们闫家的庄园?!
(今天只有一章了,因为车在路上被碰了,花了不少时间处理这破事,真的是倒了血霉……照片就放在书评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