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6mk超棒的言情小說 戰雛笔趣-第七百三十四章,銀髮修羅族(下)分享-66hp8

戰雛
小說推薦戰雛
事到如今,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打算,包括朱啸也是如此,银发修罗族在这时候挑衅战家,并不会只是一种简单的试探,定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若是朱啸插手其中的话,只怕是就连深渊都要牵扯其中。至于战隐,此番更是想不清楚为何银发修罗族会冲着自己的家族而来,对于银发修罗族并不了解的战隐,更是担心一个强大的银发修罗族会让自己的家族提前陷入到大战之中,到了那个时候,战家想要脱身也就很难了。
药神白自虚一向都是远离这些是非的,包括药王谷都是一个十分奇特的地方,并不会陷入其中,可是,药神白自虚现在也是不想置身事外,他只是想要与朱啸一同,至少都要出手帮助朱啸一番才可以。
各自谁都没有说话,最终还是红尘修罗纪筱尘率先开口,他皱眉说道:“这银发修罗族一向都是隐逸生活修炼的,此番再次出现,只怕是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或许,在背后有着一个强大的人在推动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最终怕是会有**烦。”
與球共
纪筱尘这句话打破了沉默,同时也是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了朱啸等人的担忧,战隐看了看朱啸,随后又是看看药神白自虚,这才说道:“当初在西南大陆有过惊天动地的一战,那一战也是强大的无火修罗的最后一战,之后无火修罗消失不见,大陆上都以为他已经是进入到了武神境界的强大存在,之后随着朱啸取得无相劫火,这才知道当初无火修罗原本已经陨落。然而,哪怕是到了现在,当初那一战到底无火修罗与何人一战,却也是一个秘密,朱啸,你是最后与无火修罗有关联的人,同时也是得到了神木九耀塔,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定然是知道一些什么的吧,都已经到了现在,为何你还是不将其中的秘密说出来呢?”
战隐乃是战家家主,当初西南大陆发生那样的大战,战家这样的家族不可能一点情报都不知道,朱啸想了想,还是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不过却也是省略了骨族的事情,现在大陆上麻烦事情不少,朱啸可是不想因为骨族再次掀起一场麻烦事情。
朱啸现在是想要避开一些麻烦的事情,只有这样朱啸才可以真正的出手对方姬无弃,这一点战隐也是理解,朱啸言语之中的事情与战隐听到的别无二致,战隐也是微微点点头,说道:“看样子,这件事情倒是比我们想的要更加麻烦,朱啸,现在你到底准备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战隐如此发问,却是朱啸没有想到的,不过朱啸思索片刻就开口说道:“现在既然银发修罗族已经现身古榕城了,我们倒是不如先出手对付这个银发修罗族的强者,不管最后要如何开战,总之这个银发修罗族的强者是一个麻烦也就是了。若是放任他们继续下去的话,对于我们来说怕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朱啸这样的选择也就是退而求其次,并没有像战隐那般激进,如此倒是一个稳妥的办法,只是由此也不容易将事情解决。这一点朱啸当然也知道,朱啸当即想了想,又是补充道:“只是这样一来,怕是事情将会没完没了的。战隐你说的前往银发修罗族的隐居之地,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因此也会显得我们稍微有些胆小了,倒是像我们真的惧怕了那银发修罗族一样。”
朱啸这句话一出口,让战隐与其他几人都是陷入到了思索之中,片刻之后,那白素居然是缓缓开口,说道:“战隐家主、深渊之主,以我看来,现在两位倒是大可以不必着急。银发修罗族虽然是有着修罗族之名,不过在大陆上却也是还有着不错的名声。现在银发修罗族既然已经现身古榕城了,两位倒是不如静观其变,若是他们真的有什么过火的行为,两位再出手也不迟。现在就出手的话,只怕是会适得其反。”
白素算是一个完全的局外人,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让朱啸微微一愣,或许白素说得倒是真的有些道理,要知道现在静观其变的话,就会将麻烦都丢给银发修罗族,银发修罗族若是真的想要与战家开战,那定然不会只是试探了,或许可以直接对战家的某个附属势力出手了,可是现在显然只是挑衅试探,对于战家并没有构成太大的威胁。战家也不过是没有了一个长老而已,也到还算不得多大的损失。而之后若是战家真的已经腾出手来了,想要对付银发修罗族的时候,却是可以借助战荼的死而做文章了。
战隐没想到白素居然是一语点醒梦中人,不过,战隐也很清楚,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事情只怕是还会有麻烦,沉默了片刻,战隐试探性地说道:“红尘修罗,你对于大陆上的许多事情都是了若指掌,不知道此事你是何看法?”
战隐突然询问纪筱尘,朱啸眉头微微皱皱,但却也是没有说话,纪筱尘当然也是留意到了朱啸的神色变化,此番不知道应该如何,朱啸思索了片刻,还是淡淡地说道:“纪筱尘,既然战隐家主相询,你就直言不讳。现在突然冒出来的银发修罗族,却也是一**烦所在,只怕是很难轻易解决了,此番有着战隐家主在此,事情反而是会容易很多。”
看样子纪筱尘已经是加入到了深渊之中了,药神白自虚稍微有些惊讶,不过却也是没有说话,红尘修罗毕竟是名声在外,此番倒也是可以见识一下所谓红尘修罗的水准。
主神公敵
纪筱尘也是被推到了最前面,但是纪筱尘却也是感受到了朱啸的信任,纪筱尘思索了片刻,这才缓缓开口,说道:“毕竟是已经隐逸那么久的家族,此番突然出现在大陆上,对于任何势力都不是什么好事。银发修罗族当初虽然是与血发修罗族有过剧烈的战斗,可是现在看来,血发修罗族只怕是已经与那前深渊之主站到了一起。前深渊之主姬无弃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只怕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的,既然是这般可怕的一个存在,想要收服一个银发修罗族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纪筱尘说出来的话正是战隐所担心的,当然,也是现在朱啸最担心的事情,不过,听到纪筱尘说出这句话之后,朱啸却是感觉舒畅了不少,当即笑了笑,淡淡地说道:“原是十分担心这件事情的,不过现在看来,却是没有必要了,不管最终结局如何,银发修罗族到底是站在哪边,现在我们也都知道了最坏的结局了,既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
末日教皇
朱啸这样一说,战隐也是笑了笑,道:“没错,朱啸,你说得没错。事情就算是再坏也不会坏到超过这个预想了,若是银发修罗族没有投靠姬无弃,那自然是最好了。”
白素抬起头来看了看朱啸,眼睛之中显现出来佩服的神色,白素了解了很多关于朱啸的事情,同样也是一个天才炼药师的白素对朱啸向来有些不服,不过在朱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朱啸想了想,微微笑着说道:“战隐,现在银发修罗族既然已经找到了你们战家,看样子,你要出手了才可以。若是战争真的由这里开始,那你们战家做出的选择也将会是最正确的。”
諸天投影 裴屠狗
弒神訣 風雪夜歸人
战隐一下子就明白了朱啸的意思,朱啸这是要将战家推到最前面,虽然战隐心中隐隐有着不舒服的感觉,不过战隐也很清楚,这是现在可以做出来的最好的选择了,战隐眉头紧皱,却也是没有说话,心里一直都在盘算着。
毒嫡至上:太子,你必須服 枯藤新枝
看到战隐这个模样,朱啸笑了笑,说道:“战隐,你战家不会只是走到最前面的一个势力,为了可以更好了解对方的目的,我会让雪神山跟你一同出手。到时候雪神山的影流影会出手助你一臂之力,这样一来,你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吧。”
战隐没有想到朱啸居然会这样说,当即就是微微一惊,战隐眉头皱皱,问道:“朱啸,你到底是为何要让雪神山一同出手呢?如果雪神山出手的话,你不也是要被牵扯其中吗?”
“事情,总是要发生的,现在我们真正担心的,或许只是因为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罢了。不过转念想想,一个合适的理由就真的重要吗?不,一点都不重要,真的事情都摆到明面上了,说到底,也不过是给更多的人一个交代罢了。可是,在我们身后的乃是整个家族,是整个大陆,我们已经是这个大陆上最强大的存在了,我们做事情何必又要考虑得那么周全呢?”
夢縈天下 月夢兮
药神白自虚没有想到朱啸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仔细想想却也是没什么不对的,此番目光都是集中到了战隐的身上,看看战隐要作何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