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五章 滄海桑田相伴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内门八脉当中,天木峰算是一个相对奇特一点的峰脉。
由于这一脉的弟子走的是木属性的道路,呆在木属性生机气息充沛的地方,培养各种的珍贵灵药,能够对这一脉修士本身的修行具有着极大的好处。
也是因此,
这一脉的弟子当中,大多数并不像是其它峰脉的弟子那般将洞府据点设置在外界,或者常年在宗门外游历历练,而是大多数都呆在了峰脉的驻地区域当中。
而能够容纳整个天木峰的诸多弟子,以及在灵气逸散的灵泉口附近种植诸多珍贵的灵药材料,天木峰的所在的地域范围自然不小。
整个天木峰的区域,即便是真元境初期的修士全力飞行,横穿整个天木峰峰脉的范围,也非得要花上大半个月的时间。
“真是厉害,天木峰的修士没有如我这般有着癸水之精的开挂手段,但他们通过弟子的施法培养,建设调适环境的阵法相配合,所达成的效果丝毫不逊色于用癸水之精进行培养催熟!”
一路以来,
眼见着天木峰范围之中,那些依靠灵泉口附近开垦的灵田而种植的郁郁葱葱灵药,一片一片,生机勃勃,使得空气都是散发着生机的气息,张清元也是忍不住心生佩服之意。
想想自己有成批量生产的癸水之精最终才培养出来的月连群岛的药田。
对比之下,自己的手段反而是更显粗糙。
成体系的传承培养,比自己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正规地多了。
而且,
这还只是天木峰区域的外围而已。
更加深入的山峦重叠的核心区域,就不是外人所能够随意进出的。
“说起来当年我在刚刚进入内门的时候,倒是曾经和天木峰的一个叫做钱森弟子有过一些交情,当年一众弟子道友交流之际,也从其口中得到了不少关于种植灵药的技巧,如今月连群岛上的灵药田,也有其几分帮助所在。”
“或许可以先行拜访他一下,了解一下天木峰的相关信息。”
虽然明水道人给了他拜访的信物,
但张清元本身对于天木峰并不熟悉,或者说连通木道人的道场在哪里都不清楚。
提前了解一下,总是不错的。
就不知这数十年的时间过去,那位有过交情的钱森道友,又是走到了哪一步。
回想当初初入门时候在赵元阳联系之下大家聚集在一起论道交易的时候,
张清元都是忍不住产生一种时光易逝的唏嘘之感。
……
数日之后,
张清元找到了钱森的洞府,随之上门拜访。
二十余年之后的再度见面,两人面上皆是充满复杂。
昔年完全可以说是同辈相交,彼此同在一个层次的人,如今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天差地别,无疑让钱森感叹良多。
这么多年来,尽管钱森呆在天木峰内兢兢业业修行,但修为也不过提升到真元二重后期罢了。
这个境界提升的速度,
对于其他的内门弟子而言或许不算差,算得上是宗门内门当中的主流。
但这也要看跟谁比,
显然,
和眼前这怪物相比,往日里钱森让自己稍稍有些自傲的提升速度,却也什么都不是了!
“当年在聚会上认识之时,我就一直觉得张兄不是池中之物,没想到二十余年不见,张兄就已经在玉洲修真界都是扬起偌大名声,成为了宗门真传,实在是让人感到惊叹不已!”
眼见张清元那深不见底的气息,钱森的目光变得复杂无比。
在这人面前,自己仿佛如同回到了数十年前尚且还是为宗门外门弟子的时候,面对真元境的掌院那边渺小毫无反抗之力般的感受!
如渊如海,
如地如天!
即便是这些年来,他也都是接连听到眼前这个人的传说。
但都没有此刻亲眼相见所得到的内心冲击来得更大!
“这些年的提升,有不少却也是侥幸,以及机缘运气,若是按部就班在宗门修行,我可未必能够比你好上太多。”
张清元感叹地道,
半是谦虚,半是真觉得如此。
也确实如此,
当年如若不是因为明水道人的关系被莫名卷入高层的斗争之中,如若不是因为保守派的冲突,导致自己流落到南海之地,从而历经一次次的事件,得到诸多的机缘。
如果当年进入宗门内门,按部就班地在宗门之中修炼。
恐怕能够达到真元五重,已经算得上是顶点。
更不用说途中与瀚海宗爆发的战争,说不得还有可能被卷入进去,中途身死。
有时候,
张清元真觉得自己应该感谢一下当年的那个找茬的执事。
虽然那个家伙尸骨都早已化成灰不知多少年。
多年未见,
两人谈了许多东西。
有这些年来的经历,遇到的有趣的事情,也有宗门的变化,新一代的弟子源源不断进来,老一代的弟子逐渐逝去。
其中他们那一届弟子当中出彩的人物当中,有谁大器晚成,闯荡出名声来,又有谁从一开始进入内门的时候是众人眼中的焦点,进入内门之后却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消逝于茫茫人海当中,归于平凡,再也听不到他的消息等等。
后者是让人叹息的悲剧,只是这悲剧反而往往更多。
世事如潮,潮起潮落。
他们那一届三百来人,放在这每三年源源不断涌入新鲜血液的内门数千上万人来看,细微得如同沙池当中的沙子,
丝毫不起眼。
每年都有天之骄子进入,每一代的天骄都是光芒万丈。
而人的视线却总是追逐新奇的东西。
前人的光芒,
终究会被后来者遮盖住。
说起这些的时候,钱森的目光忍不住感叹地望着眼前之人。
这是一个怪胎,一个妖孽!
当年初入内门的时候,上有燕狂徒横扫一切,下有外门十秀凌驾同代一切之上。
整个外门,人才济济!
他们那一代被称为数十上百年来最强的一代,燕狂徒更是被人称之为三百年来最为出色的天才!
那个时候,
燕狂徒与十秀的光芒吸引聚集了太多人的目光,纷纷猜测着这一代之中又能够走出多少的强者,能够给宗门提供多少的支柱。
而眼前之人,
在那一代进入内门的三百人当中,却是丝毫不起眼。
茫茫三百人当中,
没有人将目光放在这样的一个路人身上,也没有人认得出来。
那个时候,
眼前这个人只是那些光芒万丈的十秀背后,衬托他们的平平无奇的路人背景。
但现在呢?
钱森心中,充满着一种世事变迁,天翻地覆的感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