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輪迴樂園討論-第二十三章:一定是特殊的緣分讀書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昏暗的灯光偶尔闪烁一下,让这处原本就显得残败与空荡的房间,有了几分诡异感。
此等场景下,几十道全身半透明的身影或站、或坐,或是干脆就飘在房间内,如若有胆量不佳者进入这房间内,绝对吓得当场休克过去。
月使徒与豪妹同坐在一个木质货箱上,从两人的神情能看出,她们有点紧张,毕竟,这气氛实在太阴间了。
“诸位鬼兄,我们在这约了人见面,不是故意踏进你们的地盘,见谅。”
月使徒一向很有礼貌,之前她收到英灵殿团长·凯因的约见,最初她准备拒绝,她已经猜出对方联络她的目的,无非是发现之前她们两人也在「高泽湖」附近寻找机会,准备拉她们入伙,对付共同的敌人。
月使徒原本不准备来赴约,原因是,她们和凯因等人不是一路人,凯因等人与苏晓是死仇,而月使徒、豪妹则是半敌对中,她们的目的更多是揪出好友莫雷,而不是找苏晓寻仇,这有本质区别。
月使徒想到了一点,就是她们为何不能利用英灵殿与白夜的敌对,去救出莫雷呢?月使徒的想法是,她不直接参与到英灵殿的计划中,而是等双方打起来后,她们趁机苟进太阳圣巢,营救莫雷。
对于莫雷的情况,最初时,月使徒并不担心,但很快她发现不对,她无法通过小队频道联络莫雷了,莫雷在小队中的头像是亮着的,代表莫雷没死,但却不知道为何被禁了言。
月使徒分析,莫雷十之八九是被迫签了自限性契约,才导致这种情况。
根据月使徒与豪妹的一段迷之分析得出,首先,莫雷一定是被苏晓关押进暗无天日的地牢,且与外界的通讯都断绝,储存空间等也因自限性契约,暂无法使用,弄不好,已经开始被进行某些羞耻play了。
在月使徒与豪妹的一番脑补下,莫雷的处境,或许已是崩溃的边缘,每每想到这点,豪妹就一阵内疚,有时都想去和苏晓拼了,考虑到实在打不过,才没去白给。
此等情况下,月使徒与豪妹来此赴约,结果刚到,几十个鬼魂忽然出现在房间内。
“诸位鬼兄,要不我给你们烧些祭品?你们先回去吧。”
月使徒柔声开口,她已经感知到,这些鬼物格外不好惹。
一众厉鬼阴沉着脸,其中的领袖上前,他全身缭绕的黑雾退去些,是凯因。
见到凯因此等模样,月使徒与豪妹心中都猜到大概,对方应该是被那超级雷柱劈死了,能保存灵魂,以及其他人的模样,大概率是因为某种强大的团队技能。
之前看到那直径十几公里的界雷柱后,月使徒吓得都有点腿软,幸好她溜得快,否则很可能会死在那,单凭保命道具,不可能顶住那么恐怖的天威。
豪妹则与月使徒相反,她看到那直径十几公里的界雷柱后,幸福到大脑眩晕,她所传承的职业核心能力,就是驾驭界雷,目睹八阶世界的界雷能达到这种程度,她当然高兴,这代表,她的前途一片光明。
不仅如此,豪妹在目睹那一幕后,她继续变强的路线都明确,首先是要坚持每天冥想,以及对剑术宗师的实战锻炼与提升,剩余的,她准备将自己的所有资源,都氪到界雷上。
以前豪妹之所以不敢这么做,是因为界雷的情报太罕见,别说是师傅,她连同样能使用界雷的人,都遇不到,属于花钱都买不到情报,眼下她确定了界雷前途光明后,自然不再担心发展错了方向。
一众鬼魂与月使徒、豪妹大眼瞪小眼,前者是刚做鬼没多久,特别不习惯,后者是遇到一群鬼,场面过于阴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位,我们没恶意。”
凯因开口,他身后人均面色透青的鬼团员们,不再隐约呈半包围之势,这让月使徒与豪妹心中松了口气。
“谈正事之前,有件事我要先确定。”
凯因满身黑色裂痕的脸上,神情始终阴郁,其实也不怪这老哥,他都死过一次的人了,当然阴郁。
“你说。”
月使徒继续作为外交代表,一旁的豪妹已经开始吨吨吨仰头灌酒了。
“你们和库库林·白夜之间,有什么仇怨。”
凯因问这话前,其实已经确定,月使徒、豪妹与苏晓有恩怨,原因是,之前英灵殿与月使徒、豪妹三人有矛盾,这三人还高价通缉过他们,虽说通缉很快就撤了,但这种情况下,月使徒与豪妹依然来此赴约,已说明很多事。
“我们的队友莫雷被白夜抓了,莫雷她……”
说到这,有点污的月使徒又开始自行脑补画面,要是莫雷在场的话,肯定会给月使徒肚子一拳,吼一声:‘老娘还好好的,别瞎给我脑补。’
见此,凯因有些惊异的问道:“库库林·白夜会被女色诱惑?这……的确是个弱点。”
“呃~”
月使徒想解释一下,但刚才那话已经说出去,这事要是解释,刚才和戏耍凯因等人没区别。
月使徒开始冷静分析,首先,她始终感觉英灵殿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她们在和那个叫雪怪的人发生矛盾后,对方简直输不起。
其次是,月使徒从来没打算与英灵殿的众人一同行动,她始终感觉,英灵殿这些人明明都是很严谨的态度,却又在生死间疯狂试探,给人种既严肃,但严肃中又透出滑稽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名全身厚重铠甲的中世纪骑士,在那跳杀马特水泥灰舞般,迷惑的让人满头雾水。
因此,月使徒的计划是,假意加入凯因等人,等这些人去找苏晓报复时,趁这些人将苏晓引开,她与豪妹使用珍藏很久的一件道具,潜入到太阳圣巢内,营救莫雷后,溜之大吉。
“我确定,其实我以前也被库库林·白夜……”
月使徒话说到一半,低下头,小拳拳攥紧,演技爆表,之所以有这演技,是因为她想起在画之世界时,一晚上被苏晓逮住、放走、再逮住、再放走,反复了好几次,难受、想哭。
见此,凯因眼中若有所思,他看向一旁的新任副团长·银雉,已经成了女鬼的银雉一愣,她诧异的看着凯因,同时指向自己。
“噗~”
后面的弱气少年小迪没忍住,差点笑出声,他很难想象,银雉去色|诱某个人,会是什么场景,他莫名的就想笑。
“先不谈这事,两位,既然我们要合作,那就都要拿出诚意,我这边的成员虽然出了些意外,但战力方面,相比之前只强不弱,而两位……”
凯因没继续说,言外之意是,月使徒和豪妹,以哪方面的优势进行合作。
“我们很有钱。”
月使徒的语气平稳,脸上还浮现平亿近人的笑颜。
“这个……”
凯因等人彼此对视,想说点什么,却又有种无法反驳的感觉,他们对钞能力,既肯定,又不太想肯定,毕竟前不久才被富有之力锤过。
双方开始洽谈细节,凯因这边,他依然是领袖,虽说「高泽湖计划」让英灵殿近乎翻船,但他的积威犹在。
新任的副团长·银雉,话语权同样大,她作为精神暗杀系,是之后对付苏晓的主力,她变成鬼魂,实力不减反增,而且是大增。
剩余的四十几名鬼魂中,总计分为两派,一派是像团内骨干,黑巫师这种报仇派,另一派则是保守派,人数很少,如小迪这种,平常在团中就是半个小透明。
此时团内骨干·黑巫师的神情阴郁到了极点,这老哥完全是躺枪,之前他就一直反对凯因的计划,他的观点是,库库林·白夜能杀掉灰绅士,说明对方在谋划方面,肯定不弱,否则早被灰绅士给安排了。
黑巫师老哥也是倒霉,他正在公司那边捞名望值,然后以牺牲自身名望值的方式,提升凯因的名望值,想让英灵殿在本世界内露次脸,从而招募到更多八阶内的强者。
结果这老哥正尽心尽力在那边忙,打个盹的时间,他忽然感到全身剧痛,险些导致他昏厥,当他的意识恢复清醒时,发现自己变鬼了,如果说凯因是超级背锅侠,那黑巫师老哥就是究极躺枪侠。
此时黑巫师老哥唯一想做的,是完成「复仇」,只有如此,SSS级冒险团·英灵殿的核心团队技能才会再次触发,让他们‘活’过来,虽说活过来后还有大量的隐患,但那也是第二条命,没人不渴望。
一番筹划后,月使徒与豪妹找了个理由离开,对此,凯因并没阻止,双方的信任感都不强,分头行动是最好的选择。
白金之都,15区的地下市场内,月使徒与豪妹从一道小门内走出,确定无人跟踪后,月使徒低声问道:“你感觉他们能成功吗。”
“他们成不成功和我们无关,救莫雷最重要。”
“对。”
月使徒对此深表赞同,两人一同向地下市场外走去,漆黑的角落处,一道穿着破烂、松垮垮衣袍的身影坐在这,他透出幽绿色的双眼看着月使徒与豪妹的背影,这目光既有冰冷的威严感,也有纯粹的漠视。
……
母巢大本营。
天空中一片漆黑,失去了繁星密布,取而代之的,是天空中那幽绿色的圆环,在今天下午,这东西就出现,最开始只是颗黑点,到了现在,这东西和月亮的大小相近,这是幽冥逐渐入侵的征兆。
木楼二层,苏晓观察片刻天空中的黑暗之环,潘多拉星上的黑暗之环,显然是没全部破坏掉,好在残留的不多,无法让幽冥势力的入侵速度大幅度加剧。
苏晓盘坐到铺设在地板的毛皮上,完成日常的冥想后,他从储存空间内取出一枚宝箱,这是灭掉盖伊虫巢后,获得的【八阶战争宝箱】,之前一直没开,是感觉时运不佳,毕竟,这东西的产出完全随意,为白色~不朽级。
保险起见,苏晓取出【圣蛇守护】,刚将这项坠取出,中空宝石内的圣蛇看到苏晓后,小眼神逐渐惊恐,这世界过于危险,苏晓身上的厄运自然更多。
这导致【圣蛇守护】刚被取出,中空宝石内的圣蛇就被迫张开嘴,如果说别人佩戴【圣蛇守护】,是圣蛇主动吞噬厄运,那么在苏晓佩戴后,就是厄运往圣蛇嘴里蜂拥而来,导致它连嘴都闭不上。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輪迴樂園笔趣-第二十三章:一定是特殊的緣分看書
因此每次被苏晓收回到储存空间内前,圣蛇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苏晓取出【命运主宰】,强运状态加身后,他开启战争宝箱。
【你已开始战争宝箱。】
【你获得召唤卷轴·奔跑的哥布林。】
【召唤卷轴·奔跑的哥布林】
产地:避难森林
品质:白色
类型:战争类道具。
效果:召唤出2只善于奔跑的哥布林。
评分:5点。
简介:实用性低,只能勉强规划到超凡物品行列。
出售价格:237点乐园币。
……
看到这卷轴,苏晓皱起眉头,他虽承认自身一直以来时运不佳,但也不应该这么倒霉才对。
白色品质、绿色品质、蓝色品质、紫色品质、暗紫色品质、淡金色品质、金色品质、传说级、史诗级、圣灵级、不朽级,这么多梯阶跨度,在欧皇状态加佩戴圣蛇守护的情况下,苏晓估测,就算再怎么样,也得是个紫色品质的安慰奖,眼下却直接开出‘谢谢惠顾’,显然是不太正常。
苏晓最先想到,是否有人在暗算自己,这种事,他遇到过,上次运气大爆发,就是灰绅士的同伙暗算自己。
苏晓决定静观其变,现在是下半夜的两点,谨慎起见,他今晚不打算睡了,以他的体质,一晚不睡,不会有丝毫的不适感。
然而在冥想了一个多小时后,苏晓并没等到敌人的后续暗算,也就是说,这次是纯粹的厄运大爆发才这么倒霉,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这特么比遭人暗算更让人难以接受。
下半夜四点,一个好消息冲刷掉战争宝箱开了个寂寞的郁闷,是关于防御高塔的开发成功了。
接到这消息后,苏晓出了木楼,来到母巢前方的菌毯边缘处,此地距离母巢约1500米,上百只工蝎正在此处忙碌,搭建己方的首座防御高塔,这种防御高塔名为「残暴炮塔」。
这炮塔是因卡拉而得名,毕竟是融合了卡拉的拿手本领之一。
随着工蝎们的修建,构成「残暴炮塔」的生物组织快速生长,一小时左右,首座「残暴炮塔」成功建立,看似修建的时间长,但只需百余只工蝎就能进行修建。
只要生物能足够,完全可以同时修建几十座,乃至几百座「残暴炮塔」。
母巢原本已存了440万点生物能,就以之前的情况而言,这是笔巨款了,可现在,苏晓感觉这些生物能根本不够用,每座「残暴炮塔」的建造费用,就高达20万点生物能,也就是说,现有的生物能,仅够修建22座「残暴炮塔」而已。
此等生物能消耗级别的虫族建筑,高大程度可想而知,整座「残暴炮塔」足有105.9米高,直径30米粗,对比母巢它并不大,但如果单独拿出来看,这就是座惊人的战争建筑。
整座「残暴炮塔」上,分布着一根根几丁质炮口,每个炮口都有12公分粗,代表活体飞弹的口径大于卡拉所发射的活体飞弹。
「残暴炮塔」的射速为每分钟257~420发,前者是持续性的发射速度,后者的一分钟420枚,是进入火力全开模式,进入这种模式后,「残暴炮塔」只能爆发5分钟,后续会陷入强制休眠状态,要恢复一两个小时,才能正常工作。
保持每分钟257发的话,「残暴炮塔」可以保持长时间的射击,当然,构成活体飞弹也是需要生物能的。
因己方母巢不擅长制造酸性爆炸焰,「残暴炮塔」所发射的活体飞弹,内部被替代成了由太阳能量所转化的燃烧性液态火焰,爆炸后,火焰虽不是太阳焰,但温度也极高,且附着性与持续燃烧性更出色。
简单而言就是,太阳焰的爆炸威力,以及短时间内所造成的燃烧伤害,远高于活体飞弹内的液焰。
之所以如此选择,是因为「残暴炮塔」是用来对付杂兵,无需太阳焰那等燃烧威力,过度的追求威力,会造成杀伤力溢出的情况,敌人死了,后续的燃烧就没什么意义。
反观液焰,虽说燃烧威力不如太阳焰,但附着力与持续燃烧性更强,能炸出持续燃烧的火焰范围,焚烧更多的敌人。
当然,「残暴炮塔」也能对付强敌,它的活体飞弹爆炸后,会持续削减敌人的防御力,面对大体型冲塔的敌人,对方挨上十几发外部防御基本就废了,最后一发毙命。
苏晓尝试通过母巢对这座「残暴炮塔」下达指令,让其火力全开,目标,前方500米处。
急促的轰鸣声传来,「残暴炮塔」的一处处炮口内飞出活体飞弹,这些活体飞弹大部分都在半空中转弯,然后向目标点汇聚而去,有些干脆就是呈弧线飞过去。
更加急促的爆炸声传来,火光在几百米外升腾,一股热浪吹来,远处化为一片火海。
对「残暴炮塔」的威力,苏晓很满意,因「残暴炮塔」自身的占地面积,他决定把菌毯的面积扩大成直径5公里。
如此一来,己方圆形菌毯防线的周长就是15708米,建立200座「残暴炮塔」的话,每座之间相隔48.54米,就能将己方守地完全围住,最后在「残暴炮塔」之间以生物组织构成城墙。
这样的话,母巢距离边缘的城墙就更远,敌人威胁到母巢的概率也就更低。
关于「残暴炮塔」的射程,从理论上来讲,这东西追踪3公里外的目标没问题,但要考虑一点,因活体飞弹要保持超快的飞行速度与威力,其最大射程,注定不会特别远,3公里的追踪范围,已经很优秀。
当己方防线构成后,己方外围防线的火力,能达到每分钟倾泻51400枚活体飞弹,这种火力要是还挡不住幽冥势力的初步攻袭,那就真的没其他办法。
负责抵挡人海战术的防御雏形有了,现在缺的是超远距离、大威力精准武器,也就是电浆武器。
当初攻击盖伊虫巢时,苏晓是怎么破除那边的防御高塔的?答案是让太阳焰龙全速俯冲,之后炸。
面对这方面,他当然要防范,即将开发出的电浆高塔,一定是修建在母巢附近。
除了这点,苏晓还有种想法,就是能否制造出一种生物特性的阿波罗地雷?现在己方虫巢能转化出太阳能量,这方面的制造成本很低,不拿出地雷生物或是自爆生物,很亏。
太阳焰龙的确能自爆,问题是,3600点生物能一只的太阳焰龙自爆,属实太败家,既然是自爆生物,根本不用像太阳焰龙这么全面,削减其多方面的能力,保证速度与自爆威力就行。
除了这几点,己方虫族变化最大的是精英恶魔兽,这些恶魔兽随着母巢完成进化,整体提升了一大截,一跃成为八阶虫族中的近战顶级兵种,不过在这同时,培育它们所需的生物能也大幅度提升,达到每只450点生物能。
现阶段,己方的10万只恶魔兽,因缺少生物能,还没完成战力的提升,这足足需要4000万点生物能,是笔巨款。
对于这些恶魔兽的提升,是有必要的,它们将会成为母巢的最后守备力量,虫族主宰·棘拉的亲卫部队,在杀光它们之前,休想踏入到母巢半步。
相比亲卫部队,「残暴炮塔」的建立更优先,能把敌人挡在外面当然最好。
在守卫战中,同等量生物能所培育出的恶魔兽,防卫战能力低于「残暴炮塔」,当然,主动出击的话,「残暴炮塔」和有机动力的恶魔兽比不了。
正在苏晓准备联络帝国与公司那边,索要对付卡拉的报酬时,巴哈飞来,道:“老大,有名叫艾尔薇的女契约者来找你。”
“艾尔薇?”
苏晓目露疑惑,他从没听过此人。
“说是要投靠咱们太阳圣巢。”
听到巴哈此言,苏晓更意外了,这么久以来,他在原生世界内当过混沌军团大领主、厄运号船长、收容机构军团长、太阳领主等,暂时掌控的势力不少,可这么久以来,真就没契约者来投靠他所掌控的势力,最多是莫雷这种被逮来的。
眼下却发生了这般稀奇的事,竟然有人来投靠?这就很让人迷惑。
苏晓基本确定此中有诈,面对这情况,他并不会以迷之自信去亲身试探,而是给棘拉下达精神指令,让棘拉控制千余只恶魔兽去追杀那可疑的女契约者。
明知来人很可疑,却依然自负的去接触,这并不明智,任何时候,都不要因自身的强大而小看别人。
与此同时,大本营菌毯的边缘处,半公里外,一名身穿晚宴长裙的女人站在此处,她拿着小化妆镜,正细心的补着口红,这次她收了重金,才接下这委托。
“大名鼎鼎的斩首的夜,竟然也能勾引,奇妙。”
艾尔薇略显妩媚的笑了笑,转而,她听到前方传来奔行声,开始她认为是迎接一类,但艾尔薇越看越不对,那些虫族是狂奔而来的,并且……还有黑色焰龙飞来。
当十几颗活体飞弹发出破空声袭来时,艾尔薇的眼角轻微颤动了下,她现在确定,这绝不是欢迎仪式,她被那个阴间冒险团给坑了!
波的一声,艾尔薇化为气泡爆开,敢只身前往此地的人,当然不简单。
上空的巴哈见此,反身向木楼飞,回去睡觉。
巴哈从窗口飞进房间内,它刚落下,就感觉鼻孔发痒。
“啊~啊~啊~,啊嚏!啊嚏!”
巴哈连打几个喷嚏,才感到清爽,正在这时,酣睡中的布布汪也连打几个喷嚏。
当阿姆也突然打了个喷嚏后,苏晓已经取出防毒面罩扣在脸上,同时取出检测装置,确定空气没问题后,他来到阿姆方才打喷嚏所对的墙面前。
取出温感装置测试,墙上沾的口水和少量鼻涕等无异常,不是「静前反应」。
确定这点后,苏晓拿出支紫光手电筒,对着墙面照,沾了口水和少量鼻涕的墙面上,出现细密的颗粒状荧光,并且这荧光在逐渐挥发,最多半分钟,就会彻底恢复掉。
时间错感反应!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輪迴樂園笔趣-第二十三章:一定是特殊的緣分
苏晓中指的指尖,在拇指上划过,鲜血立即顺着拇指尖滴落而下。
滴答、滴答。
血滴分布正常,不是向前的时间反应。
苏晓之所以懂这些,是因为他有名好队友就是时间系的,那家伙的时间系能力,别提有多难对付,苏晓在付出了足够的筹码后,从那家伙那知晓了些时间系的秘密。
方才巴哈、布布汪、阿姆都接连打喷嚏,是「时间错感反应」最常见的体现之一,原理就像感冒后就会发烧一样,当经历「时间错感反应」后,身体最敏感的鼻腔、呼吸道、脑部等,会受到细微的刺激,从而造成这种现象出现。
「时间错感反应」有两种,「向前」与「向后」,「向前」的话,很少有人能做到,使用者本人付出的代价,极其惨烈,因此这种基本是遇不到的,用白牛、团长等人的话是,遇到这种,那就是命有此劫,活该倒霉。
而向后的「时间错感反应」,是对应过去,这方面的操作性比较大,且,代价远比向前跳跃时感要小很多。
别认为时间系是多么无解的能力,越是这类能力,要遵守的能力规则就越多,否则最先死的,一定是能力使用者本人。
苏晓单手按在刀柄,忽然,一股拖拽力传来,这股拖拽近乎无法抵抗,好消息是,「时间错感反应」没再出现。
以苏晓的战斗经验+见闻累积,他确定了一件事,有人选择了一个过去的时间节点,将现在的自己,拖到了之前他曾去过的地方,这不是逆转时间,也不是让他回到过去,而是单纯的作用在他个人身上,让他的位置改变。
假设苏晓之前去过A点,现在他在B点,那么敌人所在的事,就是在A点设立磁场,将苏晓从B点吸到A点,这不是时间层面的改变,之所以出现「时间错感反应」,是因为对方是以曾经发生过的事为节点。
拖拽感一闪而逝,夜风吹过,苏晓已位于「高泽湖」旁龟裂的湖床|上,他看了眼时间,4点21分,刚才是4点20分,时间线很正常,想来,拖他到此的人,是用了某种珍贵的道具。
苏晓看向自己的掌心,一道半透明的印记出现在上面,强烈的召唤感出现,他暂无视这点,单手按向地面。
黑色纹路从苏晓的袖口上脱离,蔓延到地面上,这是他早已准备好的空间阵图,就是防范这种突袭。
“想跑?晚了。”
百米外的一名少年开口,他脚下同样是一道阵图,是空间阻断性阵图。
然而,这少年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所面对的,是恶魔族的空间阵图。
轰!!
一声巨响传开,苏晓消失在原地,而那少年,他脚下的阵图炸了,导致他整个人翻转着飞起,一条腿都被炸断。
大本营,木楼后,苏晓陡然现身,他看了眼脚下暗淡的阵图,将这笔账记在凯因等人身上,择机捞回来。
这次突袭,都不用想,肯定是英灵殿所为,换做任何人,之前败的那么惨,都不会轻易罢休。
苏晓从窗口跃到木楼二层,布布汪、阿姆、巴哈紧随其后。
苏晓展开掌心,他手中的印记越发璀璨,已到了压制不住的程度,这种来自灵魂的召唤感,是凯因选择的分胜负方式。
苏晓盘坐在地,灵魂力量刺入到掌心的印记内,下一瞬,他眼前的场景大变。
周边一片破败,这是一处圆形场地,直径约百米,更向外是残垣断壁。
看到残垣断壁上的纹路风格,苏晓感到眼熟,这地方,他仿佛来过,却又陌生。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輪迴樂園-第二十三章:一定是特殊的緣分相伴
苏晓现在并非实体,而是灵魂体,这种情况他不是首次经历。
一道道身影出现在周边,周边的残垣断壁间,数之不清的身影出现,它们不是身体半透明,就是身上有所残缺,没人像苏晓这样,明明是灵魂体,却看起来和实体没区别,这也是他选择应战的原因,况且这次对方花了大代价,注定避不开。
周边的噬魂鬼数量庞大,不过苏晓没感觉到什么威胁感。
“欢迎。”
站在对面的凯因开口,他身旁是银雉、黑巫师、小迪等人。
苏晓的手按上刀柄,见此,凯因说道:“白夜,我还没蠢到凭鬼魂体和一名刀术宗师战斗,你真正的对手是他们,为了把他们召来,我付出很大代价。”
凯因言罢,他身后笼罩着白雾的石门洞内,走出几道身影。
看到这几道身影,苏晓终于知道,为何看着此地眼熟了,这里竟是一处遗弃后的灵魂斗技场,对于无法离开灵魂斗技场的存在,这里属于灰色地带。
从雾门内走出的,是苏晓在树生世界挨个捶过的灵魂守卫、荆棘女、幽魂猎影、灵魂法师、黑钢骑士,以及最后压轴的灵魂之主。
这六位现身后,作为被恭迎来的强大灵魂存在,他们六个出场姿势各有不同,尤其是幽魂猎影,还是那么拽。
双手抱肩,身材高大的灵魂之主看向苏晓,他的目光先是疑惑,之后是错愕,最后变成惊惧,一旁的幽魂猎影,差点双腿一软直接给跪了,六人都逐渐戴上痛苦面具。
“真巧啊。”
灵魂之主六人都露出友善的笑容,他们几乎不分先后的转身,看向凯因。
转身后,灵魂之主六人脸上的笑容全都消失,人均‘变脸大师’,他们都瞪着凯因,恨不得以目光把凯因给蒸发掉。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