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嶽州紀事 txt-歲月無聲催人老閲讀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这天下午,罗婉君带着余嫣然,来到财经大学培训学院。
小家伙在草坪中欢快地奔跑,乐哈哈地问,姐姐,这里也是财经大学啊?婉君柔声说,是啊,这才是最早的财经大学,妈妈现在教学的地方,是新修的校区呢。小家伙似懂非懂的样子,喊着,来啊,姐姐,草坪里来玩呢!婉君说,我等宁叔叔下楼来,你妈妈的同学呢!还记得吗?嫣然回答道,记得呢。罗婉君叮嘱道,你玩吧,别跑远了就行。
宁致远接到短信,随即走下楼来,见到婉君便说,丫头,下午不上班吗?罗婉君满眼笑意,解释道,今天没什么事情呢,小菲姐今天不空,我就带嫣然出来玩,顺便来看你啊。宁致远哦了一声,看着远处奔跑的小女孩,笑着说,那是嫣然吗?喊过来呀。罗婉君摇头说,反正我们也不能一直站在这,一起过去找她吧。
两人围着草坪,往远处走去。罗婉君幽幽地说,戴姐让我带家里那位一起和你吃饭,我没同意。宁致远心里明白,叹口气说,丫头,别记在心上,都过去了。婉君说,你懂女人什么呢,唉!宁致远不知说什么好,遂摸摸她头,缓声说,你好好生活,哥也安心了。罗婉君将头靠在他肩上,依偎着缓步走。
小家伙蹲在草坪认真地抚弄一棵青草,抬头说,姐姐,你看,这青草有三片叶呢!宁致远也蹲下来,欣喜地问,嫣然,还记得宁叔叔吗?余嫣然露出洁白小牙齿,脆声道,记得呢,婉君姐姐好喜欢你的。罗婉君顿时大囧。宁致远哈哈一笑,伸开双手,说,来,叔叔抱抱。余嫣然依偎过来,宁致远一把抱起,抛到空中,接着又抛起,小家伙咯咯地笑着,清脆的声音在校园回荡。
两人玩累了,小家伙双手箍着他脖子,小脸挨着大脸,一脸幸福样子。罗婉君笑吟吟地看着他俩,用手机拍咔嚓一声拍下来。瞬间,她心里猛然一动,这两张脸也太像了吧?赶紧打开手机调出照片,放大了看,又抬头看着他俩,不禁露出惊讶万分的神色。
宁致远一脸疑惑,笑着问,怎么啦?罗婉君招招手,示意他过来看。宁致远过来几步,看着手机照片上的一大一小的两张脸,不禁说,嫣然多像我呢!罗婉君睁着圆眼,不相信这世界这么巧合,难道从未谋面的嫣然爸爸和宁致远长的很像?
散学后,宁致远带着两人到校门外不远处吃了西餐,然后陪嫣然看了场动画电影。出了电影院,小家伙依然兴奋地吊在宁致远脖子上,嚷着不回家,还要和宁叔叔玩。在罗婉君反复劝说下,余嫣然才依依不舍地告别,眼眶里竟然有了泪花,车开出多远,还趴在车窗上张望。
送回家,余小菲笑着说,麻烦你了哈,婉君。罗婉君站在门口说,姐,我回去了。嫣然焉啾啾地挥手,小声说,姐姐再见!说完,踩着小拖鞋哒哒地回自己房间去了。
火熱玄幻小說 嶽州紀事-歲月無聲催人老看書
余小菲很是惊诧,不知道小家伙为什么不开心,遂问道,她怎么啦?罗婉君犹豫一下,然后说,姐,下午我带嫣然去财经大学培训学院,见到宁致远,并一起吃了饭,小丫头黏她宁叔叔得很。啊?余小菲心里顿时慌着一团,但随即恢复了脸色,露出一个艰难微笑。罗婉君拿出手机,打开图片,放大了照片,递给余小菲。余小菲看着照片,泪水立刻溢出眼眶。
罗婉君赶紧问,姐,怎么啦?余小菲递回手机,慌乱地说,有些晚了,你快回去吧,妹弟会找你的。说完,关上了房门。
罗婉君愕然站在门外,心里疑团更重了,嫣然跟宁致远肯定有莫大关系!难道……她不敢往下想,心里突然剜一样剧痛起来。
周末,宁致远飞了一趟丘川,主要是去省发改委找兰心月办理棚户区转报资金申请文件。
兰心月眼含笑意,啧啧有声,你小子厉害嘛,蔡司长给我打了电话,京都发改委副主任已经口头同意了。宁致远喜滋滋地说,还是兰姐那个电话起作用啊!去了森林,才知道林子有多大!
兰心月看了看长宁市政F转报的文件,在上面刷刷签上字,按响桌上的内部电话。不一会儿,一位年轻姑娘走进来。兰心月说,小娴,转给地区处速办。小娴接过文件,低声问,主任,还有什么事情安排吗?兰心月正色说,不用了,你休息吧,我等会有点私事要办。小娴愉快地回道,好的,那我先出去了。
宁致远喝了一口茶,一脸期待地说,兰姐还有安排啊?岳州几个干部还在楼下等着呢,一起吃个饭吧?兰心月笑了笑回道,饭就不吃了吧,晚上有个饭局,不好推脱的,我也不请你吃饭了。宁致远一脸失望,沮丧地说,你到丘川,我们只吃过一次饭呢,还是践行聚会。
兰心月柔声道,现在需要协调的事情很多呢,你懂的。宁致远默默地点点头,抿抿嘴,意识到自己该告辞了。兰心月看出他的心思,柔声说,以后有计划的,对了,你要做好离开岳州的准备,换届在即,做好每件事,千万不要有负面问题。宁致远哦了一声,没有深问,站起来,客气地说,兰姐,谢谢您,一直这么惦记,我心里很感激。
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兰心月心头一酸。回想起在长宁孤独寂寞的日子,他猛然扎进自己感情大海,一路走来,让自己享受到了作为一个女人的幸福。岁月无声催人老,回首山河已是秋。或许,时间和空间变换,一段意外感情都将走向结束。
火熱小說 嶽州紀事 線上看-歲月無聲催人老看書
在与家人团聚后,周日晚上,宁致远深夜赶回京都财经大学,继续沉浸在悠闲的培训学习中。
傍晚,周涟漪突然过来敲门,神色黯淡地说,致远,陪我出去走走吧。时候已入秋,京都气温开始泛凉。宁致远拿了件夹克批在肩上,笑着说,好,走吧。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嶽州紀事笔趣-歲月無聲催人老閲讀
两人围着校园草坪漫步。周涟漪幽幽地说,致远,我该怎么办呢?从周涟漪说走走那时,宁致远就明白她有心事。见宁致远没有回答,周涟漪继续说,我离不开李响了,可是,我还有婚姻,还有孩子,我很痛苦。
宁致远吐出一口烟圈,轻声问,响娃是什么态度?周涟漪摇摇头,低声说,我没敢给他说,他肯定会奋不顾身离婚的。宁致远叹口气,盯着天边逐渐黯淡的晚霞,半晌才说,顺其自然的好啊!然后,开始交心谈心。
涟漪,我们有自己的感情,也有自己的责任,同等重要,缺一不可,这就是复杂而又艰辛的人生,所以才有各种滋味!我们这一代人,与前面的六十年代不一样的是,我们需要打破固有的生活方式;与后面的八十年代不一样的是,我们需要做好承前启后的桥梁,所以,我们很苦,所以我们得走过晦涩而又符合自己需要的路。不要痛恨婚姻,我们是经过爱情走进婚姻,所以婚姻是爱情之后的一个阶段,爱情是风花雪月,婚姻是油米酱醋茶,因为性格爱情有可能延续,有可能消失,这是规律,也是一个人感情的宿命,所以不要埋怨,要学会淡然,这才是生活。
周涟漪默默地点点头,轻声说,我也想过,如果离婚,我作为市委组织部分管干部的副部长,一定会受到影响的,但我并不怕这个,而是怕孩子无法接受,影响学业和未来成长。宁致远接过话说,所以,不要硬生生地扯得血流不止,顺其自然是最好的选择,真到那时候,我觉得孩子也会理解的。人这一生啊,总要付出一些,失去一些,得到和失去的都是一样多,谁也不要贪心!响娃是个睿智的人,他一定会理解你的!周涟漪眼含泪珠,感激地说,谢谢你致远,你这一席话,让我豁然开朗,过去我不理解兰心月姐姐为什么始终守着那冰冷的婚姻,现在我明白了。
天色已暗,校园静谧。宁致远轻声道,外面凉,我们回去吧。周涟漪点点头,迈步向住宿楼走去,脚步明显轻快多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