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txt-第七百零三章 客人們相伴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时间稍早,在帝国特使逃离圣城的那一天。
那位行为时常让人摸不着头绪的仁兄不管不顾地留了下来,让林在圣城埃斯塔力的家中多了一个食客。本来应该反对这种事情的,但某人没能坚持,最终还是同意了。是说不同意也没办法。
家中的人对这种事情,也算是驾轻就熟。对待阿札德的态度,就如同当初芬复活的时候,当老师的跟两个学徒所说的做法一样。反正又打不赢对方,他想怎样就怎样啰。要不然呢。
是的,打不赢。某人现在跟阿札德的状况,就是谁也奈何不了谁。那还能比的,也就是脸皮的厚度了。
反正确定无法改变这位任性妄为的人,那一点都不在乎他人意见的想法后,林就放弃治疗,径自去上了数学课。然后刚好是芬上完生命课回来的时间。
等到某人上完课,回到家中,庭院是一副世界大战后的惨况。活像是捱了一轮炮击,到处坑坑疤疤。
蚕舍小破,两个丫头跟现在应该待在技术公会的乌佐夫‧甘提亚,正一起收拾着,特别是抢救那些好不容易才累积下来的干燥丝茧。提花机工间中破,才织好一套丝绸法袍的提花机已经离开了原本的位置,上下颠倒。不用细看就知道需要大修,直叫某人流泪。
最可怜的是银须矮人的工间,差不多被夷为平地了。慢一步从汽车制造与研发中心回来的他们,正从废墟中找着和平武装的部件。而且从脸上异常肿胀的状况来看,估计跟那位殿下打过交道了。
主宅本体没大事,除了会客室的墙被砸穿了个大洞。来帮佣的瓦娜正勉强搬着破碎的砖头,而应该是罪魁祸首的几人,正平静地坐在小会客厅里,品着几支酒瓶颈部被砸断的美酒。当然更多的是一地的酒瓶碎片与被酒水染湿的地毯污渍。
看不出心情的巫妖跟只是笑着的魔王子对视无语。看模样,谁也没吃亏的样子。而一年多来一直是挂在蚕舍正中央屋顶,肩负着镇压与监视那堆魔蛾的骷髅头史东,这时正放在桌上,闭眼沉默。不知道的,还会以为这是什么行为艺术,拿死人头来装饰之类的。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意料之外的客人,洁白剑圣威廉‧格雷科。一袭白衣的他坐在芬和阿札德的中间,把两人给隔开。表情是难得一见的无奈,对大部分事情都可以淡然处之的他,这样的表情算是相当罕见的了。
穿过会客室墙上的破洞,一挥手,使用闪现术先帮瓦娜把大块石头移到户外集中放置。这才进到屋内,第一时间还是问了一下芬:“没事吧。”多问这么一句,是因为芬身上由八位权能之主所下的枷锁还没解开。是说她本人也没着急这件事就是了,从没看她试着破解过。
被问到的巫妖没有什么大反应,就只是朝某人瞥了一眼,带着浓浓的不满。林唯有讪讪然,摸了摸鼻子,转头看向一年多没见的威廉‧格雷科,说:“好久不见了,吾友。怎么找到我家来的?”
那张俊秀到男女都会忌妒的容貌,这时唯有百般无奈地摇摇头,说:“我是经过斑鸠同盟的介绍,来到圣城的技术公会。没有想到听到了你的消息,才在乌佐夫同志的带领下,来到你家,想来向阁下问候一声。只是遇到了这场战斗,不得已之下才出手,连带着砸坏了不少东西。我可真是过意不去。”
“这倒没什么,人没事就好。”林客气地说了句。再转头看向毫不避讳,盯着自己猛瞧的阿札德。不知道这货发神经的原因是什么,某人直觉不想问,问了会很麻烦。
不过某人不想开口,也不知道从何说起,阿札德却没有那么多顾虑,说道:“你怎么把自己的家弄得跟魔法塔没什么两样。我闯过法圣的魔法塔,都没你这里危险呢。那些蠢货五层塔白盖了?”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愛下-第七百零三章 客人們熱推
“总有刁民想害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做成这样,不过份吧。那些老牌魔法师的家中或塔中,哪个不是陷阱重重,三步一坑,五步一杀的。搞得他们自己在家里走动,也是小心翼翼的。我这里至少也是宽松许多,只要不犯规矩,就不用提心吊胆地走着。”
虽然说只有在魔法塔内,塔主才握有生杀大权。不过在实务操作上,凡是私宅或贵族的城堡,如有外人闯入,被主人宰掉,也不太会有人去过问的。所以一些没能住进魔法塔的法爷们,也确实会改建自宅,设置陷阱。但,也许,没像某人这么夸张就是了。
只是对于某人的辩解,阿札德却是装作不悦地说:“把自己的家弄成陷阱也就算了,为什么那些攻击就只会追着我跑,而且感觉起来愈来愈有威胁性。也许你应该考虑公平一些,谁动手就往谁身上招呼。如此一来,我可能会考虑不拆房子了,省得你要重新设计一番。”
你不拆房子,拆了我家的院子是吧!
林深吸一口气,不跟这人计较,说:“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皇子殿下将这两个字说出口,你自己相信吗?”
“对我有利,才叫作公平;对我不利,哪有公平可言。世间公平本就如此。把这两个字当真的你,才是愚蠢到我无法想象的地步。”阿札德很顺地说着,毫无羞耻之意。
虽然气恼地想找反驳的话,但林张了张口,半句都说不出来。就这货嘴欠的程度,三句不离讽刺,那些心高气傲的大人物有几个忍受得住。难怪冲突是无法避免。而只要一起冲突,打得过的也没几个吧。这才造就了魔王子的恶名昭彰。
不过接近晚餐的时间,两个丫头还在外头收拾残局,瓦娜也忙着整理会客室的墙上破洞。该不会什么都没准备吧。
这时两个少女气呼呼地走进来,嘟着嘴,满肚子的不满也只能吞腹内,说:“老师,请等我们一下,我们这就去准备晚餐。”
这时瓦娜也将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得告一段落,就要帮忙去准备晚餐。林制止了她,让瓦娜先去打理好自己。不会任何魔法的她不比两个学徒,哈露米她们还能用魔法净化术清理一下自己,瓦娜的白色围裙还有脸上、手上,到处都是灰尘。某人可不想吃饭加料,所以阻止她。
转过头,林笑着对威廉‧格雷科说:“之前就有跟你讲过,等哪一天来找我,我请你吃好吃的东西。今天就算是兑现承诺,由我亲自下厨准备。请稍等一下吧。”
当林看到阿札德露出那副高深莫测的笑容时,他也只是回以一笑,说:“我老家的家训,朋友来了,有美酒珍馐;敌人来了,有斧剑弓矢。所以你想吃到什么东西,取决于你的态度。至少在晚餐前,消停一阵子。我保证你会有一个难忘的回忆。”说完,便带着两个学徒离开。
“老师,要准备大菜吗?”在走廊上,跟在身后哈露米问道。
“不,大菜太浪费时间了。假如提早准备还好说,现在距离晚餐没多少时间,就算那个客人不会等到不耐烦,我也先饿扁了。所以拿现有的东西准备一下就好。”
林先看向哈露米,说:“丫头,妳去拿面粉和面,做成面条,大概中宽就好,不要太细。”
又转向卡雅,说:“我记得我们有做好的豆瓣酱。把那个全部拿来,然后再从食材仓库里头找来牛油、鸡油、猪油、米酒、醪糟、生姜、大蒜、辣椒、花椒、豆豉、冰糖、大葱,这些都拿多一点来。假如我们有白扣、草果、三奈、丁香、砂仁、香果、孜然、桂皮、干草、枝子、排草、老扣、甘松、陈皮、香茅、八角、芫荽、千里香、小茴香、紫苏、良姜也都拿一点来。”
得益于汽车制造与研发中心有阮文越的嘉隆商会做后盾,也许他主攻的并不是农产品,但要从其他亲戚手上拿到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蔬菜、香料与五谷杂粮,是不成问题的。要说遗憾,就是嘉隆商会至今也还没有找到‘茶’。
虽然不知道自己报出来的东西能不能找齐,但有多少就用多少。而那些东西都是两个少女去整理的,所以与其当老师的自己去仓库东翻西找,倒不如直接跟她们说,找齐的机会还比较大。
尽管某人报东西是又快又急,但早已习惯的少女还是一字不漏地记了下来。但沉默寡言的她,今天还是难得地开口说道:“老师,你是要做什么地狱料理?”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七百零三章 客人們閲讀
“嘿嘿,我好久没吃的口味。”当老师的人卖了个关子。
也许某个当老师的人,魔法与学术上权威性不如另外一个巫妖,甚至连在家中的地位也一样。但在吃这一方面,他可是绝对的霸权!只要他开口,没人敢反对的那种。
材料有限的情况下,有有限的作法。得到了嘉隆商会各种香料的支持,当然也有大手笔使用香料的作法。
只是虽然收集了很多香料,但这段时间林受到八位权能之主的重创,以及忙于研发中心的设立,所以在料理上还是按照两个学徒之前的方法来做。这一回,算是林久违的拿起大勺,让迷地人瞧瞧,单身狗为了不沦为外食族,在厨房所做过的努力!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