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221章 仙君半夜幽會佳人看書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她做了好一番心理建设还是狠心混了几滴进去,嘟囔着说:“来了!”
云霄茶递到仙君的手里,是他熟悉的七分热。
苏青之的心被撕扯的无比痛,痛的有些站立不稳。
她一眨不眨的盯着冷千杨看,在水触到他唇角的一霎那,心就漏了半拍。
“有根头发掉茶杯里了。”
苏青之状若无意地碰落茶杯,忐忑的心总算落了地。
血气倒流,心脉阻塞,那样狠辣的手法换做以前没什么。
可这样一个全身心宠着自己的人,真的下不去手。
小作精,你真是我的软肋。
“我给你重倒一杯。”
苏青之在如释重负和焦灼不安中来回切换着,抬脚下了床榻。
“小宝乖。”
一无所知的人露出痴汉笑,眼神迷离地说。
乖你妹,等我杀了人的时候,你就被啪啪打脸吧。
“赶紧睡!”
她一肚子暗火无处发泄,凶巴巴的替他掖了掖被角。
凉风习习,隔着屏风的两个人躺在床榻上都是心事重重。
冷千杨摸着福娃扇坠,听着屏风外的苏怀玉跟翻烙饼一样,心里五味杂陈。
刚才倒茶的时候,小宝神色很不自然,到底在为什么事烦心?
其实今夜记忆里想起的不仅仅是肩膀刻兰花这件事。
还有一件他不愿承认,却铁一般的事实。
灰色的云雾后面,是一扇贴着双鱼戏珠红窗花的窗户。
窗户里的自己怀里揽着一个女子,她低吟喘息唤着千杨哥哥,俏皮又灵动。
“今夜一时情动难以自持,这样的回答千杨哥哥可满意?”
如果记忆里的人不是小宝又会是谁?
那样沙哑而清冷的声音,倒是跟陶郡主很像。
上半身的裸画、肩膀刻兰花、还有这个难分难舍的吻,这些记忆实在是匪夷所思。
绝对不能让小宝知晓!
“李野,速速去查十年前三界可发生过什么大事。”
“还有贴有双鱼戏珠图案,这种式样的窗户。”
翌日一早,冷千杨接连发了几道指令,轻叩着案几补了一句:“避着点小宝。”
“弟子遵命!”
李野一脸迷茫,退出屋子去部署。
用早膳的苏青之吹胡子瞪眼睛,开始异常的焦躁。
“今日的鸡蛋薄饼是半熟的,好大一股葱花味。”
“鸡丝粥很咸,叫人无法下咽。”
她意兴阑珊的拨弄着碗里的膳食叹了口气。
“送你的礼物,打开看看。”
冷千杨一边用筷子挑葱花,一边温言说道。
一样精致的红丝绒盒子,看起来小小的,会是什么?
等苏青之拨开一层又一层娟帕就惊呆了。
淡金色的脚链打磨成镂空的式样,是一串小星星,在接口处刻了一个小月亮。
“哇塞!好好看!”
她爱不释手的捏着脚链笑成了一朵花。
“民女见过仙君。”
凉亭外缓缓走来陶郡主,冲仙君微微福了一礼。
冷千杨微微掀了掀眼皮,算作回答。
“小宝,关于生死门事件,你可有推测出是谁要害你?”
他端着云霄茶品了品,淡淡地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陶郡主的脸唰地一下就白了。
苏青之看陶郡主抖成一团,忽然起了逗弄心思。
刀悬在头顶的滋味才最煎熬,我就成全你。
“我掉入石屋的时候尚有意识,听到侍女在和人说话,声音听着很熟悉,好像是..”
气氛陡然一僵,冷千杨抬起眼眸看向对面的小弟子。
“都说成双入对,仙君大人和我一起戴如何?”
关键时刻她怎么不说了?
莫非她猜出是我所为?
装作在钓鱼的陶郡主心要跳出嗓子眼,指甲都掐出了血。
“别闹。”
冷千杨眯着眼睛,用扇子敲了敲她的脑袋。
“那你就是不肯啦?”
“我就知道,你说什么都依我,是骗我的。”
苏青之眼神乱飘,没好气地嗔怒道。
眼看陶郡主焦躁难耐要走,她立刻哎呀了一声说:“我想起来了,那个声音就是,就是…”
“噗通!”
惊惧万分的陶郡主不慎落河成了一只落汤鸡。
苏青之嘴角漾起一抹狡猾的笑意,挽着仙君的胳膊说:“我们走。”
“好大的胆子。”
冷千杨甩着广袖,冰冷的目光扫过水里的陶郡主,寒意森森地说。
忐忑不安的陶郡主回屋之后又是一通乱砸,怒声说:“苏怀玉她凭什么?”
“一个病秧子,能耐什么呀?”
“脚链是下贱人戴的也敢让仙君戴,真是大逆不道!”
怒气过后她心里是千百万倍的惧怕和恐慌,仙君那么聪明,万一..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抱抱小龍貓-第221章 仙君半夜幽會佳人展示
“怎么样,发现什么了?”
亥时一刻,厢房里辗转反侧的陶郡主慌的六神无主,在问堂下的婢女。
“我看见苏怀玉昨夜偷偷摸摸在院落里埋了个东西,你看。”
侍女乙一脸喜色,恭敬地捧上了瓷瓶。
“解语草的汁液?能篡改记忆的东西,苏怀玉与仙君丢失的记忆有关系?”
“她不舍得用,至于我…以后我就是仙君的人了..”
红桃六小姐欢喜地抱着侍女转圈圈,兴奋地说:“我要翻身了,哈哈!”
“小姐,仙君叫你去回话。”
婢女甲慌张地跑进来,小声说道。
“慌什么。”
陶郡主自信一笑,看着铜镜里粉面含春的自己比了个必胜的姿势。
仙君的厢房。
“你抖什么?”
冷千杨摇着扇子,看着堂下面无血色的陶郡主微微挑了挑眉。
据侍女来报,那日自己进入小岛中心的小楼后,跟随小宝回屋的侍女被人杀害,尸骨无存。
生死门外面的草丛里遗留了一些白色的粉末。
刚才的事分明就是她不打自招,真是心思歹毒。
“借民女十个胆子也不敢,请仙君明察。”
陶郡主强压着内心的恐惧硬撑着说。
“从实招来,否则..”
茶杯被冷千杨捏成粉末,扬在屋里。
“嗝!”
陶郡主两眼一翻“晕倒”在地,低低唤了一句:“千杨哥哥。”
千杨哥哥!?
“啪嚓!”
冷千杨手里的茶盏摔了个粉碎,心瞬间揪了起来。
翌日一早,看着案几上摆的早膳,苏青之的火气就更冒了几分。
“我没点这个凉拌苦瓜。”
“昨夜我听你在膳房门口吩咐过,还以为是..”
侍女丙一脸愧疚,被苏青之恶劣的语气一怼,眼眶瞬间就红了。
肯定是红桃六小姐,别说她的声音跟自己真是难以分辨。
“你与那位陶郡主真不是亲戚?”
仙君动作优雅地夹起菜,微微一笑。
“仙君,我的亲戚可都是人。”
因着昨夜半途而废的事,苏青之对着他实在没什么好脸色。
一连三日,冷千杨过起了三点一线的生活,但是苏青之发现了不对劲。
他对自己不再坦诚相告,问他恢复记忆的事,也都是敷衍几句。
见识过此人全身心扑在你身上的模样之后,那种敷衍实在是太明显。
苏青之半睡半醒间,发现床榻上的人换上夜行衣跃出了房门。
一定有问题,苏青之耐心地等到他走远了才跟上去,越走越是奇怪,这是去往红桃六小姐的方向?
深更半夜,幽会佳人,这还是仙君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