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左道傾天》-第一百二十章 不能玩脫了吧?熱推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多少年,星魂起;多少年,星魂兴;多少年,平三族;多少年,统天下。”
这句话,听上去很平常,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多想。
只是有些嗤之以鼻:这是星魂大陆多少年来的一句话,很多人都在说,很多人都在期盼,星魂大陆的人,未免想的也太美了。
居然还想着灭三族,统天下……
简直是马不知脸长。
但这世上总是有些“有心人”,习惯将简单的事物复杂化,他们看到这句话,尽都皱起了眉头,在他们的眼中,这句话还有其他更深邃更隐晦的意思在里面。
及至联想到最近在巫盟闹得天翻地覆的左小多……
有人突然生出恍然大悟之感,随后更是一阵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多少年,关键就是这个多少年!这个多少年,要拆开……若是理解为,多,少年?”
“是少年人才多?还是左小多到了少年?”
“但现在的情况看,与这个左小多……脱离不了关系。”
“难道这个预言,就是说的左小多?”
“左小多的未来,会平三族?会统天下?”
“这个左小多,居然如此的危险?”
“我的猜测,对不对?会不会就是真相?”
不管是不是真相,这些巫盟的有心人,或早或晚,不约而同的将自己的顿悟散播了出去,对与不对,且先不说,但是这个发现,上报是有绝对必要的。
万一是真的,可能导致的后患,可就太严重了,不能掉以轻心。
而巫盟的人立即与星魂大陆的内线们联系,这句话,到底有没有出现过?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夸赞沙魂的心思细腻了。
因为这句话,还真正有存在过的;虽然只是拆开的部分,但这句话说到底,实在太平常,太常见了!
举凡朋友聚会,叹息着叹息着就能冒出来一句‘多少年,才能星魂大兴啊……’
所有那边的内线,对于此相关线索的确认,初初是一脸懵逼。
这么平常的一句话,想要确认什么,有什么值得确认的吗?
于是回复,这句话不是很平常么?这边说这句话,早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年了啊……
这回复本来无可厚非,但巫盟那边在得到这答复的瞬间,却只有更加的毛骨悚然,心底森然。
竟然是确有其事!?
那么这句话,作为一个预言,跟左小多此人一联系,岂不是天衣无缝、珠联璧合!
搭配得再契合不过了吗?!
于是,巫盟方面得出了一个结论——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死左小多!”
“申请出焚身令!”
便在这时候……
在遥远的星魂大陆上京,又有一道秘密消息传来。
“星魂天道混沌,遮蔽天机;但是,隐隐看到煞星南驰,悬于巫地。猜测,乃是人情令第一天才左小多,正身处巫盟之地!望巫盟内陆,全力截杀,务必不让此子回返星魂!”
这是一道保密规格极高的消息。
保密级别,已经达到了最高层次,乃是直通巫盟最高层办公室的级数。
彼端接到这道密信之后,确认到后面画的一朵悠悠白云之余,不敢有丝毫怠慢,即时通报了现在主持巫盟大陆所有大小事宜的几位巫盟天王。
几位天王也随之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这可是冒着暴露最大内线的危险而发出来的消息!
可见这件事,潜伏的那位是何等的重视!
“左小多现在已经到了什么地方?什么位置?”
“目前目标已经快要接近赤阳山地界,现在在孤竹山脉一带移动,移动速度极快。”
“传令附近驻军,全力封锁孤竹赤阳一带,不仅是道路,连天上地下山林秘地,也都要严密布防!”
“虽然飞天以上修者不能出手针对,但却可以在高空布控,锁定目标位置,时刻通报位置信息,务要令目标无所遁形!”
“焚身令即刻出动,尽速击杀此子,永绝后患!”
“出动巫盟所有焚身令上人,分成十个作战梯队,第一波先出动一支百人焚身大队,作为试探性攻击之用。待到这一波攻击之后,视情况态势再制定后续攻击模式。”
“是。”
……
一时间,巫盟内陆风起云涌。
而这一连串变化,令到魔道祖师泪长天有点傻眼了。
以他的阅历、老辣的眼力,如何看不出来,目前的态势已经开始有点不对劲了,渐渐向着脱离他全盘掌控的方向发展。
他此刻仍旧在上空飘着荡着,总揽全局,自然能够极清晰地察觉到,附近的巫盟城市,军营,驻军等各方势力的动作、气势,突然呈现出一种类似开锅一般的激烈动荡。
然后,在很短时间里,无数高阶修者的气息,自四面八方向着这边集中过来。
精华都市言情 左道傾天 txt-第一百二十章 不能玩脫了吧?閲讀
而处于正前方的五大军团驻军,亦开始统一移动,向着赤阳山方向,孤竹山脉方向移动过来。
整体行军态势,俨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钳子形状!
隐隐有将这里,团团包围,严防死堵的意向。
还有更远的地方,原本正在开往前线的军队,突然间原地掉头,也向着这边赶过来。
这么具有针对性的动作动向,令到泪长天额头有汗。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目前动作之大,堪称大大突破常规,光只是调动的六大军团规模,就已经是超过了六十万人;而且每过一秒钟,正在往这边压的那种气势,都形更加浓重一点。
而想要出现这种情况,能够造成这种感觉的,就只有:大批的高手,正在自远方,自四面八方,向着这边集中、聚拢。
及至第四天的时候,已经有第一批人手,强势冲进了孤竹山脉。
而这第一批,人头数就达到三千之众,而且这第一批开了头、涌入之后,后续还有络绎不绝的人手来到,持续进入。
泪长天身在高空,居高临下的看下去,眼瞅着四面八方的巫盟高修,好似蚂蚁聚会一样,黑压压的人群,不断地从远方冲来,一头扎下去。
先是三五成群,然后是三五十一拨,然后到了第五天,已经是三五百一拨的往下冲……
“我勒个去,这什么情况?!”
泪长天看得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哑口无言,半晌无声!
说起来他已经尽力高估了自己这个外孙的影响力了,却仍旧没有想到,会出现当前这种结果!
尤其是查看着突然间聚集而来的上千名飞天高手气势,心下已经开始有些麻爪了。
再看到其中还有几位合道高手,隐匿其中,更以自身神识,死死地锁住了赤阳山一带!
泪长天越发的心虚起来!
“老子貌似……”
泪长天有点火烧屁股的感觉:“……这特么……应该不能玩脱了吧?”
以巫盟当前的阵容而论,别说左小多目前还未臻御神,就算是御神顶峰,甚至是归玄顶峰,也万难讨好,!
泪长天再三仔细排查确认,确定当前还没有大巫出动的迹象;却又放下心来。
“只要没有大巫带队就好……”
泪长天是什么人,是仅次于巫盟道盟星魂三大天柱的此世绝巅强者,只要没有与他同阶的顶峰强者在场,以他的道行手段,将左小多安然带走,还是不难的!
嗯,但就算泪长天强横至斯,面对巫盟当前的阵容,他也是不敢硬抗的,人力有时穷,即便是他,想以一己之力,硬撼数十万大军,数万高阶修者构建的阵容,除了洪水大巫的绝世悍锤,某长长的长长大刀之外,便是雷道人,也不敢直撄其锋!
泪长天心中笃定,当前这种阵势虽然势大,大大超出估算,但只要没有大巫带队,局面仍旧处于可控范围之内!
但是……要是十二大巫但凡有一个出现在此,老头儿就要立即丢下脸面向游东天父子还有四方大帅求援了……
再但是,就眼前这种态势,再如何的心中有底的老头儿,仍旧很有几分心惊肉跳。
“这小子到底是做了啥事儿,凭他一个后生晚辈,怎么就能在巫盟引起来这么大的动静?”
“特么的老子将南正乾扔到这里,也未必能造成这种效果吧?!”
泪长天是魔祖不假,老于世故,饱历世情这都不假,但他这些年实在太少太少踏足尘世了,所知的信息难免闭塞,诸如星芒群山密地试炼之事,他固然有所了解,却并不知道太多详情。比如他的好外孙在那里面做了什么好事,他就完全不知道!
他更加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外孙,惹祸的本事到底有多大!
“先看看,先看看。”
泪长天首度面现愁容,已经开始思量,要是真个不好,我就直接冲下去拎着后颈走人跑路。
左右当前的巫盟阵营之中,还没人能拦得住我。
但事情演变至此,泪长天是真的有点麻爪了……
闺女啊,放心吧,爹不会害外孙滴……
这会的左小多,早已经是浑身浴血,在山林中如同一抹淡淡血气,持续向着东南方挺进。
他的方向,向来很恒定。
那边便是日月关的方向。
只要杀回去,就安全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