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的導演時代笔趣-第538章開宗立派的喜劇大師讀書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我的导演时代
随着《欧洲攻略》、《爱情公寓》等电影的上映,以及扑街,2018年的暑期档基本上算是结束了。
虽然月底还有阿汤哥的《碟中谍6》上映,不过这个系列在国内其实没多少人关心。
其实有一部挺不错的纪录片《最后的棒棒》上映了,这本身是一部纪录片剪辑成的电影版。
纪录片非常好,一个转业团级军官拿着1500块钱去崇庆干起了棒棒,都不算体验生活,那是真的去干棒棒,跟着去的摄影师中途都受不了要跑路。
纪录片评价很高,豆瓣9.6分。
不过电影剪辑版没什么人看,娱乐时代,没多少人会去看这些。
放在十年前都没什么看,更别说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了。
不过,其他的片子在网上热度也下来了,全都被那个《陈情令》给替代。
原著小说本身就有不小的人气,这部剧火了之后,两个主角也是爆红,在微博上的热度已经超过了“归国四子”和《练习生偶像》C位出道的渔网少年,以及《创造010》那个从头哭到尾的女生。
俨然又是一代顶流的胚子,企鹅也开始了全方位地推广和宣传,可以说在微博上,就没有第二个这么火的明星。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ptt-第538章開宗立派的喜劇大師展示
选修节目没有造出来的顶流,一部网剧就这么轻轻松松地造出来了。
之前四个还没过气,又来了三个,再加上日渐长大的三个小孩子,十个顶流,可以预见,很长一段的微博热搜,基本上要被他们给包圆了。
十个顶流,热搜估计都不够了,粉丝们不打起来都算是好的。
这还是偶像明星们,演员里的顶流也不少,隔三差五搞点事情挂在热搜上。
也就是国内市场足够大,才能容纳这么多的顶流,每个人几千万粉丝,一个粉丝十块钱,就是几个亿。
这也是陈伍计划中行业闭环的信心,千万粉丝,一人买张票就是四个亿的票房。
《魔都堡垒》自从杀青之后,就一直保持着宣传,虽然热度不大,不过在微博上基本上隔三差五能看到。
一直续着,花不了多少宣传费,又能吊着粉丝,时时刻刻提醒着粉丝。
《流浪地球》杀青之后倒是没有宣传,一拍完就进入到了后期制作当中。
郭凡忙了一阵子后期,也抽空出来拍一拍《我和我的祖国》里他那个单元。
开机发布会之前集体开了,就不单独开了,就是作为总导演的李谦来了趟片场,主持了一下开机仪式。
一个二十分钟的单元剧,剧本没问题拍起来就简单,对忙碌了几年没停过的郭凡也没什么累的。
反倒是对已经官宣定档明年暑期档的《魔都堡垒》很关心了,一直心事重重的。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的導演時代 線上看-第538章開宗立派的喜劇大師讀書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虽然都是暑期档上映,《魔都堡垒》拍好了大卖也是件好事,毕竟几个亿的投资,周期又长,要是亏本太多的话,估计没几个人敢拍科幻大制作了。”
“老郭你怎么这么想?”李谦有些诧异道。
郭凡摇摇头,“这几年一直忙《流浪地球》,我是真的知道拍一部科幻大片又多费神费力,《魔都堡垒》不管怎么样,也是筹备加拍摄好几年了,不管拍的怎么样,整个剧组幕后团队到底是累死累活忙了几年,都不容易。
拍烂片最起码有人拍,有人拍就总有人能拍好吧,要是都不敢拍,资本不敢投钱,那就永远都不会有好的科幻片了。”
李谦笑了,“你什么时候这么感性了,再说了又不是只有《魔都堡垒》一部,只要《流浪地球》大卖了,就是个好榜样,能赚大钱的电影,就不怕没人拍。”
“老大,我是对《流浪地球》有信心,可是我怕会劝退资本和其他的导演,以国内的工业体系,拍下来太不容易了,不像《魔都堡垒》可以用现实的背景,故事以爱情为主,特效场景应该不多,拍起来难度就低多了,也容易跟风。”郭凡道。
“……”
这竟然还钻起牛角尖了,跟快出嫁的媳妇一样,患得患失的,李谦有点无语了。
“你这什么想法,《魔都堡垒》大概率是烂片,如果烂片大卖,才是坏事,行业正是需要好电影大卖,烂片血亏的情况。
投资人拍电影本质是为了赚钱,如果只有好电影能大卖,那他们就不得不努力拍好电影了,你不用担心其他人拍不好电影,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驱动,钱足够,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一部电影赚一个亿,可能打动不了资本,可是一部电影要赚十个亿,不管多难,都有的是人想尽办法做好。
怕就怕像企鹅的陈伍计划中的那样,只要IP+偶像+营销+控评就够了,不需要电影的质量,那要是成功了,肯定会有无数这种模式的电影涌进来,良币驱逐劣币,拉低观众的欣赏水平,最后就没人用心拍好电影了。
熱門玄幻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線上看-第538章開宗立派的喜劇大師閲讀
这就跟小马讲的996福报一样,以前正经的公司朝九晚五,后来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996,加班没有加班费。
当个例变成常态,大部分公司都996不给加班费,你就是想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都找不到了,只能接受996。
一些公司996不可怕,可拍的成为常态,所有人都接受了,并且习以为常,才是可怕的。
过几年说不定再来个997,经过几年时间所有人又习惯了,最后来个007。
咱们电影行业也一样,所以烂片不可怕,可怕的就是烂片屡屡大卖,观众也习以为常了,所以我向光电领导坚持取消票补,只要票价正常,观众选择电影的时候才会不那么随便。
9块9的票就算看烂片观众也不亏,可是三四十块看烂片就划不来了,烂片也就没有市场,就算偶尔几个例外也不打紧。
哪怕这种行为会在短时间内对市场照成伤害,我也做了,这就跟以前中西部地区很多地方饭都吃不饱,国家还要推行九年义务教育,而不是让孩子去大城市打工,即便打工才是当时对家庭最好的选择,而不是多读两年看似没什么用的书。”
李谦这长篇大论的,直接把郭凡也说蒙了。
“老大,你这官腔越来越流利了,以前我还觉得你去从政能当个市长,现在我收回我说的话,你要是从政的话,搞不好能做到高官。”
“滚犊子。”
气氛这么正经,被郭凡这一破坏,李谦也就打住了,没好气地道,“直男钻牛角尖最可怕了,我怕你越钻越出不来了,浪费我口水。”
“直男怎么了,你不也是直男。”郭凡不客气地回怼了一句。
李谦耸耸肩,“没错,我也直,可是我英俊帅气有钱有势又有才。”
“……”郭凡也无话可说了,也不想继续受伤害。
“行了,不钻牛角尖了我也走了,你好好拍吧,这是任务,也上点心。”李谦摇摇头,起身就要离开。
我…
郭凡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合着专门来挤兑我来了!
……
从郭凡的剧组离开,李谦路上瞄了瞄《魔都堡垒》的动静。
虽然对方官宣定档暑期档了,不过具体是七月还是八月都不确定,和《流浪地球》的先后上映顺序,也决定了到时候的营销策略。
其实吧,如果没有《魔都堡垒》,《流浪地球》的宣传按部就班就行了,可要是撞一起了,不踩一脚利用一下都对不起他们了。
本身就是要扑街的,不如发挥一下剩余价值,助人为乐。
可惜,没什么动静。
另外李谦也在关注新晋的两个顶流,以陈伍的想法,肯定是会趁热打铁,趁着他们正爆红的时候,安排电影上马。
精品都市异能 我的導演時代 起點-第538章開宗立派的喜劇大師鑒賞
要不然等热度过去电影再上映,那真实吃S都等不到热乎的了。
不过,也没什么动静,那网剧还没播完呢。
都没什么事,李谦也就继续准备着最后的筹备工作,《命运航班》还有个把星期就要开拍了。
不过在此之前,徐征又找上门来,难产了许久的《囧》系列下一步终于快临盆了。
“李导,这次我想拍一个合家欢的电影。”
“合家欢?”
正准备听徐征讲一讲自己的报复的李谦,有些愣住了。
不是《囧妈》吗,怎么变合家欢了?
“对,合家欢。”
徐征点点头,继续解释道,“我们国家应该有自己的合家欢的电影,相比于西方国家,咱们的家庭相处方式很不一样,我想通过这部电影,讲出每个家庭的喜怒哀乐、争执拉扯,以及背后国人的表达方式、国人独特的爱。”
李谦了然,“这样啊,我还以为是那种适合全家人一起乐呵乐呵的喜剧片呢。”
见李谦都有些意外,徐征也越发地有劲了,接着道。
“中年儿子和年迈的母亲的一趟旅途,旅途中的生活细节包含了很多的潜台词,暴露出彼此之间相互的爱和爱背后的要求,以及要求带来的尴尬。
这是所有的家庭里面,可能都会碰到这样一个情况,不过也不是单纯的喜剧,最起码不是那种合家欢搞笑片,深厚的情感才是重大落点。”
那就没错了,就是《囧妈》。
“从《泰囧》的友情,《港囧》的爱情,到现在下一部的亲情,尽管都是中年危机,不过这次主打儿子这个标签。”
李谦没有先给徐征提什么意见,而是提起了另一部喜剧电影。
“征哥,之前沈藤那部《西红柿首富》你看了吗?”
突然说起这个,徐征不知所以,点点头道,“看了啊,拍的挺不错的。”
李谦说道,“其实除了周星池和马小刚,国内喜剧基本上分成了两大派,一个是宁昊的黑色幽默,把搞笑当作外衣,实际去表达深层的人性,换句话讲,作品看似是喜剧,本质上其实偏于悲剧。
另一个就是沈藤和麻花团队的纯粹喜剧派了,他们的创作风格,也表达深层的人性,但并不偏离搞笑的主旨,换句话讲,看似是喜剧,本质上其实还是喜剧。
《夏洛特烦恼》、《西红柿首富》这两部电影,都是梦一般的剧情,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夏洛是在做梦,王多鱼最后裸捐回归正常生活,都是宛若一场梦,所以到最后,还是单纯的喜剧,所有深层次的东西都是在前面搞笑的地方,不会给观众照成什么心里上的压力。”
这分析了一遍市场上的两种喜剧,更让徐征摸不着头脑了,好好地聊他的电影,说别人干嘛。
“李导觉得我应该走什么风格?”徐征忍不住问道。
“征哥已经有了自己的风格,不用去走其他的风格了。”李谦笑道。
“我的风格?”徐征一时间陷入了沉思,虽然他自认为拍的也不是单纯的喜剧,有自己的野心,可是也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没错!”
李谦点点头,“你的风格总结起来就四个字,“寓庄于谐”,庄是指你的作品中所承载的丰富的社会生活内容,庄重的人生主题。
比如《泰囧》里的徐朗的夫妻和家庭,高博的家庭,还有加上王宝他们三个的友情,《港囧》里入赘女婿和女方家庭的矛盾关系,夫妻和初恋的关系,中年男人危机,包括你刚才说的我们国家典型的家庭关心,都属于庄。
谐则是作品内容表现的外在形势,诙谐幽默,滑稽可笑,不管多么庄重的话题,讲出来都搞笑,用幽默的方式表达一些社会、生活、情感上的问题。
单纯的谐会让作品流于平庸,变成一部搞笑片,而一味强调庄,作品就过于古板了,《泰囧》就是近乎完美地在二者中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把庄与谐相溶,可惜《港囧》没有做到这一点。”
李谦从宏观角度,也是旁观角度给徐征讲了讲。
至于具体的,怎么把庄重的事情讲的幽默搞笑,这方面一个专业的喜剧导演都懂,没必要细说。
徐征也是当局者迷,听李谦这么一说,立马像是打开了任督二脉,豁然开朗。
“我说难怪一直抓不住重点,拍《港囧》的时候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整个片子特别虚,原来是这样。”
“寓庄于谐…寓庄于谐,原来我已经有了方向,只是一直没发现。”
徐征一脸的兴奋,原来自己早就已经代表了一个喜剧流派,用武侠小说里的话,就是开宗立派的宗师级别任务,是喜剧大师了。
越想越兴奋,向李谦道谢,约好过几天吃饭之后,徐征就忙不迭地告辞了。
“那李导我先会去再从新构思一下,就以寓庄于谐为主,之前是想的太片面了,全部推翻掉!”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