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三百六十二章 真神的力量看書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有什么发现?”
陆水开口问真武真灵。
他们分开出去,却一起回来,大概率是有什么发现。
不然也不会等他那么久。
那么长的时间,完全可以分一个去四周再看。
不过这座城…
或许是有美好回忆的同时,也有悲伤的回忆。
只是,沉寂了无数年,最后被他捕捉到了。
什么大事都没有,有的只是关于那两个人的身影。
陆水对那两个人,或多或少有些好奇。
“有一点发现。”真武开口说道。
“一起发现的?”陆水问道。
“是的。”真武应道。
陆水迈步走上桥,顺便道:
“说说吧。”
“我们在前面发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建筑。
那建筑的从周围来看不算中心,不过也属于比较独特的位置。
风格上没有差距,但是有类似信仰的场所。
那个建筑属于一个整体,上面有着看不懂的文字。
内部我们观察了一些,石壁上有一些画。
还有一些奇怪的气息。
但是我们只能感觉到奇怪,却无法捕捉到源头。”真武说了他们两个人目前已知的所有事。
他们跟在陆水身后,不过并不知道陆水要去哪。
桥的那边,不是他们要去的方向。
“除了那个地方,还有其他不正常的吗?”陆水来到那个男子站立的位置。
他就这样看着。
那时候看到的那个人,陆水能感觉对方是活着,但是又如同死去。
不是心死,而是真正的死。
生与死并存。
那个人身上发生了不寻常的事。
“暂时没有。”真武立即道。
陆水没有第一时间答复真武,他只是有些不理解。
为什么一座城,最后承载着,会是那两个人。
无尽的历史中,为什么这两个人如此的清晰。
仿佛整座城都不想忘掉他们。
陆水抬头看了看远处通天彻地的光。
他有些想去上层看看。
或许能够看到更多后续。
但是他的实力还不够。
“去看看吧。”陆水说道。
终究只是历史的一幕,而且时间久远的离谱。
甚至超越了远古时期。
只是就是因为这样,陆水才觉得震撼。
太久了。
在陆水开口后真武真灵就开始在前面带路。
许久之后,陆水就来到了一处颇大的建筑前。
如果之前看到的建筑是联排的,那么这个建筑就是联排的变成独栋。
而在建筑的前方站着一位女性石像,这女性抱着一个孩子,看着天空。
不知道为什么,陆水在看到这个石像的时候,居然有一种神圣的感觉。
“信仰的力量吗?”
陆水无声自语。
他一步步来到门前,看到门的上方确实有一些字,但是他看不懂。
陆水突然发现了一件事。
那就是哪怕这里有文献,他也不可能一下就看懂。
他需要研究一下这里的文字规律,然后认出字。
可能会多花一些时间,不过问题不算大。
随后陆水走了进去。
只是刚刚进去的瞬间,他眉头就皱了起来。
“神力?”
“很淡,也有些不对,跟寻常神力差距很大。”
陆水很意外,看来这里确实跟独一真神有一定的关系。
只是会是什么关系,需要探索一下。
不过陆水进来,其实是为了弄清楚预言石板相关的事。
跟真神有关的事,反而不好跟预言石板搭上关系。
当然,陆水不着急。
这里很大,大的离谱。
也必然比他想的复杂。
————
“吱吱。”
小猴子站在剑落肩膀上指着一边。
“那边有东西?”剑落有些意外。
她四处看了许久。
从未发现任何东西。
这里干净的离奇。
而且跟他们所在的城市完全不一样。
不古老,也不现代。
反正跟卡在中间一样,而且她发现了一些符号,类似文字。
只是完全看不懂,跟远古时期的文字没有丝毫相似之处。
她身为剑一峰的天骄,远古文自然能过关。
不然她也不好意思一个人行动。
找了这么久没有任何收获的她,突然听到就小猴子说有东西。
自然就比较兴奋。
不过她也没有鲁莽,而是小心翼翼的往小猴子所指方向而去。
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发现,如果只是外面的人,那就有一定的危险。
不到三阶的她,并不能在这里随意树敌。
要知道,五阶以及以下都是能来下层的。
不过也不排除另一条可能性极低的危险,那就是,流火一顺手把他们带到了上层,那就玩完了。
随后剑落贴在转角处,小猴子所指的位置,就在转角后面。
为了安全为上,她很努力的隐匿气息,而后拿出了一个镜子。
她打算用镜子看看对面。
小猴子吃着桃子没有在意。
明明没有危险,剑落还这么小心。
此时剑落也看到了,转角处有一只动物。
跟鼹鼠一样的动物,大概就是鼹鼠,这个时候这动物在啃树枝,而且不强。
察觉到这个的瞬间,剑落直接施法。
嗖!
一道禁锢术法直接发动。
在术法攻击的瞬间,剑落就冲了出去,以防止对方逃离。
啪,术法落在鼹鼠身上。
只是让剑落意外的是,术法没有奏效。
是的,这术法直接打在了鼹鼠身上,可是没有任何作用。
被打懵的鼹鼠,怪叫了一声接丢下了树枝,一溜烟跑了。
速度非常快。
“小猴子,追。”
剑落叫了一声,自己跟着冲了上去。
她用了最快的速度。
但是居然没有办法拉近距离。
小猴子的速度也非常快,它就直接跳上墙不停的跳。
小猴子生来不简单,速度更是快的离谱,自然更有优势。
至于剑落为什么要追。
在一个干净到极致的城市里,在一个没有任何生物的城市里。
突然看到一个活的东西,自然要去抓来问问。
尤其是对方看起来灵智一点不低。
只要找到,那么就可能有收获。
这种事怎么可能会放过。
有不是正常的城市。
这里可是别说人,这是连个老鼠,虫子都没有的城市。
剑落速度在不停的加快,小猴子也在不断的阻拦鼹鼠前往其他去向的路。
许久之后,剑落发现自己追出了正常建筑,来到了一片小树林中。
树林的四周也是建筑。
这大概就是流火说的城中树林了。
不过有了树林也意味着有了土地。
鼹鼠是能钻地的。
剑落把手放在刀柄上,她打算拔刀。
这样的速度,她能斩到鼹鼠。
只是犹豫了下,又把手从刀柄上放开。
她不知道这个鼹鼠的身体能否承受的住,如果直接杀了鼹鼠,还不如先放它离开。
这样也有机会抓到活的。
随后剑落从储物法宝中拿出了一把小巧的飞刀。
住初羽家的时候,看了一些电视剧,找前辈打造了一两把。
不过这一把是特殊的,这是用来她玩耍的,这里有一道术法,在触碰到东西后,会直接将东西覆盖。
“希望有效。”
剑落心里想着。
随后摆了个好看的姿势,飞刀顺手而出。
咻的一声。
飞刀直接冲向鼹鼠。
此时的鼹鼠来到的土地上,它一跃而起,要钻入地下。
然而就在鼹鼠觉得即将逃出升天的时候,突然间后面飞来一把飞刀,接着前面也飞来一个罩子。
鼹鼠:“???”
砰!
飞刀直接击中了它,罩子也同一时间罩中了它。
啪!鼹鼠掉落在地,挣扎了下,完全挣脱不开。
快速奔跑的剑落直接就停了下来,她没有第一时间去靠近鼹鼠。
居然还有其他人。
很快她就看到对面方向走来了一个人。
一个漫步在树林中,身边有道蕴气息,脚下踩着一朵朵莲花的女子。
她一头短发,气质超凡,仿佛身边万物都在衬托着她。
此时她踩着莲花一步走出,就快速来到鼹鼠不远处。
“莲花九步,道宗羽涅。”
剑落看着道宗羽涅,心里有些意外。
她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对方。
而且她们都有一个目标。
面对道宗羽涅,剑落没有说话。
想要得到鼹鼠,就看谁的实力更强。
……
轰!
“哎呀呀,好疼好疼。”
两道人影从高空落下,直接砸在了山坡上,然后不停的往下滚去。
“疼。疼,疼,疼,哎呀。”
砰。
有一道人影直接撞在巨大的石头上。
传出了一声闷响。
至此,那个人影不再有任何声响。
“茶茶小姐。”边上的香芋也停了下来。
不知道怎么了,她的修为被封住了,根本无法使用。
仿佛这片空间不允许一样。
所以只能这样被滚下来。
一停下来,她就看到本来还会叫的茶茶小姐,一下子就没了声响。
一看,居然撞在了石头上。
还是面朝石头。
这…
好在身体变没有变弱。
但是,茶茶小姐比较特殊,不知道跟她一不一样。
很快香芋就来到茶茶身边,而后把茶茶扶起来。
一看脸上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额头出来了一个包。
看来身体素质没有被压制。
香芋松了口气。
“茶茶小姐,你没事吧?”
东方茶茶睁着眼睛看着香芋,她摸了摸自己头道:
“香芋,我是不是撞傻了?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三百六十二章 真神的力量分享
我感觉用不了修为了。”
茶茶小姐,你现在才想着要用修为吗?
“没有,应该是这里空间有问题,茶茶小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香芋把东方茶茶扶起来。
然后拿出了茶茶小姐的眼罩。
茶茶小姐现在还没有带眼罩。
“不知道哇。”东方茶茶把眼罩带好之后,有些不解道:
“那时候我看到有一道光抓到了我,然后就被带到了这里。”
香芋四处看了看,发现她们所在的位置在一处荒芜的山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没有任何标识。
“茶茶小姐,我们先去附近看看。”香芋道。
“哦。”东方茶茶立即点头。
陌生的地方,她还是很听话的。
毕竟乱跑容易给香芋添麻烦。
万一就遇到危险了。
随后香芋就带着东方茶茶往山下走去。
“茶茶小姐,你眼睛的力量可以用吗?”路上香芋问道。
茶茶摘开眼罩试了下,然后摇头:
“好像不太能。”
就是用一点点应该可以,用全部是不行了。
御剑飞行也用不出来。
香芋眉头一皱,这个地方太特殊了,连茶茶小姐的眼睛力量都无法使用。
这要是遇到危险了,她没法保护好茶茶小姐。
她们走了许久,很快来到了山腰,然而刚刚下来的时候,她们愣了下。
东方茶茶也吓了一跳。
在她们前方遍地都是白骨。
荒芜的土地上,仿佛被白骨覆盖住了。
这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事。
“茶茶小姐,跟在我后面,有危险就往回跑。”香芋吸了口气,小声道。
东方茶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点头。
这里好像很危险。
香芋走在前面,为东方茶茶开路。
目之所及全是白骨。
她们只能从白骨中穿过,不然难以下山。
或许修为被封,就是因为在山上的缘故。
没有修为,在特殊的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
走了许久,她们终于来到了尸骨的边缘。
东方茶茶一路都是跟在香芋后面,香芋让她怎么走,她就怎么走。
不让她说话,她就不说话。
香芋肯定是对的。
很快她们走出了白骨堆。
只是刚刚走出的瞬间,东方茶茶突然停了下来。
“香芋。”东方茶茶小声叫了下。
香芋回头看着自家小姐好奇道:
“小姐,怎么了?”
“那个。”东方茶茶指了指边上的一具尸骨。
香芋看了过去,发现那具尸骨好像脱离白骨堆,在他边上还有一个小坑,一只白骨手在坑中。
“怎么了?”香芋没有看出任何东西。
她也没感觉那白骨有任何特殊。
“我感觉他想入土为安,我们把他埋了吧。”东方茶茶看着香芋道。
香芋要是说危险,她就只能跟着香芋一起离开。
香芋其实不理解茶茶小姐的想法,她四处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危险。
最后还是点头:
“茶茶小姐,就一具。”
东方茶茶点头。
之后东方茶茶跟香芋就过来把坑挖大了一些,然后把尸骨放进土里,接着把土盖上。
很普通的埋法,用的时间也很少。
埋完之后东方茶茶拍了拍手上的灰,心满意足道:
“走吧香芋,我们离开这里。”
香芋点头,虽然耽误了一下时间,但是并没有多长,所以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她们刚刚没走多远,突然就感觉背后传来了声响。
香芋第一时间察觉到,然后把茶茶小姐护在身后。
只是当她们看到身后时,一道金光从土堆中冲出,直接落在香芋跟东方茶茶身上。
大部分全都涌入了东方茶茶那边。
接着又有两件东西从土堆中乍现,随后一件落在东方茶茶跟前,一件落在香芋跟前。
香芋跟前的是一颗金色的珠子,仿佛包含了对佛法的理解。
东方茶茶跟前的是一颗白色的珠子,仿佛包含了无尽的祝福。
香芋跟东方茶茶都是一怔,最后接下了珠子。
当她们再看向小土堆的时候,发现没有任何动静,土也没有丝毫被动过的痕迹。
“阿弥陀佛。”突然的佛号声惊到了东方茶茶跟香芋。
随后她们立即转身看向一边,这时候她们才发现边上有一个穿着简朴装的和尚。
他双手合十,面上带着一丝慈悲。
而看到和尚,香芋就把东方茶茶护住,仿佛随时都打算让茶茶小姐先逃。
东方茶茶立即拿了香芋的珠子,然后连同自己的珠子丢到了那个和尚跟前:
“就,就这两件,没有多的。”
她觉得自己这么自觉的把宝物送上去,对方应该不会动手吧?
香芋肯定打不过对方。
安全起见,先丢给他。
每次埋尸体都容易遇到和尚。
下次不埋了。
那和尚看着脚下的珠子,有些不解道:
“施主这是何意?”
“珠子可能跟你有缘。”东方茶茶小声道。
和尚低下身捡起了两颗珠子,道:
“本是同源,跟佛门确实有缘。”
说着和尚就把两颗珠子丢了出去,最后安然的落在东方茶茶跟香芋跟前,就这样漂浮在她们前方:
“与佛门有缘,不代表与贫僧有缘。
况且,有缘不等于有分。
此物与佛门有缘无分,与贫僧无缘无分。”
“可是你都看到它了,不是有缘吗?”东方茶茶好奇的问道。
香芋也没有敢接下珠子,依然保持着警惕。
她看出来了,这个人能动用修为。
如果真的动手,她只能拼死拖住对方。
这时那和尚突然笑了:
“施主说笑了。
上层空间本该五阶以及五阶之上才能到达,两位却能以三阶的实力进来。
这是缘。
上层空间无比巨大,两位哪里不落,偏偏落在这座山上。
这也是缘。
在无数的枯骨中,最后两位施主唯独埋下那一具尸骨。
这更是缘。
而尸骨有着入土的执念,为两位的行为送上了感激。
这便是缘分的后者。
贫僧是什么?”
和尚谦卑道:
“贫僧是得以见到这种缘分诞生的幸运儿。
这是贫僧的福。
贫僧本就是受恩惠之人,又如何敢说与此两件物品有缘?
埋骨是因,赠物是果。
贫僧又怎敢破坏这样的因果呢?
施主折煞贫僧了。”
东方茶茶听的一愣一愣的,她听不懂啊。
最后露出焕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
等下再问问香芋是什么意思。
香芋也有些意外,这个和尚总感觉不太一样。
不过对方应该不至于说谎,她们没有任何力量在身,这个和尚要杀她们应该不难才是。
而且香芋也听出来了。
这里有上下层之分,还有修为限制。
什么地方有这种区分?
陆家石门。
所以她们其实一不小心进了石门?
“不知道大师是?”香芋最后还是想先问问对方的法号。
“贫僧,思量。”思量双手合十谦虚道。
“思量大师知道怎么出去吗?”香芋拿了自己那颗金色的珠子,递了出去道:
“这里应该有对佛门的感悟,晚辈留着没有用。”
思量摇了摇头,道:
“贫僧目前也没办法出去,不过两位施主无需在意。
贫僧能够看出,在你们的身上,干涉上下层的力量正在消失。
两位应该很快就会堕入下层。”
这下连香芋都不懂了。
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很快她感觉到身体有些沉重。
或者说脚下好像有什么巨大的吸引力。
东方茶茶也察觉到了。
“两位施主身上有特殊的力量保护,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思量声音落下。
东方茶茶跟香芋直接就被大地吸收。
最后坠入无尽深渊。
思量看着这一切宣了一句佛号。
而后他看了看边上的小土堆,低头恭敬的宣了句佛号。
至此转身离开。
他有任务在身,需要找一些东西。
而前方有一座城,他想去看看。
……
上层的城镇中,一座普通的石桥上,站着一位穿着普通裙子的女子。
她安静的站在那里,如同一座雕像。
观看她的脸,会发现她脸上被绷带缠着,无法看清。
不过她的目光是露着的。
只是目光中,没有任何色彩,如同死去的一般。
而在这个女子的前方,有一位彩发少女立在半空。
此时的她抱着一本书,一直看。
只是看到一半她就开始嘟囔。
“那个愚蠢的人类怎么还没来?”
她在等那个愚蠢的人类,愚蠢的人类来了,那个让她考试的人类,可能也会跟来。
这里有件事她处理不了。
只能…只能看那个人类了。
但是人类来了会考她,不然身为唯一真神的她,怎么会在神域外面看书?
会影响她真神的威严。
但是…
“世人需要我。”唯一真神看着眼前的女子,低声道:
“这是真神的职责,身为天地间唯一真神,是不能逃避自己的职责。
人类当有愿望,我当满足与她。”
说着唯一真神就又开始看书,她要做好准备,等待那个人类来考。
真神的威严不能被那个人类亵渎。
只是那个愚蠢的人类太慢了,等那个愚蠢的人类来了。
她就让对方知道什么叫真神的威严。
再让对方知道亵渎神的下场。
现在她抬头看的到天空,低头看的到草地。
而且还能经常外出,不被丢回去。
在唯一真神想这些的时候,眼前那个如同雕像的女子,突然间消失在原地。
仿佛一切本就不存在一样。
“又没了。”唯一真神并不惊讶,想来这种事发生过很多次。
随后她也跟着跳进空间中。
从原地消失。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