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怎麼當上了皇帝笔趣-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趙玄機對戰血河魔祖


我怎麼當上了皇帝
小說推薦我怎麼當上了皇帝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黑猊兽一出现,刹那之间,先天真灵的威压,宛如山岳海涛,排山倒海压了下来。
下一刻,几道身影,从黑猊兽尖刺从中飞出。
其中一道,披着血红长袍,一现身,浓烈刺鼻的血腥味,立刻弥漫天地之间,让人仿佛置身血海之中。
是血河魔祖!
还有另外三道身影,一个是身披暗金大氅,身材魁梧,脸上萦绕虚无之气的男子,气息浩瀚冰冷,高高在上,宛如云端神灵。
另外两个,是银发少年和穿着浅青旗袍的艳丽女子。
这三人,正是虚界之主,虚皇!战争之主!风母!
“陆乾!”
几乎在一瞬间,黑猊兽几人也看到了陆乾,虚皇立刻发出一声无比低沉森寒的声音。
短短两个字,却藏着三生三世都洗刷不净的怨恨。
锐利杀人的目光,仿佛要将陆乾当场格杀。
五股洞穿宇宙的绝世杀机,也几乎在同一时间锁定在陆乾身上。
这五人,都动了杀心,想在这一瞬间出手杀死陆乾!只不过,他们都忍住了,并没有冲动。
“陆乾,听说你镇压了终结天君,自在心魔,坤真君,天地真君,还杀死了鲲鹏真君,乾真君?”
此时,黑猊兽浑身黑光一闪,化作一个黑袍老者,面容枯瘦,冷冷问道。
“没错!”
陆乾淡冷点头,大掌一抬。
唰。
掌心之中,金光闪耀,四枚神国晶体浮现出来。在神国晶体之中,只剩下一颗头颅的终结天君,诸般帝兵镇压狰狞咆哮的自在心魔,还有奄奄一息的坤真君,天地真君,都浮现出来。
那模样看起来都颇为凄惨狼狈。
“终结天君真的被打得只剩一颗头颅!”
“竟然是真的!”
“他们竟然真的被镇压了。”
虚皇,战争之主,风母看着陆乾掌心的四枚神国晶体,瞳孔不由得一缩,倒吸一口冷气。
脸上还是显露出极度难以置信的神色。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又会相信,竟然连自在心魔,还有终结天君这尊最古老的仙皇,都折在陆乾手里,被封印镇压起来了!
简直是不可思议!
“陆乾,你的实力提升得这么快,根基不可能牢固,纵使是镇压再多的天君,也不可能突破到仙帝!所以,死吧!”
这时,一道冰寒至极的声音响彻天地。
是血河魔祖!
他大手一挥,一条滚滚腥臭长河,立刻从袖中喷涌而出,化作横贯万古星空的血龙,发出吼碎万古的巨吼,朝着陆乾冲杀过来。
无边龙爪,从天狠狠抓下,要将陆乾当场抓爆。
这一击,有万条大道神纹的力量!
并且,血龙之中,还融合了太古荒海种种黑暗毁灭的力量,显然这尊血河魔祖在太古荒海之中炼化了什么东西,实力恢复了不少。
“血河魔祖,就凭你一具分身还敢嚣张,换你的真身来吧。”
陆乾神色不屑,就要出手灭了血龙。
“我来吧。让我来会会这一尊魔界魔祖。”
就在他即将出手之际,一旁的赵玄机一步踏出,也没有多大的声势,就是抬手朝着前方一斩。
轰隆隆隆。
无量星辰光芒,在赵玄机的手臂之中冲出,在亿万分之一个刹那凝成一道斩天劈地的巨剑。
然后,剑光似九天银河,冲天而落,裂分宇宙乾坤。
当。
巨剑斩在血龙龙爪之上,发出天钟般的爆鸣。
两者僵持了一下。
“吼!”
下一刻,血龙仰天咆哮,张开吞天龙首,猛地一喷,喷出漫天血海,滔天而落,轰击在星辰巨剑上。
砰砰砰砰。
这血海的血水,每一滴,都好似昊日一般,在星辰巨剑之上连番爆炸,竟是直接将星辰巨剑轰成千万碎片,随后,强大腐蚀毁灭之力,一下席卷,就将星辰光芒彻底湮灭。
摧枯拉朽!
紧接着,血龙摇身摆尾,横掠百万里星空,抬起撕裂天穹的巨爪,就要兜头狠狠朝赵玄机拍下。
果然,这等仙帝魔祖级别的攻击,对上仙皇的攻击,就是无法抵挡的碾压。
赵玄机根本抵挡不住。
但是,就在这时,赵玄机看着从天轰击下来的血龙巨爪,抬起宽大手掌,朝着虚抓一下。
“爆。”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几乎在声音响起的一瞬间,一股磅礴浩瀚,好似宇宙爆炸的强悍拳意,阳刚猛烈,带着无坚不摧的锐利之意,轰然爆炸出现,竟是冲破了血龙的魔躯,冲霄而起。
下一刻,万道星光巨剑,在血龙体内爆发出来,乱剑劈斩,当场将血龙切割成亿万碎片。
趁着这个空档,赵玄机一拳轰出。
这一拳,是普普通通的星河破罡拳。
一拳轰出,星河滚滚而来,浩浩荡荡,冲刷一切,无可匹敌。
轰隆。
星河冲刷而过,所有的血龙碎片尽皆被卷灭,消失在这一片星空之中。
就这样,血河魔祖的无上攻击被化解了。
虚皇,战争之主,风母都瞪大眼睛,被震撼住了。
刚才血河魔祖的那一道攻击,万条大道神纹的威力,一般的仙皇根本接不住,但是,眼前的中年男子竟然随手破解了?
这人是谁?
“陨剑宗的斩三仙剑阵?这门剑法不是应该由三十六尊剑皇联手施展的吗?你怎么一个人就能施展出来,而且,被你完美地融合到你的拳法之中?你到底是谁?”
血河魔祖没有继续出手,盯着赵玄机,杀机森寒。
此人若是成长起来,突破到仙帝之境,绝对是一个大威胁!
黑猊兽也是眯了眯眼,眸中闪过一丝忌惮。
斩三仙剑阵,是陨剑宗的镇派剑阵之一,全力施展,连先天真灵都要忌惮三分。
当年祖龙去陨剑宗借剑来剔牙,也是被这一套剑阵给逼了回来。
“我是赵玄机,是陆乾的父皇。”
赵玄机收回手来,负手而立,身形挺拔,顶天立地:“不管是魔祖,还是先天真灵,你们打我,可以。打陆乾?不行。”
听到这话,陆乾还是很感动。
“哼!”
血河魔祖突然冷哼一声:“既然你是陆乾的亲人,正好,那你就陪着他一起埋葬在此处吧!梦魇魔祖,该你出场了!”
话落,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凭空浮现在这一片星空之中。
无边恐怖的魔威,撼动星空,镇压下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