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29章 萬惡的奢靡主義閲讀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那我把行程发给你,你先看一下,有什么问题再问我,”池加奈温声细语道,“我跟女王说过,医生要你多休息,如果你觉得累就大大方方地提出告辞,她也会表示理解的,我还打电话跟小哀说一声,问问她要不要跟你一起去。”
“好。”
挂断电话,池非迟以去阿笠博士家为由,先一步离开,开车去阿笠博士家的路上,给那一位发了封邮件。
日常报备,顺便看看组织有没有什么行动。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829章 萬惡的奢靡主義相伴
如果组织有人趁这个时机搞事的话,他得让灰原哀避一避。
那一位的回复很简单:
【最近不需要你做什么,自由活动,注意搜集情报,到时候迎接宴会上的人都是高官显贵,了解那些人的基本情况,以后会用上的。】
【Ok。——Raki】
池非迟到阿笠博士家的时候,灰原哀刚跟池加奈通完电话,决定要跟池非迟一起去见女王,给阿笠博士留了便当,跑到池非迟公寓里留宿,顺便……接收衣服。
优美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829章 萬惡的奢靡主義分享
一个小时后,池加奈安排的两个年轻女佣把灰原哀出席各种场合要穿的衣服送到,跟灰原哀一起挑选到时候要换的衣服。
池非迟给自己倒了一杯苏格兰威士忌,到阳台上坐着喝酒,顺便把平板给非赤玩扫雷游戏。
英国人很讲究着装礼仪,不同场合穿不同的衣服,穿错了会被笑话,而且不能太招摇,一定要合乎那套规矩。
简单一点来说,正式场合中,男性不穿牛仔裤、短裤、T恤、运动服,反正记得穿正装就对了。
复杂一点的话,晚宴和白天活动的礼服就不一样,还得看规格、环境来,如果是逛街或者看展会,要穿得休闲一点,以便能够融入气氛,但运动服就别想了,同样要西服款式的正装,还要根据展会的内容来考虑衣服的材质和颜色。
再加上根据季节选择合适的材质,根据衣服和场合选择鞋子,根据场合选择合适领结、领带、礼帽等配饰……
他只想手动再见。
女性就更不用说了。
简单一点来说,见女王就别穿裤子了,准备一身过膝的裙装,得体、优雅、不招摇、不暴露,让人看得舒心就行了,池加奈的衣服一般都是刚过膝的裙子。
复杂一点的话,未婚女子和已婚女子就有不佩戴冠饰和不佩戴冠饰的讲究,此外,正餐、晚宴、下午茶、出行、运动的衣着讲究不同,还得加上帽子、手套之类的配饰搭配。
反正他不想听屋里的女性挑衣服,脑阔疼。
非赤玩了一个多小时的扫雷游戏,转头看到玻璃门后的灰原哀还在跟两个女佣准备衣服,再转头,发现自家主人看着远处的城市灯火走神,朝酒杯悄悄探头。
下一秒,非赤被一根手指按在桌面上。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829章 萬惡的奢靡主義閲讀
池非迟把非赤拎到一旁,“改天给你买度数低的果酒。”
非赤顿时高兴了,“主人,你累不累?要不要我给你锤锤背?或者给你唱首歌?”
“不用。”
池非迟拒绝并在平板上点了一下贪吃蛇的游戏。
非赤又乐呵呵去玩贪吃蛇。
池非迟端起杯子刚准备喝酒,就接到了服部平次的电话。
“非迟哥,诸角先生已经当场认罪了,我们打算回侦探事务所休息,玄田先生今晚就能回家,不过我明天回大阪之前,想去他店里看看,你呢?要不要一起去?”
“英格兰女王后天抵达,我要做准备。”
“女王?”服部平次来了兴趣,“我也听说了,女王似乎要去大阪观光吧?真是可惜耶,听说皇家特快列车出行是在四天后,我跟和叶明天就要回去了,不然可以买同一趟列车的车票。”
池非迟听服部平次兴奋絮叨完,才道,“我能拿到五张豪华包厢的票,给阿笠博士留了一张,女王会面人数有限,不一定能见到,不过能当成豪华列车旅行,车上饮食、住宿、酒水免费供应,你跟和叶不要的话,帮我问问小兰他们。”
“啊,好,你等一会儿……”
电话那边声音小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服部平次才道,“大叔要去,小兰和柯南小鬼头也打算一起去,我跟和叶明天就要回去,到时候我们去大阪车站等你们哦!”
“好,那明天我再联系他们。”
“是江户川他们吗?”灰原哀一脸心累地走到阳台上,随手拉了把空椅子坐下。
“是服部,我让他问问小兰他们要不要票。”
“他们答应了吧?”
“嗯,你那边挑好了?”
“挑好了,”灰原哀低头揉了揉眼睛,不知是困了还是眼睛看花了,有些提不起精神来,“我都试了一遍,很合适,不用再改了。”
一个女佣走到阳台边,“小哀小姐,您要喝点什么吗?”
灰原哀一秒平静脸,转头对女佣道,“去冰箱里看看有没有果汁,你们也休息一会儿、喝一杯吧,冰块在下面冰冻层,帮我加一点小冰块,你们想加冰块请随意。”
“好的,请稍等。”女佣退了两步,转身离开。
灰原哀看池非迟,“怎么样?”
不就是有人伺候的腐败生活吗?她才不会怯场。
“很好。”池非迟顺着给出评价。
灰原哀转头看两个女佣忙着收衣服、忙着倒果汁,“这么晚了,她们一会儿要怎么回去?”
池非迟端起杯子喝了口酒,“在女王离开之前,她们都会跟着你,照顾你的生活起居。”
回去?想多了。
灰原哀嘴角微微一抽,稍微腐败一下就得了,真要找人整天盯着她,她会不自在的,“我能照顾好自己。”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需要有人拿衣服,我们两个没法随身带着。”
灰原哀仔细一算,懂了。
后天去接机要穿常服,晚上晚宴要换晚礼服,中途不一定有时间回来换衣服,还有准备一套备用的,以免出了意外状况没有更换的衣服,后天只算她的就至少要带三套,再加上池非迟那边也差不多。
六套衣服,他们总不能随身装个箱子带着去接机。
等搭列车去大阪的时候,她还要把整个行程需要换的衣服带上,数量只多不少。
所以需要有人帮他们拿衣服,而且脱不开身的时候,也需要有人帮他们准备东西。
那么问题来了,她这几天要换多少衣服?
……
当天晚上,灰原哀和女佣留宿在池加奈那边的房间。
“小哀小姐,我已经帮你放好热水了,需要帮忙吗?”女佣笑眯眯问道。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灰原哀转头看隔壁还亮着灯的客厅,“你们不去帮非迟哥收拾吗?”
“不可以哦,”另一个女佣态度温和地解释,“我们不能进非迟少爷的房间、不能碰非迟少爷的私人用品,晚上居住的地方必须隔断,如果他需要人帮忙的话,可以安排男佣过来,不过他跟加奈夫人说过不用帮忙。”
灰原哀点了点头,“那你们先休息吧。”
两个女佣默默等灰原哀洗漱、洗澡,然后一个帮忙吹头发,一个帮忙铺床,临走前,还不忘问灰原哀需不需要听睡前小故事。
“不用了,谢谢。”
“那您明天早上想吃什么早餐?”
“随便什么都可以。”
“食物的甜度呢?”
“不要太甜。”
“牛奶需要加糖吗?”
“不用。”
“好的,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晚安。”
灰原哀窝在被子里,等两个女佣关灯出门,才长长松了口气。
她感觉万恶的奢靡主义在腐蚀她的生活能力。
第二天,灰原哀睡醒起床洗漱,就被女佣堵住了。
“您醒了可以叫我们一声……”
“小哀小姐今天有什么安排吗?要不要提前为您准备着装?”
灰原哀谢绝了一切帮忙,收拾好之后到餐厅,睡眼惺忪地跟池非迟打招呼,“非迟哥,早。”
“早。”池非迟翻看着早报。
桌上,非墨朝灰原哀‘嘎嘎’叫了两声,非赤也打了招呼,想到灰原哀听不到它的声音,又用尾巴尖敲了敲桌面。
“非墨,非赤,你们也早,”灰原哀见非赤和非墨都在桌上、前面还摆了带有蛇纹、乌鸦纹的金盘子和金碗,“这是它们的专用餐具吗?”
“母亲送它们的礼物,”池非迟等着女佣上早餐,“它们平时也不怎么使用,今天来凑热闹。”
女佣给池非迟和灰原哀上完早餐之后,一人拿出装鱼肉块的盘子,往非赤的小碟子里加生鱼块,一人端出装苹果块的盘子,往非墨面前的碗里加苹果块,动作轻缓。
灰原哀抬头对两个女佣道,“你们吃过早餐就回去休息吧,我跟非迟哥出门逛一会儿,不用你们陪同,明天早上七点再过来。”
“好的。”
两个女佣端了早餐到房间,吃完早餐,到餐厅收拾了餐具,才结伴离开。
灰原哀松了口气。
果然是这样,教母不在的话,女佣就归她安排,不用经过非迟哥,非迟哥也不会插手。
池非迟走到玄关,见灰原哀疑惑看自己,解释道,“去拿票,送一张给阿笠博士,然后带你去游乐园,晚上再送剩下的去侦探事务所。”
游乐园这种幼稚的娱乐,她……
灰原哀一脸淡定地点头,上前换鞋子,“既然没什么事做,那就去打发一下时间吧。”
(/ω\)
她才不会说她很想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