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奮鬥在開元盛世 txt-第694章 錯失良機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奋斗在开元盛世
却说汜水关战场,谢三郎虽然率领三百铁骑“驰援”向西,淮南军却依旧对叛军追杀不止。
谢直临走之前,专门有交代,“尽量消灭叛军有生力量,俘虏最好,负隅顽抗的,坚决镇压!总之,一定要减少溃兵对河北地的伤害!”
谢节作为谢家第一代部曲,又是淮南陆军的都指挥使,在谢直走后主导随后对溃兵的追击,自然忠诚地执行了谢三郎的命令。
追,玩命追!
追上叛军,就一句话,投降不杀!
不投降,砍他!
三千淮南军,除了被谢直带走的三百铁甲之外,被谢节分为十多支追踪的队伍,或聚合攻坚,或分散追逃,一路追杀叛军溃兵,不舍昼夜!
在数千大车帮青壮不遗余力的支撑之下,饿了就吃上一口大车帮送来的干粮,喝了就随手抄起大车帮运送来的水囊,追上了溃兵就是喊降,不投降就是一枚火药弹甩过去,用完了,回身去找大车帮,大车之上除了粮食、水囊之外,全是火药弹和箭矢,大车帮带队出发的曹水生说了,就算所有大车全部都损毁在河北地,也要给淮南军提供足够的支持。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第694章 錯失良機鑒賞
就这样,淮南军三天时间,竟然追出来将近二百余里,击杀、俘虏叛军无数!
火熱連載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txt-第694章 錯失良機推薦
谢节,却不得不停下了追踪的脚步。
一来,叛军中能跑的基本都跑干净了,剩下的不是被淮南军俘虏或者击杀,就是三五成群的散兵游勇,再追下去,费效比太低了,上百人的队伍追踪三五个叛军小兵,不值当的……
二来,淮南军也到了极限状态,从那一夜破营开始,三千淮南军就奋战不休,别说战场征战了,就是硬扛着三天不睡觉,一般人也都受不了。
事实上,追击到了最后,就有很多淮南军的将士,在纵马奔腾的时候,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要是马术上佳的好一点,要是马术一般,或者实在太过疲劳的,往往就会一头栽下马背来……
谢节看着都心疼,这三千铁甲,都是从淮南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棒小伙子,堪称淮南军的精粹所在,如果死伤在战场之上,那是命,当兵吃粮谁也不能埋怨这个,但是如果就这么活活累死,谢节不同意,他想,就算谢三郎在这里,他也不会同意。
三来,物资跟不上了。
两方面。
一方面,战马。
淮南铁骑,从长安赶往汜水关的时候,就是一人双骑的高配,等这一次出击之前,又从东都洛阳调配了所有能上阵的战马,要不然的话,这三天还真是追不下了……
不过即便如此,这些战马也已然大量死伤,再追下去,估计超过一半的淮南军就得跟叛军一样,用两条腿来丈量二百里到底有多远了……
超棒的都市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討論-第694章 錯失良機
另外一方面,大车帮的车辆损失太过严重。
三天追击,二百里,连战马都能累死,更不用说大车了。
事实上,要不是大车帮从开元二十三年成立伊始,就在谢三郎的授意之下,有意得提升自家大车的质量,别说二百里了,就是一刻不停地冲上一百里,这些大车都得全散架了……
即便大车帮在大车“研发”之上投入很多,大幅度地提升了包括“坚固程度”在内的各方面性能,但是受限于其他各方面的条件,也扛不住三天两百里的“极限使用状态”。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曹水生也算是“说到做到”,上千辆大车同出汜水,三天之后,损毁七成!
车坏了,固然可惜,但是最直接的影响,却是在战局之上,因为淮南军作战的大部分物资,都是大车帮在负责运送,现如今大部分大车被损坏,即便曹水生还想继续,却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就麻烦了,没有吃喝,小事,忍忍就过去了,但是没有了火药弹的足量供应,淮南军如何以区区不足三千的人数,追击数万叛军?
所以,谢节综合考虑之后,决定,收兵!
他相信,无论是他,还是淮南军,以及大车帮,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够做到的全部,即便谢三郎就在现场,也断然不会苛责什么了。
回汜水!
在谢三郎没有进一步的指示之前,谢节还是决定返回汜水,一来稳固城防,二来押送俘虏,三来也能让淮南军好好好休整一下。
不过,淮南军虽然在谢节的率领下退兵了,但是追击叛军的唐军却越来越多,尤其是三天之后,堪称人山人海一般。
谁啊?
多了!
朔方节度使郭子仪、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关内兼泽潞节度使王思礼、淮西节度使鲁炅、兴平节度使李奂、滑濮节度使许叔翼、镇西兼北庭节度使李嗣业、郑蔡节度使季广琛、河南节度使崔广远等九节度使及平庐兵马使董秦!
这么说吧,谢直传令唐军在河北地外围构建的大型包围圈,除了江淮方面的睢阳张巡,因为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的守城战,实在是无力出兵之外,几乎这个大型包围圈上所有节点的唐军,都在三天之内冲进了河北一地!
这是怎么回事?
俩字……争功!
当然,在五月初五的时候,他们可不敢……
当时,安禄山起兵,直接挥兵南下,十万大军蜂拥而来,可着实吓坏了大唐的上上下下,不仅仅是河北地的官吏们或逃或降,就是这些统兵的节度使也都心怀惊惧,谁都不敢说自己麾下的兵马,就能挡住安禄山的十万大兵。
好在,谢三郎挺身而出。
官拜天下兵马副元帅,明确了责权。
传令天下,明确了平叛的整体策略。
亲帅三千铁甲驰援汜水,堪称逆流而上,正面防御安禄山的十万兵锋。
关于这些,大唐的各方将帅,自然乐见其成!
最艰难的任务,被人家副元帅主动接过去了,而分配他们的任务,主要是以防御为主,除了郭子仪、李光弼、李嗣业三人之外,其他将帅,都是在自己的防区严防死守,说白了,就是在自家驻地保境安民而已,这有什么不好的,就算副帅没有这样的命令,真要是碰上安禄山麾下的小股叛军,自家麾下的子弟兵守卫乡梓,也是职责所在。
至于其他……等等再说呗……
结果,五月、六月、七月,三个多月的时间之中,谢三郎一套“五行守城”看得大唐各方将帅目眩神迷,怪不得人家谢三郎能够升任天下兵马副元帅,真是厉害!
随着战局的不断演变,尤其是谢三郎率领淮南军第一次踏破安禄山大营之后,大唐的各方将帅,可就一个个开始心里长草了……
平灭安禄山整个河北地的叛乱,这是多大的功劳!?
当然,肯定是人家汜水侯的,人家是天下兵马副元帅专事平叛,又率领三千淮南军驻守汜水顶住了安禄山的兵锋,这份功绩,谁都抢不了。
不过,首功之下,不是还有别的功劳么……虽然大唐各方将帅,都按照副元帅的命令确保自己防区不失,也算是有功于国,但是,谁还不想多弄点功劳啊?你汜水关麾下三千淮南军已经拿了首功,我这手底下连带民夫好几万人呢,总不能一点汤水都混不着啊……
所以,这些将帅,就开始动手了,胆子小的,在自家帅府中长吁短叹密切注意汜水关前的战局,胆子大的,直接派出自家亲信,率领小股精锐士卒进入河北战场,美其名曰“支援”……
结果,还没等“支援”到位呢……谢三郎第二次踏破安禄山答应!三天穷追二百里,打得安禄山叛军落荒而逃!
各方将帅都懵了!
啥!?又破营了!?
啥!?三天穷追二百里!?
啥!?连安禄山都被汜水侯亲手砍了脑袋!?
全急眼了!
再不着急,平灭安禄山叛乱,那就是人家汜水侯谢三郎一个人的功绩了,我咋办!?
胆大的,还好,早就派出了小股精锐,淮南军不是收兵回城了吗,正好,我接着追!就算贼酋安禄山已然授首,高尚不是还活着呢吗,安庆绪,史思明、蔡希德……那么多将领,抓着谁都行!
原来胆小的一看,顿时疯了,不行,我也得去!点兵,出征!你不是派遣小股精锐进入河北吗,得,我多带点人,有多少带多少,我就不行我麾下好几万人,还比不过你手底下的几百人,听我号令,给我冲!
胆大的一看,嚯,你这是跟我比谁人多啊?来,谁怕谁!点兵,都给我上!反正叛军败绩已显,咱也没比较在老家防守了,走,爷带你们升官发财去!
反正不管怎么说吧,在谢三郎这个战场的实际指挥官返回长安的时候,大唐原本布置在河北地周围的大型包围圈,整体向河北地,以叛军残部为中心,快速“坍缩”,几乎所有包围圈节点上的大唐将领,都带着自己麾下的雄兵蜂拥而来!到了最后,唐军将高尚和安禄山的次子安庆绪堵在相州的时候,竟然已经连兵数十万!
形式好吗?
形式大好!数十万唐军包围相州城,城中只有高尚和安庆绪带领的数千叛军余部,他们又不会“五行守城”,就这实力对比,破城拿人,简直指日可待。
但是,形式却也没有那么好……
为啥?
问题出在唐军自己的身上……节度使太多了!
九个!
都是麾下人马数万的骄兵悍将,到底谁听谁的!?
所谓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不弄个管事的出来,谁敢攻城?攻城倒是好办,都不用九个节度使同时出兵,单单拿出其中一个,都有实力独自破城,可是,大家都是来分润功劳的,你破了城,别人怎么办?你就不怕你在前面攻城呢,后面有人犯坏给你拖后腿,甚至直接引兵攻打你的后路?
所以,九大节度使齐齐围困相州城的时候,当务之急,并不是如何攻城,而是要选择一个领头的出来。
结果,一帮人在帅账之中都吵翻了天,也没个最后的结果……
没办法。
一来,大家的实力都差不多……
二来,在这场平叛的战斗之中,除了驻守自家防区之外,谁都没啥能够拿得出手的战绩。
仅仅排资历么?嘿,军中之人,就不信这个!你说我现在是伯爵,你是侯爵,那怎么了,等我捉拿了安庆绪和高尚,我也是侯爵!
这么一说,这天儿可就聊不下去了……
到了最后,还是李光弼直接开口,都赶紧的吧,这都耽误好几天了,再耽误下去,等淮南军休整好了,重新开拔到了相州的话,咱们还有啥可说的?难道咱们带着数十万人,就是跑着来给淮南军做嫁衣得不成?
众人一听,有理,他们不怕淮南军重新开拔,就怕汜水侯解决完了长安事、重新赶回河北地……真到了那时候,谁还能跟谢三郎去抢那个位置?
所以,现在不仅仅要选一个管事的出来,还得快,要不就来不及了……
到了这个时候,很多实力稍差、资历稍低的节度使,便主动退出了竞争,不够,还有好几个有竞争力的,一直互不相让呢……
九个人争变成了三个人争抢,还是没结果……
咋办?
突然有人提议,要不……让陇右节度使府的都兵马使来给大家领头吧……
所有人都一懵,九大节度使都在呢,死活也定不下来一个管事的,你让一个兵马使来给大家领头,咋想的!?
有脑子快的,想了想陇右节度使府兵马是的具体身份,不由得眼前一亮。
谁啊?
谢方!
汜水谢家第三代的大哥,谢三郎的一奶同胞的嫡亲大哥!
让他给大家做领头人……也不是不行!
明面上,太原城,是人家谢方带着陇右军夺下来的,那是正面战场上,除了汜水关大战之外,在平灭叛乱过程中唯一的亮点。
不便放到明面上说的,就是人家谢方乃是谢直的亲大哥。
说实话,别看九大节度使齐聚相州,一个个都兵强马壮的,但是大家心里都特虚……
谁都知道这一场安禄山的叛乱,乃是谢三郎平灭的,现在,长安天子有事,谢三郎不得不在战场上取得了重大优势的时候转身赶赴长安城,而他们这些节度使,却在这个时候跑出来继续追杀安禄山的叛军余孽。
从整个大唐的角度来说,算是好事,毕竟早一点平灭叛乱就早一点天下太平,不过从个人的角度来说,这叫摘桃子!
就谢三郎名扬天下的那名声,谁不怕他给自己来个“睚眦必报”?
现在好了,大家把谢直亲大哥给推出来,要说摘桃子,不过是你老谢家人自己的事儿,我们也就是跟着吃了点汤汤水水的,你谢三郎总不好意思没处理你哥之前就收拾我们吧?
这么一来……俩字,安全!
可是,谢方,不干!
他又不傻!
虽然汜水谢家确实是因为三郎才名扬大唐,但是能够教导出谢三郎的家族,也教导不出来大傻子!
现如今当这个“领头人”去围攻相州,干啥?抢自家兄弟的名声,还是给九大节度使挡刀?谢方才不干那大傻子事儿呢!虽然他人在相州,不过是因为身为陇右军的兵马使,军令难违之下不得不来而已,让他亲手摘自家兄弟的桃子,谢方要脸!
就这样,人家谢方死活不干,各军节度使也没办法,总不能硬逼着让人家上吧?找他做“领头人”,是帮着大家挡灾,要是硬逼着人家……让谢三郎知道,岂不是给大家招灾?
咋办?
最后也不是是谁那么有才,直接提出来了,既然人家谢方不干,咱也别难为人了……不过呢,我看大家一时半会也争夺不出来一个明确的结果了,不如这样,咱们就别选将军了,直接选一个监军吧,他不干别的,帮着大家协调一下,然后忠实得记录一下军功,莫要让儿郎们的心血白费即可……
众人一开始还挺不乐意,谁愿意弄这么个“玩意儿”在自己身边?可是又讨论不出来一个像样的结果,眼看着已经围城七八天了,再耽误,恐怕谢三郎都快来了,无奈之下,只得接受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至于具体人选……
九大节度使一商量,既然是监军负责记录所有人的军功,就不能与各方将帅有太过亲密的关系……既然这样,不如直接选一个宦官出来吧……
众人在军中一踅摸,还真找出来一位,名叫鱼朝恩,行,管他是谁呢,现在不是没什么恶迹吗,就他了!
就这样,在九大节度使包围相州整整十天之后,终于算是确定了具体的组织情况。
下一步,总该攻城了吧……
不过,这些大唐将帅却不知道,他们已经错失了攻城的最佳时机,如今想要攻城的话,能不能一战而定,尚且不说,只说准备攻城,却也不是那么方便了。
因为,史思明,领着足足数万叛军援兵,已经到了相州城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