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12w精品玄幻小說 美漫喪鐘 ptt-第2438章 舞男出馬看書-h3kvk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美漫丧钟
浣熊好像从来没有剪指甲的习惯,只是几爪下去,星爵的脸就像是被猫抓过一样,上面全是血道子。
还是苏明不想耽误时间,才让绞杀把浣熊包了起来,捆在一边。
火箭看上去是只浣熊,但他认为自己是人,而且只要有别人说他是浣熊,他就会破口大骂或者大打出手。
比起星爵和卡魔拉这样的佣兵萌新,火箭和格鲁特可谓是宇宙佣兵中的老油子了,尤其是这只浣熊,根本不存在什么道德底线之类的东西,只要有钱赚,什么事都可以做。
但现在他真的和星爵内讧了么?
其实并没有。
他看到了独眼男子的态度并不坚决,惊奇队长也没有出手的意思,否则开门就是一道宇宙能量打进来了,而不是靠在床头柜上吃苹果。
而且星爵刚才在干什么?他叫这个明显不是勇度的男人为‘船长’,而且还十分恶心地撒娇,噫!
但这也说明了和对方关系不错,至少火箭是无法想象彼得朝勇度撒娇是什么模样。
所以浣熊有了自己的判断。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但星爵明显是让对方不高兴了,也许会被惊奇队长吊起来打一顿。
那么自己就先出手,给星爵造成一些伤势,弄得凄惨一些,这样一来,陌生男人和女义警就都不好出手了不是?
网游之地下城主
又不是什么生死大仇,谁会对伤员出手啊,人类这种生物对于幼崽总是比较宽容的。
这就是浣熊的苦肉计!他尖尖的嘴巴还挑起了一个弧度,因为他知道星爵也看出了这个计划,正在配合他把脸送上。
果然,成功了,看到满脸淌血的星爵,对方的态度软化了不少,还……从身后长出了有嘴的黑色触手来,困住自己的同时舔星爵的血喝?!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我艹!共生体!你TMD是共生体宿主!”浣熊挣扎了起来,不断地口吐芬芳:“吃彼得吃彼得,别吃我别吃我!我是皮包骨头,而且不爱洗澡!”
计划大失败,看到那男人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浣熊的眼前却只有一片黑暗。
自己假装玩偶是用了示敌以弱计,抓挠并痛骂星爵是苦肉计,接下来本该是暗度陈仓计。
结果人家来个将计就计?
难道星爵之前送给自己的孙子兵法在地球上是普及读物吗?这星球科技水平不高,但人心也太危险了!
“小家伙嘴还挺臭的,艾尔莎交给你了,给他教点优美的天朝话。”苏明让绞杀把浣熊丢给怪物猎人,反正会说话又不是人的生物交给艾尔莎处理就行,她对付怪物很有经验。
血石抬手就是赛托拉克红带魔法,把浣熊在半空中接住,红色发光海带般的能量条将其缠得像木乃伊一样。
她反手从新得到的丝绸包里抽出大砍刀,笑着说:“大师,你觉得我先教他成语怎么样?比如集腋成裘?”
一旁靠在床头柜上吃苹果的卡萝尔歪了下脑袋,先是模仿了一下奇怪的发音,又询问道:
“什么是集腋成裘?”
她没有问艾尔莎,而是询问丧钟,这也许是法师之间的黑话?
苏明让绞杀慢慢品味星爵的血,淡然地回答道:
“其实很简单,就是每天把浣熊腋窝下面的皮毛割下来,然后等他愈合之后再割一块,这样一直循环下去,日积月累地就能给你和艾尔莎做几件皮大衣的意思。”
“什么人会穿浣熊皮大衣啊?!”
满脸是血的星爵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见到丧钟就按耐不住吐槽之魂。
“去NMD彼得,老子是火箭,不是浣熊!”被捆成木乃伊的火箭还反驳呢,哪怕动都动不了,他的基本立场也绝不动摇。
听了这话苏明朝着星爵耸肩摊手:“你看,他自己都说不是浣熊了。”
翻白眼的彼得摇了摇头,朝着火箭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走好,火箭,我会想你的,你宁愿作为人去死,也不愿作为浣熊生的精神,我会记住!”
“@#!%!”火箭的尾巴从毛腿之间朝着星爵竖了起来,伴随着种种文明用语,意味不言自明。
“行了,不跟你胡闹了。”苏明从床边站起,拍拍星爵的断腿:“我让绞杀喝了点你的血,只是为了验证你不是斯克鲁人伪装的,我来找你也是为了这件事,如今那些变色龙混进了地球,我们有了点麻烦。”
星爵秒懂了,丧钟是怀疑自己做了偷渡生意,把伪装后的斯克鲁人送到地球上来了。
因为自己的飞船是免检的,而且上面还有卡魔拉以及德拉克斯这样的怪人。
錦 瑟
但他没做过这种生意。
“不是我,虽然我偶尔也跑点运输,比如把某个星球上被政权通缉的人送到山达尔这样的中立港去,但我可没有带陌生人来地球。”星爵举起了三根手指放在脑袋边上,严肃地赌咒发誓:“地球也是我的母星,谁会把来路不明的外星人往自己母星上带呢?”
苏明指了指一旁被艾尔莎拿刀背梳毛的浣熊:“那他的来路是什么?回答我。”
“他……”
星爵结巴了一下,发誓的手指也变成了挠头的动作,他才发现,自己好像不太了解火箭的过去。
大家在山达尔的监狱里相识,一起越狱后就成了战友,只有自己有飞船,所以其他人是在这个时候入伙的。
反正一起行动,有很多以前不能做的工作都好办了,出去摸金的时候有人接应,跟人对射的时候还有人能提供掩护,种种好处太多,谁还在意以前的事情啊?
“不知道,你弄死我吧。”星爵双腿一蹬,露出了自己的脖子,开始耍无赖了。
苏明抓住床边的摇柄飞速旋转,断腿的男人差点被从突然立起的床上掀飞出去,至尊法师摸出一根奇怪的试剂来倒进星爵嘴里:“看来不是你,那么你现在穿衣服跟我们走,帮我一起想想谁会做这样的事,是不是你的老熟人。光是杀了斯克鲁老鼠还不够,得把偷渡的蛇头也打掉。”
“可我的腿……咦?我好了。”落地的星爵还试探地跳了一段恰恰,发现一点也不疼,骨折就像没发生过:“这是什么药,多给我来点呗?”
“新式复原汤剂,霍格沃兹的特产。”苏明走到一旁的壁橱前,从里面拿出红色夹克和破洞牛仔裤丢给星爵:“至于能不能再给你一些,就要看这段时间你的歌舞能不能让我满意了,舞男。”
脱掉病号服,挺着肚皮往身上套衣服的星爵笑了:“别的我没把握,但要说载歌载舞?都包在我身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