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愛下-第四百五十二章 詭異的佛雕展示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因为没有张佳音的陪伴,于欢早晨五点多钟就醒来。
看着外面阳光正好,他换了一身装备打算出去跑步。
走进电梯,刚要关上门,一只白嫩的小手挡住。
接着于欢瞧见一身运动装的莫寒走进来。
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说话。
她按下1层,背对着于欢。
熱門玄幻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第四百五十二章 詭異的佛雕閲讀
发现她脖子上挂着的毛巾,于欢问:“你也出去跑步?”
人氣玄幻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第四百五十二章 詭異的佛雕熱推
“嗯。”
莫寒点点头,很自然的问出一句,“想跟我一起?”
于欢微微愣住,旋即摇头,“没这个想法。”
莫寒哼了一声,“别装了,见我早晨有跑步的习惯,提前准备好,想跟我偶遇,你们男人的这种搭讪方式我见多了。”
于欢无语。
都说女人喜欢胡思乱想。
这莫寒,便是其中佼佼者。
“误会了!我见天气不错才想出来跑步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你有晨跑的习惯。”于欢解释一句。
莫寒根本不相信。
“夏夏知道,可以问她。”
于欢道:“好像蛮有道理,可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为什么这样做,自己不清楚吗?”莫寒反问一句。
于欢摊摊手,“我为何要清楚?觉得我想泡你?对自己未免太有自信了吧,另外就算我想泡,也不会这么拐弯抹角。”
“你……”
莫寒还想说些什么,于欢指指电梯门,“1楼到了。”
莫寒哼一声,故意跑的很快,不给于欢追上的机会。
于欢冲她摇摇头,这样的女人,还真是活久见,太自以为是。
晨跑的时候,于欢故意和她相反方向,但还是打了几个照面。
不过双方都没有再说话,好像陌生人一样。
跑了两圈后,于欢出了一些汗,感觉身体热热的,舒服极了。
他回到家中洗了个澡,穿完衣服,娜塔莎打电话过来。
“小少爷,黎沐月小姐身体好了,得知是你救了她,她想当面见见感谢。”
“好,我过去。”
于欢可没忘记这份善缘,挂断电话后,来到黎氏集团。
这里是黎家最大的产业。
刚把车停好走下,就看见黎武真满脸笑意的迎过来。
“于少,欢迎你光临黎氏集团。”
“黎小姐等候多时,快请吧。”
于欢冲着黎武真笑笑,跟他来到黎沐月办公室。
此时的黎沐月正在处理文件,戴个银框眼镜,一身西服,头发挽起来,整个人透着一种知性美。
上次于欢给她治疗的时候,还真没发现,她竟然这么漂亮。
“沐月,于少来了。”黎武真开口汇报。
黎沐月抬起头,看见于欢后,她赶紧站起身迎接,“于少快请坐。”
“晚会上的事情我已经了解过,感谢于少救了我。”
“客气了黎小姐,举手之劳而已。”
于欢罢罢手,在她的安排下坐到沙发上。
打量四周,微微皱起眉。
“黎小姐来这里办公多久了?”于欢忽然问。
“刚好一个月时间。”黎沐月注意到于欢的神情,问:“有什么问题吗?”
于欢点点头,说道:“问题大了,不过我说出来,只怕黎小姐不会相信。”
黎沐月笑了一声道:“于少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说的话,我一定会相信。”
“那我就实话实说了。”
于欢不再隐瞒,道:“这间办公室,不太干净,有脏东西。”
黎沐月和黎武真同时愣住,互相看看,神情古怪。
片刻后黎武真道:“于少,你应该是看错了吧?这间办公室请过大师的,如果真有脏东西,我们不会不清楚。”
商场如战场,为了防止小人作祟,在接手管理者职位的时候,都会对办公室进行全面检查。
于欢不怀疑这一点。
只是……
“那有没有可能,是你们请的大师,被人收买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于欢这话,让黎沐月和黎武真都有些害怕。
娜塔莎跟着道:“我家小少爷精通这方面,不如让他给你们找找吧。”
黎沐月看着于欢,有些怀疑。
于欢医术不错,她承认,还懂玄学吗?
哪里有样样精通的人?
于欢看着黎沐月,也不强求,说道:“相信我就等到天黑,我找出来那脏东西。”
“不相信算了。”
黎沐月仔细想了下,试试也没什么影响,便道:“那多谢于少了。”
于欢在这里等。
两个小时后,天色昏暗下来。
優秀都市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愛下-第四百五十二章 詭異的佛雕閲讀
于欢命人把窗帘拉上,灯也关上。
整个办公室,顿时黑暗起来。
黎武真挡在黎沐月面前,这么黑,万一出事怎么办?
他并非不信任于欢,只是黎家这情况,黎沐月绝对不能出事,他必须尽力防范。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笔趣-第四百五十二章 詭異的佛雕看書
“可以开始了!”
于欢上前一步,开始寻找这间办公室之中的邪物。
其实肉眼可见,办公室里面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于欢拥有玄眼,看得比常人清晰太多。
他之所以不在白天进行,是因为那邪物也懂得隐藏。
等到天黑之后,它所有的隐藏,都将无任何用处。
一番寻找之后,于欢很快把目标确定在办公桌上的玉雕。
“这是谁送的?”
于欢打量着那玉雕,是佛的形象,非常精美传神,至少价值千万。
黎沐月道:“这是黎青山送的。”
“黎青山?就是那天的家伙吗?”于欢回忆了下。
清楚记得当时黎青山阻拦自己医治黎沐月,行为很反常。
黎武真点点头道:“就是她!沐月中毒这件事情,我怀疑就和他有关。”
“武真叔,别乱说,小心被传出去。”黎沐月提醒一句。
黎武真哼了一声,根本不害怕,“那家伙是黎家分家之人,没资格继承于家正统,却一直对你的位置觊觎,他想除掉你不是一天两天了,整个于家谁不清楚?”
“话虽如此,黎青山现在黎家势大,想解决他,得有绝对的证据。”
黎沐月对问题看得很透彻,把玉佛雕拿起来,疑惑道:“这东西,真有问题吗?”
于欢点头,很笃定地道:“这不是玉佛雕,而是用黑玉雕刻的魔。”
“现在的形象,不过是隐藏的。”
什么?
黎沐月和黎武真大吃一惊。
佛雕藏魔雕,这未免太天方夜谭。
“于少,你确定?”黎沐月不敢相信。
于欢没回答,说的再多不如证明。
他取出一根银针,《古医法》回荡脑海中,包罗万象,有类似的破解之法。
嗖!
一根银针甩出去。
玉佛雕颤抖,丝丝煞气泄露,随后,开始褪玉,化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