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ow24精品玄幻小說 猛卒 線上看-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審時度勢推薦-hhqm3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自从晋军迎头痛击了刘士宁的冒险行动后,江南局势便出乎意料的平静下来,接下来的一个月刘士宁变得十分安静,没有任何扰边事件发生。
晋军也在加紧训练,除了一万军留用为骑兵外,将其他四万大军融合为一体,李冰不断在五十个营中进行各种军事比武,军事比武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加强团队的凝聚感,使江南士兵开始认同自己所在的团队。
这天上午,润州码头热闹异常,两百艘大型海船在润州水军的护送下,抵达了润州码头,历时一个月,一万匹战马终于从江夏运到了江南。
無歡之癢
李冰早有安排,由五十个营中的西北十营接手战马,组建骠骑军,由卫将军苏镇统领。
西北十营没有和江南士兵融合,他们也同样是进行过打散重整,从三万军中挑选身高力大的一万关陇精锐士兵组建成十个营,成立了江南骠骑营。
苏镇也是跟随郭宋多年的河西老将,南征北战十几年,他也从二十出头的年轻郎将成长为三十五六岁的卫将军,是李冰的左膀右臂之一。
晋军目前形成了五大军团,一个是姚锦统领的河北军团,一个是李冰统领的江南军团,一个是梁武的河朔军团,一个是正在形成了康保的南方军团,实力最强大的当然是郭宋亲自统领的中央军团,像张云、裴信、刘光辉、杨玄英、周飞这些名将都隶属于中央军团,中央军团人数也是最多,有二十万大军,控制的地盘也最广,包括关陇、关内、河东、巴蜀和荆襄等的地盘。
李冰亲自到润州迎接这一万匹战马,韩皋也闻讯赶到了码头。
码头上,一万匹战马已经全部从大船上下来,虽然一路水运颠簸,使部分战马的精神不太好,但毕竟是一万匹战马,那种铺天盖地的气势也异常壮观,尤其在江南极为少见,数万丹徒县百姓也纷纷赶到码头围观,一睹盛况。
韩皋被热烈的气氛感染,他忍不住问李冰道:“李将军,我对作战不是太理解,这些战马对于江南战局很重要吗?”
李冰微微笑道:“骑兵的优势很多,在平原作战,骑兵可以对步兵形成屠杀之势,在南方虽然没有那么多平地作战,但骑兵可以高速转移,比如我上午决定攻打宣州,晚上骑兵就能抵达宣城,这其实就是夺取战机,很多机会稍纵即逝,很难抓住,但骑兵往往能抓住,就是在于他们速度快。”
“所以李将军其实就在等这些战马,战马一到,就可以对刘士宁动手了?”
李冰淡淡,“我确实可以对刘士宁下通牒了,他至少把宣州给我让出来。”
旁边几名官员都纷纷点头赞成,他们体会很深,宣州对江南威胁最大,一是宣州面积大,相当于苏州和常州两地,其次宣州可以对江南形成三线进攻,极大牵制江南兵力。
所以李冰表态首先要拿下宣州时,立刻引起了官员们的共识。
在前来看马的数万人群中,自然也有宣城纸铺的钱掌柜,他目光焦虑地注视着远处的战马集群,心中沉甸甸的,就像压了一块铅石。
他现在深切感受到了晋军强大的实力,刘士宁恐怕危险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命运,让他不寒而栗。
钱掌柜就是宣城人,钱家三代造宣纸,造的宣纸最为有名,十几年前,他受家族的委托来润州开店,他的宣纸品质过硬,渐渐在润州和整个江南都有了名气。
但正是这份名气使他们被刘士宁盯住了,五年前,在刘士宁的软硬兼施下,他的家族屈服了,答应让纸铺成为刘士宁设在江南的情报点。
这五年来,钱掌柜收集了大量关于江南官场、财税、民情、农作物以及各州地形地貌和城墙的情报给刘士宁,正是因为他的情报,才使刘士宁确定了进攻江南的三条路线,也使刘士宁十分清楚常州的城防以及城内粮食情况。
可是情报给得越多,钱掌柜的负罪感就越深,尤其刘士宁在常州惨败后,钱掌柜越来越害怕自己家族被刘士宁连累。
钱掌柜心事重重地回到店铺,他刚进店铺,一名伙计迎上来道:“掌柜,老家那边来了一份鸽信!”
吉時醫到 雲霓
钱掌柜心中一惊,他其实一直在等这份鸽信,这是常州惨败后刘士宁发来的第一封鸽信,这段时间他一直提心吊胆,不知道刘士宁会怎么暴怒,常州有晋军主力驻扎,自己却没有及时告诉他。
小霸王遊戲穿梭機 避世刀皇
这其实也不怪钱掌柜,他对江南民团了解很多,但晋军刚到润州,他哪里能那么快掌握晋军的动向?
我的機器人女友 醜大叔
雁回
九堡 顧艷
钱掌柜匆匆回到掌柜房,打开了鸽信,在灯下细细看了一遍,刘士宁在信中严厉斥责他情报有误,导致大军兵败,并命令他立刻回宣州述职。
钱掌柜半晌说不出话来,居然让自己回宣州述职?
自己从来没有担任过他的什么职务,没拿到他的一文钱俸禄,有什么职可述?这不就是卸磨杀驴,打算让自己承担兵败的责任吗?
但更让钱掌柜感到不妙的是,让自己回去述职,显然不会让自己再回来了,那店铺怎么办?这可是钱家的资产,他如果另派一个人过来,那店铺算谁的?
下午时分,钱掌柜从店铺里出来,他平静地对伙计道:“我出去打听一下消息?”
絕品仙妻 暖陽陽
“掌柜,老家那边说什么呢?”伙计似笑非笑问道。
我的神瞳人生
伙计其实就是在问鸽信里说什么?
铺子一共有三个伙计,其中两个伙计是钱掌柜的旧伙计,从家族带来的,只卖货,不管情报,而眼前这个伙计却是刘士宁派来的情报探子。
钱掌柜心中立刻警惕起来,这个伙计一定是偷看了情报,在希望自己赶紧走呢!难道是他给刘士宁说了什么?
鬼面春
“没说什么,我过几天可能要回去一趟,进点货,你们看好铺子就是了。”
说完,钱掌柜转身走了,这名伙计望着钱掌柜走远,眼中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冷笑。
………
城外大营内,一万匹战马已经进营,它们需要调养几天才能完全恢复体力。
李冰正和王侑商议对宣州作战的策略,王侑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将军既然要夺取宣州,首先必须知道刘士宁在宣州的兵力,而且宣州是郭士宁进攻江南的后勤重地,我估计他在宣州的兵力不会少,如果我们一万骑兵突袭宣城,那首先要解决的便是粮食问题。将军还是先派斥候把宣州的底摸透再下手不迟。”
李冰笑道:“殿下的意思是驱狼吞虎,让郭士宁去和马燧部撕咬,如果郭士宁被压缩到洪州,那他就无法立足,必然会向西扩张,马燧和郭士宁的冲突就无法避免了,当然,这只是殿下的想法,不是强制命令,我们可以按照形势变化来确定战术,我估计打到最后,驱狼吞虎这个计策很可能无法实现,所以这一次,我们的目光绝不能只盯着宣州。”
“将军的意思是,不仅夺取宣州,还要再夺取江州?”
李冰缓缓点头,“我们夺取江州,长江航线基本上就打通了,当然还有刘辟的江陵,他时日不会长了,但我们这次进攻也不仅仅是再添一个江州,我的意思是,最好能一鼓作气,全歼刘士宁的军队!”
正说着,有士兵在帐外禀报,“启禀将军,大营外来了一人,自称是刘士宁在润州的情报探子。”
李冰和王侑对望一眼,这个情况倒出乎他们意料,李冰连忙道:“带他进来!”
不多时,情报探子被士兵带了进来,正是钱掌柜,他走投无路,只能向对方自首。
钱掌柜进来跪下道:“小民钱逸,是宣州钱氏家族之人,奉家族之令在润州开了宣纸铺,迄今已有十二年,但五年前,刘士宁寻衅抓了我父亲,也是钱氏族长,在刘士宁的威逼之下,家族只得被迫答应替他收集情报,只是没想到刘士宁竟然进攻常州,与朝廷为敌,这绝非我们钱家的本意,钱家不愿再与刘士宁同流合污!”
李冰示意士兵将钱掌柜扶起,他微微笑道:“钱掌柜只要把事情说清楚,然后将功赎罪,相信你们家族一定会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