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爛柯棋緣笔趣-第938章 一刻也不想待着熱推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吃饭的时候,阿泽一直沉默不语,眼神偶尔会瞥向摆在桌上的《黄泉》,一边的晋绣只是坐在旁边等着,她并不经常吃饭,只是偶尔才会陪阿泽一起吃一下。
“晋姐姐,我想出九峰山。”
阿泽突然说话,让一边的晋绣微微愣了下,随后她立刻露出笑容,装作不知情道。
“想家了吗?应该是没问题的,我去问问师祖,看过阵子,能不能陪你一起下山,我们去山南客站看看阿龙和阿古他们怎么样?他们现在估计孩子都不小了,看到你还这么年轻,一定很吃惊的!”
阿泽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抬头看向一边的晋绣。
“晋姐姐,我想出九峰山,我想离开九峰洞天,想去真正的大天地大世界之中,去找计先生。”
“计先生……”
晋绣脑海中闪过当年和计先生同行的日子,计先生平静的苍目,风度不凡的身姿都历历在目却又仿佛十分遥远。
“阿泽,外头的世界可不像九峰洞天那么平和,有很多妖魔鬼怪的……”
“可外头也有计先生这样的仙人!”
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線上看-第938章 一刻也不想待着
阿泽反驳一句,令晋绣微微皱眉,在心中苦思冥想。
“计先生行走天下四海为家,而且先生是真仙之躯,行踪难定,他不来找你,你去找他是找不到的。”
“我不信!只要认真找,总能找到计先生的,就算一时间找不到先生,去大贞,去浩然书院,只要找到写这部书的人,就应该能知道一些先生的行踪!”
晋绣当然知道计先生为桌上这部书作序了,或许找到这本小说的成书者,真的能找到计先生,可关键并不是在这,而是阿泽根本出不了九峰山的。
“阿泽,大贞远在东土云洲,距离我们这边太远太远了。”
阿泽如今可不是什么都不懂了,放下了手中的碗筷道。
“我知道有界域摆渡,我们去找个仙港,去乘坐能去云洲的界域摆渡,至多半年就能到了!”
“界域摆渡并非你想坐就能坐的,而且也未必会有去云洲的,可能十年遇不上一回呢……”
晋绣有些心虚地欺骗阿泽,然后马上补充道。
“过几年,我九峰山又有飞舟将要出行,到时候我去向掌教真人说一说,说不定能……”
阿泽一直在看着晋绣,这会忽然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晋姐姐,我想离开九峰山,就算一时间无法找到计先生,也不想在这待下去了,他们只会把我困在这悬崖峭壁上,除了你,我都没见过几个九峰山弟子,我不想一直这么下去!”
“阿泽,你不要多想,掌教真人其实一直都在意你的,他只是让你修身养性,合适的时候自然会允许你外出的。”
阿泽笑了,摇着头笑的。
“晋姐姐你不用骗我了,我知道你不想我难过,可我知道你平常根本见不到掌教真人的,他也根本没把我当九峰山弟子。”
“阿泽……”
晋绣想说话,阿泽去抬手制止了她,自己继续道。
“我早就能吐纳灵气,早就凝练了意境丹炉,修身养性这么多年了,这崖山虽然不小,却四方皆是峭壁,更是悬浮在空中,这不就是为了困住我吗?不然为什么不教我飞举之术?”
这话问得晋绣回答不上来了,以阿泽的天赋,自然不可能是因为怕对方还学不会,不教他飞举之术,确实是不想他离开这里。
“所以他们根本没把握也当成九峰山弟子,起初或许确实想好好教导我,可后来他们就认定我魔根深种,连我能显化意境丹炉都极为意外,又算出我所谓道基丹炉仙魔掺半,修为越高,将来堕魔就越危险,他们让我困在这崖山上,直到让我老死,对么?你方才说带我去南山客栈,但只怕这也是奢望呢。”
阿泽这话说得很平静,并没有晋绣想象中可能出现的歇斯底里的愤怒,这反而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阿泽,你已经铸成仙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老死呢……”
这种反驳实在太无力了,听得阿泽都又笑了起来。
“晋姐姐,我知道你对我好,整个九峰山只有你是真正关心我的,还能时不时带些书给我看,更能带些被允许的修行典籍给我看,可是我不想在这崖山上度过余生,我不想……”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爛柯棋緣-第938章 一刻也不想待着熱推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第938章 一刻也不想待着熱推
“晋姐姐,我想离开这里,我想离开九峰山!可我不知道该怎么离开……”
晋绣只是沉默着不再说话,阿泽又说了几句,见对方不理他,也不再多说,只是这一顿饭吃得就异常沉闷了。
等到吃晚饭,晋绣收拾了一下碗筷,简单问了问阿泽下次想吃什么就离开了。
没过多久,踩着风的晋绣就壮着胆子飞到了九峰山掌教真人所在的院落外,周围除了鸟语花香之外,并无什么其他前辈高人在,晋绣却站在院外犹豫了很久。
阿泽说得对,她其实快十年没见过掌教真人了,平常关于阿泽的事也是顶多去问问自己师祖。
在晋绣鼓起勇气准备敲门的时候,里头有声音传了出来。
“是晋绣吗?”
晋绣赶紧躬身行礼。
“弟子晋绣,拜见掌教真人!”
人氣玄幻小說 爛柯棋緣-第938章 一刻也不想待着鑒賞
院门被从内轻轻打开,九峰山掌教站在门前看着面前的山门弟子。
“不必多礼,你来我这是为了阿泽吧?”
晋绣抬起头来,咬了咬牙,也不管面前站的是掌教了。
“掌教真人,为什么不让阿泽学飞举之术,为什么不让阿泽下山,真的要让他老死在山上吗?”
“嗯?你听谁说的?”
晋绣声音弱了一些,低声道。
“我,自己瞎想的……”
九峰山掌教赵御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阿泽的天赋确实超乎我等想象,但这已经不光是修仙天赋的问题了,你可知阿泽修行的九峰山法脉基础法门,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晋绣一愣疑惑道。
“有什么问题?”
赵御走出院落,看向远处被云雾所阻隔的那座悬浮崖山,缓缓说道。
“阿泽修炼的法门,本该根本就不可能凝练出意境丹炉,这本能让他可他却做到了。”
晋绣微微张嘴,不可置信地看着掌教。
“不可能修成,为什么……”
“门中高人起卦算阿泽,只觉他的命数模模糊糊难以算清,加上他有魔念之事,还是想让他收收心,让他吐纳二十年灵气再做他想,可阿泽太出人预料了。”
晋绣觉得这根本不能怪阿泽,但却不敢质问掌教,只能小心询问一句。
“掌教真人,那阿泽怎么办,真的要一直呆在崖山上么?”
没想到赵御却笑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亏得他耐得住性子在那破山上一直待着,想来该也无人有话可说了,阿泽也到了该学飞举之术,能得我九峰山法脉的时候了。告诉他,好好在九峰山修行,学好了本事再出山不迟,计先生能信他,我便也信他又何妨。”
赵御一边说,一边递给晋绣一块小令牌,后者脸上浮现出惊喜。
“弟子领法旨!”
这下晋绣可高兴坏了,比自己得到掌教认可还高兴,领了令牌拜别了赵御,就兴高采烈地直奔法阁,将适合阿泽修炼的法诀直接找了好几部,匆匆忙忙就去了崖山。
“阿泽——阿泽——掌教真人说你可以修行飞举之术了,阿泽——”
晋绣进了阿泽的屋子,将携带的玉简玉签和玄书玉册都放在桌上,却没发现阿泽在哪。
“阿泽?”
崖山虽然悬空,但并不是只有一个崖顶,而是除了九座巨大山峰外,真的依托于九峰山大阵的其中一座小山,足有十几里见方,有充足的活动空间,甚至上面也有花草树木和的飞虫走兽。
晋绣找不到阿泽,就出了屋子飞到外面山中去喊他,但奇怪的是找遍了一些熟知的地方却到处见不到阿泽的身影。
“他又不会飞举之法,难道摔下山去了……不会的不会的,不可能的!”
忽然间,晋绣感受到了什么,赶紧御风回到了阿泽的屋子外,看到了阿泽正站在桌前翻阅着一本法决书册,转头看向门口的晋绣。
“晋姐姐,掌教真人真的允许我学这些了?”
“是啊!掌教真人亲口和我说的,还说他信你!这是他给的令牌,说等你学好了本事再出山!”
看得出来晋绣的心情很好。
“对了,刚刚为什么到处找不到你,甚至感受不到你的气息?”
“嗯,可能正好和晋姐姐错开吧。”
“你怎么都不笑一下?等你能飞了,我带你看看九峰山各处的美景!”
“嗯,好!”
阿泽终于还是笑了一下,不过视线的余光早已经回到了手中的书上,御风之法,御水控雾,凝法成云……
‘晋姐姐,若不是有你,九峰山我一刻也不想待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